「你們評論之前,請先看清楚,星靈科技這次究竟上線的是什麼,這次的智能教育完全不同於過去的輔導班,這是為所有人,是的,你沒看錯,所有人設計的智能教師。」

「你們評論之前,請先看清楚,星靈科技這次究竟上線的是什麼,這次的智能教育完全不同於過去的輔導班,這是為所有人,是的,你沒看錯,所有人設計的智能教師。」

「以我淺薄的認知,我感覺星靈科技這次要干大事,很大大的事,看他們的宣傳,是涵蓋所有專業知識,我的嘛呀,這是要做人類百科全書嗎?」

「要真是百科全書,那也是一項大好事啊,但人家做的是教育,懂?」

「咱啥也不懂啊,先讓小秘教教我,滑稽.JPG。」

「我的智能小秘告訴我,我可以錄製講解視頻,上傳,視錄製的知識點難易度給與獎金?說一下,我是一名科研工作者,可我沒做過給人講解的事啊。」

「我也收到了,鄙人數學老師一枚,剛剛我試著講解了一下初中的因式分解,現在正在審核,小秘告訴我預計可以得到獎金50米,這是給高了,還是給低了?」

「你們收到消息是情理之中吧,可我也收到了是什麼鬼,我還在搬磚啊,難道搬磚也是一門技術???」 突然,他看到了拉著司玄出來的洛臻。

這下子,這個相遇讓他瞬間呆在了原地。

洛臻皺了下眉,繞過他就走。

誰知雲坤和卻猛然支楞起來,惡狠狠地轉過身,朝著洛臻的背影怒吼:「是你!原來是你!是你在從中作梗!」

洛臻疑惑地轉過頭,盯著雲坤和,頗有些無語。

她揚起頭,看向司玄,一副「他是在跟我說話嗎」的無語表情。

司玄點頭,容色冰冷無情。

洛臻只能轉過身:「這位,你有什麼事,我很忙。」

下一刻,憤怒的衝到她面前的雲坤和高高揚起了手,朝著洛臻的臉上重重落下!

洛臻臉上的表情一僵,一雙眼睛驟然泛起了絲絲寒光。

雲坤和的這一巴掌怎麼也落不下去了!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他已經用盡全身的力氣,可就是打不下這一巴掌!

他把這一切都歸結為自己的心軟,然而卻不知道,在洛臻面前,他一個螻蟻,有什麼蹦躂的機會!

他打不下去,沒關係,洛臻揚起手,利利索索地給了他一個。

雲坤和被打得半邊臉腫了起來,他很是不敢置信,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裡面全是破碎的神光!

洛臻?洛臻!

洛臻居然把他給打了!

居然……

從前那個那麼喜歡自己,對自己的話言聽計從的洛臻,居然打了他,居然……

這讓他怎麼相信?

「洛臻……你……」雲坤和滿臉的憋屈憤恨。

「怎麼?我認識你嗎?你想幹什麼?」

「洛臻,你說你不認識我?」

洛臻勾唇冷笑:「怎麼,我應該認識你嗎,認識你這個畜生!」

說實話,這還是她下界之後第二次被人氣到怒火中燒。

無緣無故地被人甩巴掌,任何人都不太好受,而且原主就是因為他而死的,他居然毫不悔改!居然還想打人!

「洛臻……我們已經沒有關係了,你為什麼還要糾纏著我不放?你居然還跑到這裡來,把我們的事情告訴王小姐,讓王小姐對我產生了誤會!你好歹毒的心腸!」

這番話說得情真意切,義正辭嚴。

洛臻都要信了!

她怒極反笑,抬手就想引道雷劈死眼前這個滾蛋。

但是火竄到心裡卻又被她壓了下去,畢竟劈死這個混蛋還要浪費她的因果,他不配!

「你搞點清楚好不好,王小姐看不看得上你跟我有半毛錢關係,我來這裡是為了接他!」

洛臻晃了晃抓著司玄手腕的手。

細嫩的手腕在清晨微醺的陽光下散發著柔軟的色澤。

雲坤和呆住。

他怔怔地盯著那個站在洛臻身邊,形貌昳麗的男子。僅看這張臉,他就知道,自己輸了。 潰軍如潰堤。

吳江龍這十人小組就像衝破堤壩的一股洪水,瞬間淹了過來,頓時間便在越軍陣營中掩殺成一片。

但是,如果讓這十人小組全部消滅這百十來個越軍,幾乎是不可能的。就是讓這些越軍都站成一排,由着你開槍去射,那也得分批分次才能解決完,更何況,他們面對是拿槍的越軍。

越軍亂了,幾乎是還沒等吳江龍他們過來,自己人就把陣地搞和亂了陣腳。那些本來還想在這裏堅守的越軍由於受到自己人干擾后,立時也跟着亂了起來,隨即便丟下陣地四處亂跑。

寨卡山是山,沒多大開闊地,容不下多少人在上面駐紮。更何況,最好的地段已經被修成了公路,剩下的就是什麼石頭縫隙,溝溝坎坎,接着便是順勢而下的懸崖。

越軍這一亂不要緊,人員分散的到處都是。

這樣一來,根本就容不得吳江龍想要集中殲滅。

其時,吳江龍從沒這樣想過。

以十人小隊來消滅越軍一個整裝連,還真有點蛇吞象的氣魄。除非有飛機大炮支援,否則,幹上幾晚上也不可能實現。

雖說攻佔了幾個路卡,但那是偷襲,趁越軍不備,一旦越軍有備,打成陣地戰,這樣的戰績幾乎是不可能。

吳江龍的目的也無非是打開缺口,讓後面的大隊人馬過去。只要大家一股腦衝過去就完了。至於以後,越軍在這裏愛怎麼守就怎麼守,跟咱沒關係。

越軍這一亂,立時便讓出了通路。

「通知後面大部隊,趕緊過關卡。」吳江龍向一名戰士嚷道。

不等這名戰士迴轉身下山去喊人,只見山下,也就是吳江龍他們身後方向已經出現了大批人。

這些人不是別人,正是裹着電視小組的柬軍部隊。

天空已經開始放亮,什麼人一看就清楚。

吳江龍認出是自己人後,便大聲催促道,「趕快過卡,注意掩護。」

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掩護護。

我們前面說過,越軍只是被驅趕開,並沒有全部死掉,他們還有戰鬥能力,如果讓他們反應過來,就會重新進行堵擊。別說是人過來追趕,就是用子彈也能把這一地區封鎖住,所以,必須有人用火力壓制越軍,不能讓他們在這段時間內有還手之力。

柬軍戰士反應也算夠快,一上來便在路兩邊形成一牆,繼續用火力壓制追趕逃跑的越軍。

吳江龍呢!他可不能閑着,離山路還有一大段路離。在這段距離上到底有沒有越軍,有多少越軍,這些都是未之數。由於潰退的越軍沒有向這裏逃,所以,從這裏在往上顯的很靜,看不出來有什麼動靜。

越軍的人是沒看到,但並不代表這裏就安全,所以,開避通路的任務還得由他們這十人小組來完成。

既然有人可以替他們了,吳江龍一點不敢耽擱,帶着小隊又往上沖。

這個時候,電視小組的人已經非常接近吳江龍他們,邊雨欣看的很清楚,他從人群里認出了吳江龍,剛要喊,「注意安全,便覺得又不對勁。心想,算了,還是別喊了。」

正在她猶豫之間,就聽身旁有人厲喝,「磨噌什麼,還不快點。」

邊雨欣只是稍一楞神的工夫,她身邊的人已經超越了她,開始往山頂上爬。

大家都知道這裏有多危險,所以是爭分多秒,只要看準了目標,其它的沒什麼想頭,就一個字,沖。

邊雨欣看了一衝她吼的人,見是徐昕,也沒敢說什麼,一低頭,邁開步子向上跑。

徐昕緊跟電視小組的人,其它的事情他也顧不上管,這麼多人,他能照顧誰,當然是跟着從國內來的這些不會拿槍的人。

至於那些柬軍,他們都是戰士,自己會保護自己,用不着電視小組的人來操心。

於是乎,衝過來的所有人都是一股腦地向前沖,爭分奪秒,這是搶關奪礙爭取到的,所以,他們必須珍惜。

只是短短的幾秒時間,電視小組的人就衝過了另一關卡。

這一路過來,也不知道是第幾道,反正過來的人沒見到有越軍組攔。

等電視小組的人一過去,護在兩邊的柬軍戰士趕緊收攏隊伍,從兩側變成U字陣,把電視小組包裹住,以免他們受到越軍從後面的偷襲。

直到這個時候,越軍才覺察出了什麼,這才知道他們有些上當。他們也弄明白了,這些柬軍並非要真的把他們全部消滅,而是沖着這條路來的。

其實,事先越軍早就明白這一點。只不過是打來打去打糊塗了,都知到命寶貴,所以,危險來時便採取了保命措施。這樣一來,他們就把路讓開了,讓柬軍順順利利過了關。

噢!原來你們,並非要真刀真槍地把我們全乾掉,是想借路而行。

越軍明白這個理后,就要想辦法阻止。

可是,沒了領頭的,怎麼阻止呢!

隨後便有越軍東張西望,希望能看到幾個當官的。

一個連的幹部人數就那麼多,死了幾個,剩下的也不知跑哪去了特別是他們的主心骨,連長李明輝不見了,這才是越軍最大短板,沒有了這樣的核心人物,這場仗該怎麼打!

李明輝是死是活沒人知道。平時,他們都習慣了,這李明輝就有這特性,打仗前把任務下往一部署,自己便玩那單打獨鬥,私下裏一個人去擺弄他的那支狙擊槍。

在前幾次戰鬥中,你還別說,他這槍真能發揮作用。別看他一個人悄無聲息地出沒在什麼地方,但視線始終沒有離開他的連隊,而且在關鍵時候,也起到了決定作用。這個作用就是專朝敵方帶隊的指揮官腦袋瓜子上開火。

讓敵人沒了指揮,自己的的人就打的得心應手。

因此,他以這樣的戰鬥方法,沒少擊退柬軍,或者是取得進攻勝利。

這樣一來,每場戰鬥中,他的士兵見不到他也屬正常。

然而,今天不同了,越軍受到如此重大打擊,他們確沒感受到李明輝有私毫的幫忙。

狙擊槍是有,但那不是自己人的,是敵對一方的,而且,這槍還專門朝越軍腦袋上打。

越軍哪能承受的起,所以連續幾道關卡便一敗塗地。這個時候,他們當然會想起連長李明輝。

可惜啊!越軍就是千呼萬喚也喊不出這個李明輝,就是他睡大覺,跑到哪個山解去野,這個時候也該被驚醒了吧!也該回來管一管了吧!然而,越軍確很失望,至今都沒見到李明輝出現。

也有越軍認為李明輝死了。可又不相信,他一個人獨往獨來,又沒與這些守卡部隊在一起,怎麼會死呢!而且,沒有一個人看見他死了,所以越軍至此還是不相信。

不相信就不相信吧!李明輝不出現,怎麼也得有人指揮作戰吧!所以,接下來的重任就交給了那個排長。

「三排長去哪了?」

有越軍問。

緊接着是連連搖頭,都說沒看見。

他們怎麼能看的見。在這些越軍向後退時,那個三排長還想阻擊進攻的吳江龍他們。可一見到其他越軍都跑了,他這是沒轍,知道憑他一個人也無法抵擋潮水樣涌過來的柬軍隊伍,隨後也獨自離開了陣地。

然而,吳江龍他們的進攻速度太快,沒幾下便追了上來。

這個越軍排長見勢不好,知道這樣跑下去非中槍子不可。隨後朝地上一卧,一個前撲便趴在地上不起來了。

天是有點亮,可越是在這個時候,視線越是模糊,除非挨的很近,否則,前面的物體超出一段距離后,就什麼都看不清。

這個越軍排長就是利用這個空檔,在吳江龍他們還沒看見時,趕緊著趴在地上,找個角落裝死。

地上到處都是被打死的越軍,多一個死人,少一個死人沒人看的出來。再者說,吳江龍他們追擊越軍,也沒數着自己幹掉多少越軍,還剩下多少,誰知道呢!而且,吳江龍的目的並不在乎死了多少越軍,他要的是這第通路,只要打開就成。

由此一來,追上來的小分隊很快超了過去,緊接着電視小組的人,後面的柬軍也沖了過去,他們幾乎就是從越軍排長的身邊通過。

這個排長躲在地上裝死,時不時地偷眼看看過去的人。

為了不被踩死,或被發現,他臨時拉過來一具屍體壓在自己身上,這也算是多了一個墊背的。

上面是真死人,下面是活人。活人不被死人壓死,確能躲過了柬軍的眼睛,也算是發揮了作用。因此,這個越軍排長倖免被抓。

直到身後徹底靜下來后,他才翻下那具屍體出來。

等他站起來后,看見柬軍全都沖了過去,身邊沒了一點危險。

危險是解除了,可接下來還得干點什麼。於是,他拿眼四顧去找手下的人。

這時候,越軍已經被沖的四散分離,哪都有。只不過,他們沒在在公路上,而上讓開了路**,躲在兩邊的各種亂石、草叢后。

既然自己的人沒全都被乾死,這便算是還有翻回老本的本錢。

越軍排長再轉頭向山頂上看,只見柬軍已經衝出好遠,正向著山頂上奔跑。

這一下,這個越軍三排長來了精神,端起槍便朝着山上的柬軍打。

凡事都得有打頭的,只要有人敢帶頭干,後來者便隨大流一起跟着招呼,事情絕不怕鬧大。

頓時間,越軍的槍聲重新響了起來。

子彈直朝柬軍屁股後面打,也有柬軍被打中的,因為他們看到有人倒下了,有人在拉扯,足亦證明射過去的子彈有了效果。

但很快,他們也償到了被子彈咬中的嗞味。

柬軍也不能這樣挨打!隨後便有掩護部隊開始向越軍還擊。

這樣一來,雙方又成了對峙局面,你打我,我打你,攪和起來沒完。

他們這裏在交火,並不影響大部隊朝山上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