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韓德明吞下一抹口水,使勁點頭道。

未聞花名 > 未分類 > 「嗯嗯。」韓德明吞下一抹口水,使勁點頭道。

他在巳時,也就是上午十點的時候,就已經來了,現在都快下午一點了,跪了差不多三個小時,且還是在這夏日毒辣的太陽低下,早已是舌敝唇焦、頭昏眼花了。

做了酒樓掌柜幾十餘年,早就慣養出了一副嬌貴的身子,現在再讓他受這種年少受的苦,哪裏還能支撐下去。

要不是他對那幾道菜已經魔怔了,恐怕早就回去奢靡了。

看着秦夜緩緩伸過來的酸梅湯,韓德明立馬伸手就要去接。

誰料剛一碰到,秦夜卻是收回了手,端起碗就直接大灌了下去,最後還舒服的嘖了一口道:「那還不趕快回去享受享受?杵在這幹嘛?」

手還呈伸出的狀態,韓德明楞了一會,然後失望的收回了目光,臉上卻依舊不見動蕩之色,堅聲嘶啞道:「今日若是掌柜的不收我,我就算是渴死曬死跪死,也絕不會放棄,我一定要拜你這個師!」

「唉,你這是何苦呢?」秦夜又是舀起一顆梅子放入嘴中,細細品嘗了一番道:「非要拜?」

「一定要拜!」韓德明毫不猶豫回道。

「不後悔?」

「不後悔!」

「那行。」秦夜將碗遞給了身後站着的春香,露出笑容道:「起來吧。」

「師父收下徒兒了?」韓德明愣在原地試探的問道。

「沒有,只是看你這一身臭汗淋漓,不忍心罷了。」秦夜毅然回道。

然後又接過了春香遞來的新的冰鎮酸梅湯。

「那徒兒便繼續跪着。」韓德明輕哼一聲,又將抬起的一條腿給放了下去。

瞧的一個都快知命之年的人,大熱天的給他跪了這麼久,秦夜也是有些不忍,於是又開口問道:「你想拜我為師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一閉關就是百年時間,直到收攏神州氣運方可重開山門。

而就在神州眾將突破境界的時候,人王殿這邊,收穫反而更多,人王殿,一切的中心都在姜天這個當代人王,人王集人王殿的氣運於一身,人王強悍,氣運強大,自然也就反饋給了自己的屬下。

姜天,擊潰氣運蛟龍,吸收氣運之力,反饋自身,提升修為,人王殿才多少人,百萬人,神州多少人,數十億人。

兩廂一比較,人王殿的收穫只會更多。

修為提升,境界提升。

首先是一直尋求修為突破的左相,居然修為得到了突破,雖然不如聖人境界,但是也成就一尊半聖。

半聖是聖者境界的一個過渡。

是進入聖者境界的一個沉澱,一直以來,左相卡在戰尊第五階段不得存進,雖然找到了方向,但是始終差了一點。

現在好了,憑藉氣運大漲的契機,居然一步跨出半聖領域。

「看來我加入人王殿加對了。」左相不由想到了自己第一次遇到姜天的那一幕,當時他不過戰尊第四階段,被姜天所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的,就鬼使神差答應加入人王殿,還成了他的左相。

算起來現在四年多了,這四年來,他神奇般的踏入戰尊第五階段,到了這個時候他才真正認識姜天這位自成人王的人王。

人王與天齊平,之前他認為是他口氣不小,但是後來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姜天是否真的就是一代人王。

這一次他是真正的證實了這一點,除非是人王當面,誰有這樣的能力,能夠收攏氣運,而且利用氣運之力提升屬下的修為,除了人族人王,還有誰?

人王,再創人族盛世,恢復上古風範。

諸葛連雲止不住的激動。

不只是諸葛連雲,右相奧丁森也是如此,他本身蘊含神血,從傳說中的神王奧丁的血脈,實力強大,這一次氣運之力洗刷血脈,雖然不至於讓他如同左相諸葛連雲一樣,修為得到極大的提升,但是也算是收穫不小,沒有突破到半聖,但是也達到戰尊的極限,第五階段的極限,比之前跟隆美爾對戰的時候,一身實力提升了三成不止。

戰爭天王,逍遙天王,殺戮天王,毀滅天王,一身實力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殺戮天王和毀滅天王,剛剛踏入戰尊第三階段,本來不穩定的境界也瞬間穩定下來,逍遙天王也突破不久,也沒有多大突破。

收穫最大的就是戰爭天王了,一句踏入第四階段戰尊境界。

神武侯,也踏入夢寐以求的戰尊第二階段,而姜天也為他準備好了天王之位,神滅天王,人王殿第五尊天王。

而還有一人有幸踏入戰尊境界,那就是排名第二的諸侯,聖武候。

聖武候跟之前的神武侯一樣,也謝絕了成為天王的機會,要等自己實力在進一步,才有資格成為第六尊天王。

而這僅僅是開始,十大諸侯,其餘幾位諸侯也或多或少的有所突破,八支戰隊,百萬大軍,也都有收穫。

可以說,連姜天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次意外之喜,一身修為得到強大的提升。

自己麾下的人王殿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有了這一次的提升,對之後的大戰又多了幾分把握。

。 沈玲瓏擦著笑出來的眼淚,可看一眼石晗玉,她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晗玉,你到底是嫌棄什麼呢?」沈玲瓏好不容易緩過來了,問。

石晗玉翻了個身:「不知道,就討厭他勢在必得的架勢,這兩個人的事情,就好像他一個人就能全做主了似的。」

沈玲瓏一瞬沉默了。

「好了,不提那些。」石晗玉坐起來:「今天大家都熱鬧一下,明天就能休息了,還記得我說做鎧甲的事情嗎?」

沈玲瓏也壓下心事:「記得,不過讓綉女做鎧甲,可真是很難的。」

「我曾經看到過紙甲,布甲和鎧甲,還有什麼鎖子甲之類的,我們可以借鑒紙甲的辦法做布甲。」石晗玉去拿了幾張紙過來,反覆摺疊后給沈玲瓏看:「這樣紙甲片把人包裹住后,至少箭矢傷害能減小到最低。」

沈玲瓏接過來在手裡:「還說你不在意他,你滿腦子都是在為他做事。」

「……!!!」石晗玉竟無言以對。

沈玲瓏輕輕地嘆了口氣:「你看,就是這樣的,不知不覺就管不住自己的心思了呢。」

石晗玉如遭雷擊,她自省打從在這個世界活過來后,曾想要護著的人從石招娣姐倆到石君澤,而後的人雖說自己也都因為各種原因護在了身後,可這些人中牧北宸又真是個特別的存在。

人,騙人容易,自欺欺人最難,她難道真的對牧北宸不一樣嗎?

鎧甲的事情放在一邊不說,自己從治療時疫到大肆種田,歸根結底是在為牧北宸考慮,當初讓顧長生去北地,也是為了通風報信,以至於許多時候,自己都在想如何能讓牧北宸登上那至高無上的寶座。

若沒有今天的事情,姑且還能對自己說,皇帝誰都能做,讓一個自己的熟人坐在上面,至少活著能滋潤一些。

可此時她卻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心中所想,在牧北宸說江山為聘的時候,她是高興的,那是一種屬於愛情的悸動,雖然和牧北宸這種土著談愛情有些對牛彈琴的感覺。

「要做這種布甲需要細棉布,紋理更結實,可也有弊端。」沈玲瓏的話打斷了石晗玉的思緒。

抬頭看著沈玲瓏,石晗玉問:「什麼弊端?」

沈玲瓏攤開手裡摺疊后的紙:「這紙最怕水,遇到水就不成型了,沒有了你說的抵擋箭矢的作用。」

石晗玉點頭,這確實是的。

「布甲雖然不會遇到水就破掉,可布甲遇到水后就異常笨重了。」沈玲瓏說。

石晗玉起身在屋子裡來回踱步:「有道理,我得再想一想。」

「晗玉。」沈玲瓏站起身:「若你無心,這樣的人避而遠之,若你有心,你就要像明白了,尋常人家都會有妻納妾,何況是他。」

石晗玉苦笑:「不想那些,咱們先把手裡的事情辦好。」

「好。」沈玲瓏說:「我還要去看看兩個孩子,他們如今是越發淘氣了,這邊事情也辦好了,我在這裡再恭喜晗玉一句,順祝你餘生順遂。」

「嗯,謝謝玲瓏姐姐。」石晗玉張開手臂,給沈玲瓏一個大大的擁抱,沈玲瓏有些蒙了,這種擁抱是她沒感受過的禮節。

等沈玲瓏走後,石晗玉也不想別的,坐下來拿著筆在紙上亂畫,腦子裡想著自己曾經見到過的,關於古代的物件,猛然想到了一種據說能撕人裂馬的兵器–陌刀。

陌刀又稱斬馬劍,是騎兵剋星。

可石晗玉想不出陌刀的具體樣子。

「主人。」醫醫小聲的呼喚石晗玉。

石晗玉停下筆,在心裡問:「醫醫,怎麼了?」

「我給你看陌刀的樣子。」醫醫說著,石晗玉閉上了眼睛,眼前出現了一張全息圖。

詳細到尺寸和重量。

石晗玉有些吃驚:「這就是陌刀嗎?」

「是。」醫醫說:「只是陌刀的打造方法醫醫查不到。」

「醫醫很棒了。」石晗玉睜開眼睛把陌刀的樣子畫在紙上,標註好尺寸后,單手托腮。

被表揚了的醫醫那叫一個開心,偷偷的跨界去查看鎧甲,把一些數據偷回來,包括圖,但今天是主人及笄的日子呢,醫醫可不想主人那麼累,所以醫醫不打算告訴石晗玉。

外面人群散去,石招娣陪著兩位王妃去休息,石迎娣都要散架子了似的回到房間里,趕緊把那一身衣服都脫下來扔到一邊,坐在床上:「我呸!都說富貴好,吃得好,穿得好,我今天算是遭了一回富貴的罪了。」

沒有回應,石迎娣抬頭看石晗玉,發現她就像沒感覺到自己回來了似的,正低頭忙活著。

走過去站在旁邊,看了幾眼頓時瞪大了眼睛,拿過來旁邊石晗玉畫完的圖紙在手裡端詳:「三丫!你竟然還要當造器大師嗎?」

石晗玉抬頭:「才沒有,就是閑著無聊,二姐,你覺得怎麼樣?」

石迎娣說不好,拿著圖紙往外跑:「你等我去問問。」

「二姐!你倒是穿上外衣啊!」石晗玉趕緊喊住石迎娣。

石迎娣嗖就跑回來了,嘀嘀咕咕一肚子怨言的穿上了襦裙,頭上的東西也都摘下來扔在床上,又跑出去了。

石晗玉無奈的笑了笑,過去把石迎娣脫下來的衣服掛起來,回頭來把釵環撿起來放進匣子里,一轉身直接撞到了牧北宸的懷裡。

這下,石晗玉炸了,倒退一步跌坐在床上,抬頭看清楚是牧北宸的時候,把懷裡的匣子扔在床上:「牧北宸!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是誰了?進門不打招呼就罷了,你現在我身後幹什麼?要嚇死我嗎?」

「是你畫的?」牧北宸看著石晗玉,遞上了手裡的圖紙。

原本石迎娣拿走的圖紙出現在牧北宸的手裡了,石晗玉沒有否認的必要,點頭:「對!我畫的!」

「跟我走。」牧北宸轉身兩步回頭看石晗玉還氣呼呼的坐在床上呢,回來直接把人抱在懷裡,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石晗玉終於明白了,牧北宸之所以那麼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肯定會嫁給他,就是因為這不知道什麼時候養成的習慣了,說走就拎著到處亂跑!

自己這是作孽了嗎? 「瑪基博士,根據我們接到的命令,在實驗開始之前,您不能和您的孫女見面,您應該知道吧?」手持特質槍械的女武神目光落在瑪基身後的沐清楓身上,其餘兩位女武神也走了過來。

「原來如此,瑪基博士,如果現在悔改,相信主教大人會寬恕你的。」疑似隊長的女武神端起了手中的槍,瞄準了沐清楓。

第一反應不是抹殺而是勸說么,很有意思,明明是作為殺人工具培養的女武神,卻還會考慮那麼多,不僅是為了幫天命保存力量,還有幫助瑪基的一些成分在裏面。

「我為天命兢兢業業工作了四十多年,奧托那傢伙竟然想讓我親手殺了我孫女……」瑪基跺腳咆哮,發出質問,「我悔改什麼?」

「那麼,抱歉了……」

砰……砰……砰

連續三聲重物落地的聲音,沐清楓活動着手腳,三名女武神已經全部暈倒在地上。

「好了,去找你孫女吧,她在後面那個房間里。」

「……真利索。」沉默半天,瑪基只能說出這三個字。

那三個女武神連話都沒說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