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去佈置了。」

「好,那我去佈置了。」

小雪沒有反駁什麼,聞言點點頭就前往兵營佈置主城傳送陣。

「這丫頭怎麼變得急躁了,我這還沒有把話說完呢。」

林軒本來還打算詢問血晶的事,可小雪雷厲風行的沒有給機會。

不過也不急於一時,所以沒有開口喊停,而是朝城西的鐵匠鋪走了過去,準備看看老雷這些天的鍛造進度。

小金本來準備跟着一起的,可看到自己主人是去鐵匠鋪,頓時一臉嫌棄沒再跟隨,回部落中心睡覺去了。

除非是跟隨自己的主人玩,不然它其餘時間都是睡覺,要麼就是大家一起吃吃喝喝,極少做其它事情。

鐵匠鋪。

現在的鐵匠鋪被升級到了LV4的層度,不單變得更宏偉了,佔地面積也大大提升了,是部落建築中的龐然大物。

叮叮噹噹!

穿過設立的隔音魔法陣,那刺耳卻有攜帶着規律的敲打聲,就傳入了耳中。

「老雷真是個好同志啊!」

林軒聽到這個叮噹聲,就知道老雷又在忙碌了。

這每次過來都是在做事,從未偷懶,不是好同志又是什麼?

「主人您來了。」

老雷本在敲打着,但看到林軒進來就停手問候道,至從林軒說打造出傳奇裝備就讓一個妖精來給做助手,他內心充滿了幹勁。

「嗯,來看看你。」

林軒微微點頭回應,就看着對方正在鍛造的東西:「你繼續忙你的,我先隨便看看,你不用管我。」

「好,那主人您先休息下,老雷我先把手頭這件鎧甲弄完。」

老雷沒有矯情什麼,點點頭就抄起自己的大鎚子繼續忙碌,叮叮噹噹的聲音再度響徹。

林軒隨意看着鐵匠鋪,各類材料已經被歸類放好了,此時的鐵匠鋪乾淨整潔了很多,可見老雷並不是一個真正邋遢的人。

他的邋遢更多是太過專註忙碌,沒有時間修正自己的邊幅而已。

這次老雷沒有打造太高級的裝備,沒有讓林軒等多久,手上正在鍛造的鎧甲就出爐了。

一件暗金高級的鎧甲防具,不管是外觀還是屬性,都能讓玩家瘋狂。

不過老雷打造出來只是簡單看了眼,就把它丟到一邊的大箱子內,那動作簡直跟丟垃圾一樣。

「老雷,給你的任務進度如何了?」

林軒看到完工了就開口問道,這次他過來看望一下好同志以外,還有就是順帶問下鍛造任務的進度。

「主人跟我來。」

老雷嘿嘿笑了起來,故作神秘朝鐵匠鋪的倉庫走去。

林軒跟着走了進去,配合好同志的神神秘秘。

咔嚓

老雷將倉庫的燈火點亮,頓時昏暗的倉庫亮堂堂的起來。

鐵匠鋪的倉庫不算小,可此時卻被填的滿滿當當,除了一些材料以外,其餘的都是剛才裝鎧甲的那種大箱子。

「這裏面的莫非都是?」

林軒看到這些大箱子,側首對一邊的老雷問道。

「嗯,都是。」

老雷點點頭,把最近的一個大箱蓋子掀開,露出了裏面的物品。

裏面的正是鎧甲,一套套整齊擺列著的鎧甲。

雖然沒有用出信息之眼,可從上面時不時閃過的暗金色光彩,就知道這些鎧甲,等階不低於暗金級。

「這麼多?

林軒有些被驚到了。

一個大箱子就裝着十套,這裏擺放着好幾十大箱子,也就是說,這種至少暗金級的鎧甲,這裏有着好幾百套!

暗金級的鎧甲林軒沒有賣過,但如果讓他定價的話,價格一定不會比同等階的武器低的。

因為在同等階的裝備裏面,防具是比武器更加難以打造的,除了有合適的材料以外,工藝的要求也非常高!

不過這不是讓林軒驚訝的,真正讓他驚訝的,是這麼多暗金級以上防具,老雷幾天功夫就打造了這麼多出來。

這堪比流水線生產有木有?

老雷一臉傲然:「區區暗金級防具罷了,對於我來說簡直是信手捏來,只要不是史詩級以上的,對我來說都不是事兒!」

「是嗎?」

林軒見此笑了起來:「那麻煩我們雷大宗師,幫我打造一批白銀級的裝備吧,防具武器隨便你選擇,打造什麼樣的都可以。」

白銀級裝備比暗金級裝備差遠了,可剛才還驕傲得很的老雷,下一刻就挎了下來,沒有半點驕傲之色了。

不是他不想驕傲了,而是被自己的主人擊中了軟肋。

不知道是因為自己技術不過關還是咋滴,他就是突破到鍛造大宗師了,用白銀裝備的材料還是無法打造出白銀裝備來。

要麼就是故意放水鍛造失敗,要麼就是鍛造出黃金級的出來。

想要打造白銀級,門都沒有。

現在這個白銀級的裝備,在他這裏簡直堪比傳奇裝備的難度了,說起這個等階的裝備他就隱隱崩潰。

「逗你玩的,白銀級裝備不用麻煩你,我直接找達倫拿就行,你就負責批量鍛造暗金級裝備,有空也可以打造出一批黃金級武器給我販賣,做到收支平衡。」

林軒見對方的模樣沒再打趣,轉而說起正事來。

老雷自然沒有意見,只要不是讓他打造白銀級裝備,折騰什麼都行。

「主人放心吧,保證完成任務!」他拍著胸口如此保證著。

林軒喜歡這種態度,笑容更和藹了起來,老雷真是個好同志啊。

「那你就忙着吧,等打造夠一千件暗金級鎧甲就跟我說,到時候我給你一個驚喜,保證讓你驚喜的那種。」

說完就離開了鐵匠鋪,老雷的效率沒有讓他失望,如果順利完成自己的任務,他不介意把自己收割的高階材料都給對方支配。

對於一名鐵匠而言,沒有什麼比用不完的高階材料更興奮的事了。

老雷雖然不知道這點,可對於林軒的話語他是百分百信任的,就跟之前答應的小妖精助手一樣。

「現在還差一小半,爭取兩天就打造出來!」

老雷幹勁十足地說了句,就抄起自己的鍛造錘繼續忙碌了起來。

叮叮噹噹!

·····

鐵匠鋪外。

林軒遇到了找過來的小雪。

「主人,傳送陣佈置好了。」

小雪迎上前彙報道。

林軒開口誇讚:「做的不錯,今晚獎勵你大雞腿。」

「還是留給小金吧,我更喜歡吃素,或者是火鍋也行。」

小雪舔了舔嘴唇說道,作為雪地長大的人兒,果然是偏愛辣味。

「行,那今晚就吃火鍋!」

林軒大手一揮決定了下來,對於自己的戰寵他還是很寵溺的。

小雪自然很愉悅,來自主人的關心是她們最需要的情緒。

「飯現在還有些早,你先幫我看樣東西。」

兩人說好嘉獎的事情,林軒就從儲物戒指拿出了一樣東西遞到小雪的面前,正是從劉發財那裏換來的問號血晶。

小雪一開始只是正常點頭,幫助堅定東西的活她做過不少,可當她看到彷彿能吞噬陽光的血晶時,又一次陷入了無言狀態。

?

?

?

?

?

?

?

(本章完)————

「你們三個傢伙,倒是挺會躲清閑的啊。」

金泰妍的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

「東西都準備好了嗎?辛苦我們金隊長了,mua~」

sunny看到泰妍上來天台,興奮將她拉到身旁坐下,然後不由分說地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

「呀!變態!」

金泰妍這會

《我真是來交換的》134.或許你會打花牌嗎「你到底在想些什麼?」羅飛疑惑的看向對方,難道因為周圍的輻射讓他徹底瘋了。

「算了,你喜歡待在這裡就待在這裡吧。」

蟹炮號緩緩後退,羅飛也不想再和立峰等人啰嗦。

然而小兔子沫熙卻驚慌起來,「大個子,我不要見到那個女人,她會吃了我的,會吃了我的。」

驚慌的它從蟹炮機甲上跳下,向遠處跑去。

羅飛正要去追,在沫熙的前方突然冒出一團墨色的煙霧,沫熙往裡一鑽,消失了。

「沫熙?」當羅飛趕到,……

《重裝廢土》第四百二十九章:暗箭 失散許久的小夥伴回來了,錦覓百感交集先把人摟着狠狠哭上一通,跟着導遊上身帶地錦開始四處參觀。作為錦覓仙子最體貼的未婚夫潤玉仙上自然要一旁作陪再表現一番,未婚妻的小夥伴是必須討好的,尤其是這個小夥伴的身份還有些特殊。

天界早耳聞在魔界有家專門販賣稀奇古怪的玩意兒道具店,只要出得起價格甚至出售殺傷性較強的武器。天帝收到風聲覺得這個道具店的存在會擾亂到六界秩序,於是吩咐潤玉調查老闆的底細,如果對蒼生的危害性太大,潤玉便要秘密處置掉這個隱患。

就在潤玉剛有些眉目還不及動作,地錦自己大搖大擺的送上門來,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兩個姑娘嘰嘰喳喳聊個沒完,時不時還會回過頭來看幾眼潤玉。即便夜神殿下平日裏再怎麼穩如磐石都被一瞄再瞄得有些心神不寧,總覺得地錦的眼神與笑容里藏着幾分不懷好意。

「夜神大殿可曾送過你什麼定情信物?」

錦覓被問的一臉懵逼,反問那勞什子的信物是什麼作用。

地錦壓低聲音神秘兮兮的說道:「男女之間單單有婚約是不行的,必須把自己最珍貴的寶貝拿出來互相交換了才是兩情相悅的證明。在魔界我見過不少男子為求娶心儀的女子,千里迢迢到我店裏購得價值不菲的寶物作為定情之物。」

「啊!」錦覓突然叫出聲來,覺察到失態又急忙壓低喉嚨,「鳳凰前前後後給了我不少好東西,那些會不會就是…」

地錦聞言眉梢一動用更低的聲音說道:「等只有我們二人之時,你把鳳凰送的禮物拿給我瞧瞧,我替你分辨一二。」

錦覓剛點頭應下,月下仙人的姻緣府近在眼前。三人前後走入,三倆個仙子手拿紅線笑眯眯的迎面走出來,見到夜神后仙子們先後恭敬的行過一禮。待到再見到一身黑衣做魔族裝束的地錦,小仙子邊走邊好奇的回頭。

「那些仙子是做什麼的?」

「都是來找月下仙人求取姻緣線的。」錦覓笑眯眯的解釋,這姻緣線的銷路極好,她可沒少掙錢。

大致了解姻緣線的作用,地錦又問錦覓是否姻緣線對六界眾人都有作用。這個問題錦覓答不上來,扮了許久的背景牆潤玉上前解釋,月下仙人只負責人界的姻緣。

地錦喔了一聲也不知道懂是沒懂,又前行幾步,一紅衣少年朝着三人奔了過來。觀這少年清眸朱唇,眉眼間與潤玉有幾分相似之處。且聽他不斷咋呼,滿嘴叫着錦覓的名字,看起來關係不一般。錦覓歡快的打招呼同時不忘為地錦解惑,這位雪白-粉嫩的少年郎正是姻緣府的主人:月下仙人。

「竟然如此年輕。」嘖嘖,看看這皮膚嫩的能掐出水來。

地錦笑眯了眼眸,恭恭敬敬朝月下仙人行禮問好。少年版月老細細打量一番陌生的女子,不消片刻眸光越來越亮,握起地錦一雙小手,他笑呵呵的問來歷。

「這女娃娃生得清麗無雙,要是配我家鳳娃也是不錯的。」

月下仙人職業病發作,原來他是極力撮合錦覓與旭鳳的,可惜旭鳳不爭氣沒有及早得手。如今錦覓與潤玉已有婚約,還是天帝做媒,旭鳳便得另覓他人做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