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三個來到這帝都城,都是奔著尋人來的,不管是心藍丫頭,還是凌風你,你們都有各自要尋的人,甚至包括我……」

未聞花名 > 未分類 > 「我們三個來到這帝都城,都是奔著尋人來的,不管是心藍丫頭,還是凌風你,你們都有各自要尋的人,甚至包括我……」

秦臻緩緩道。

「凌風,我一直沒告訴你,我來自哪裡,其實我並不是九州大陸的人,我來自很遙遠的四國,是一場意外將我帶過來了,但當時那場意外不僅將我帶來,也將我的兩個孩子給帶了過來……」

姜凌風默默的將手中的油餅放下,看著眼前的秦臻。

他一直都知道,君姑娘似受過很大的傷害,她的眼中常常有淚,也常常夜晚的時候睡不著,對著月亮看,這都是有心事才會這樣。

而且她對人有著警惕心,就好像他跟在她身邊兩個月,卻半點兒不知道關於她的秘密。

可今天,君姑娘她全都說了。

這說明什麼?說明信任他!

而且君姑娘說,她有兩個孩子,卻全都分開了。

他就是從小沒有爹娘的孩子,最知道那個滋味了,難怪君姑娘眼裡面總有淚水,原來是母子分離,母女分離,這的多痛呢。

「四國……我好像在書上看到過,就是咱們生存的人間並不是只有腳下,分為好幾個大陸,但是大陸和大陸之間都是有媒介的,普通人根本就沒法橫穿大陸的,不過我雖然看了很多書,但我也不知道四國在哪裡。」

姜凌風說道。

其實他只是隨便的一說,但這話落在秦臻耳朵裡面,卻是一個激靈,她抬起頭看向姜凌風道,「分為好幾個大陸嗎?」

不止是九州大陸和四國嗎?

「嗯,我記不得是在哪本野史上看過,好像還有聖天大陸,鳳舞大陸……還有什麼我都不記得了。」

醍醐灌頂。

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一些東西。

為何在四國的時候,蕭鳳棲跋山涉水,跨越千里,也要找到她,雖然過程艱辛,但他的確找到她了。

可是在這九州,她走了兩個月來到帝都,卻半點兒沒有蕭鳳棲的消息,如果他跟軟軟也在九州,怎麼會不來帝都呢?有沒有可能他其實並不在九州大陸?去到別的大陸了?

秦臻腦子亂糟糟的。

這個問題沒有人給她解答。

她壓下心中的驚悸和猜疑,強迫自己回過神來,接著對姜凌風和沐心藍道,「我要尋我的孩子,心藍要找她的漣漪姐姐,凌風你要找自己的爹娘……可帝都很大,九州很大,天下也很大,我們不知道要尋找的人的確切消息,那我們唯有讓他們主動找過來……」

秦臻緩緩開口。 一個大膽的揣測在褚臨沉的腦海里浮現。

他迫不及待地扣著秦舒的肩膀,追問道:「三年前在望烏山上救了我,卻因為我中了葯,被迫給我做解藥的人,是你對不對?」

因為他的激動,兩人身體貼合更緊,秦舒自然更清楚地感受到那硌著自己的東西……

她臉色一白,冷喝道:「你,從我身上滾下去!」

褚臨沉下意識地低頭看去,卻剛好看見秦舒胸前一片雪白風光。

他剛才情緒失控,沒把持住自己的手,居然把她給剝了……

這下,反而直接把他看愣住。

秦舒見他眼睛都直了,不禁更加惱怒,卯足勁兒抬起一腳就踹了過去,「滾!」

怔愣中的褚臨沉沒有防備,被她踹得歪坐到一邊,這才後知後覺地回過神來。

他鬱悶地看着她,追問道:「那晚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秦舒脫離他的禁錮后,快速爬坐起來,同時扯過被子裹在身上,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這才隔着相對安全的距離盯着他。

首發網址et

「如果我說是我的話,你會看在我對你的救命之恩的份上讓我離開嗎?」

「當然不會!」褚臨沉想也不想地說道。

秦舒真的是那個人的話,他不僅不可能對她放手,更要娶她了!

秦舒聽到他不假思索的回答,目光頓時冷了冷,漠然地說道:「哦,那就不是我。」

褚臨沉有點鬱悶,「你這……」

話剛說到一半,卻戛然而止。

猛地反應過來,聽秦舒這語氣,哪是否認?根本就是變相的承認好嘛!

他的眼神頓時熱了起來,再看秦舒臉上的神情,顯然,她早就知道,那晚被她所救的人是他。

可她,為什麼從來沒有告訴過他這件事?

秦舒看懂他的表情,不禁冷呵一聲,「好心救狗,卻被狗反咬一口,換做是你,還會跑去跟對方說嗎?」

「……」

這女人居然說他是狗!

按照褚臨沉以往的脾氣,這時候早就黑臉了。

此刻,他卻並沒有。

一想到秦舒才是救了他的那個人,他心裏頓時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愉悅和奇妙感。

是什麼樣的緣分,居然剛好是她啊!

褚臨沉激動得唇角止不住上揚,忍不住說道:「所以,巍巍也不是你暗中動手腳用某些特殊技術懷上的,而是那晚、我們一起創造出來的?」

看到他臉上嘚瑟的表情,秦舒心情可好不起來。

她沒忘記剛才這個男人發瘋時候的樣子。

因此,也懶得回答他這一句聽起來就很欠智商的話。

她抬腳踹了一下他的屁股,提醒道:「褚臨沉,你挪開點兒,我要穿衣服。」

「可是——」

「有什麼話,等我穿上衣服再說!」秦舒重重地說道。

褚臨沉總算打住了話題,一臉勉強地閉上嘴巴,起身下床,退到一邊。

秦舒用被子擋着身體,伸出一隻光滑纖長的手臂去抓散落在床上的衣服。

只是拿起來一看,臉色頓時難看。

狗男人撕碎了她的衣服…… 走出幾步路,身後一陣勁風,蘇湛玉躲閃不及后肩被打個正著,身為罪魁禍首的小孩挑釁的看了一眼蘇湛玉,又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朝毫不猶豫的朝蘇湛玉扔去。

泥人還有三分脾氣,蘇湛玉躲過那塊石頭就朝那個小孩走去,打算好好的教育一番這個小破孩。

可人還沒走到小孩面前,一個婦人就已經一把抱住孩子質問道:「姓蘇的,你想做什麼?」

蘇湛玉沉着臉,冷聲反問:「你家的孩子又是在做什麼?」

蘇湛玉面對李姑時候巧舌如簧的模樣給婦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心裏本來有幾分忐忑不知道怎麼應對蘇湛玉,沒想到他又變回曾經那般惜字如金,頓時就多了幾分膽氣。

挺了挺胸脯,婦人大聲回道:「做什麼了呀?小孩子不過玩鬧一下,有什麼好計較的。」

蘇湛玉無心和這婦人胡攪蠻纏甩袖離去,身後的婦人卻更加猖狂了幾分。

「呸,克父克母的掃把星,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如今竟然連張醫師都得罪了,我看你還能在村裏賴多久。」

蘇湛玉明白了事情發生的緣由,反而沒有那麼生氣了,張醫師是村裏唯一的醫師,趨炎附勢想要討好他的人一抓一大把。

今日張大也在屋中,自己得罪張醫師的事情自然瞞不住,對於這些愚民,與他們過多爭論也沒有意義,只得等時間長了,事情自然就過去了。

蘇湛玉如此想着,對路上的指指點點和污言穢語就全當聽不見,很快就來到了賣魚的阿婆攤前,可讓蘇湛玉沒有想到的,阿婆竟然不把魚賣給他。

蘇湛玉取出一兩銀子,阿婆搖頭。

二兩銀子,阿婆仍搖頭。

三兩銀子,阿婆的眼睛亮了亮有些意動,可很快就被周圍的人潑了冷水。

「阿婆,錢可以慢慢賺,若是得罪了張醫師,以後若是身體有個不適,那可是要命的事。」

阿婆眼神閃爍,滿是創口的手指在身上又臟又破的圍裙上捏了捏,最終還是說道:「我,我不賣。」

蘇湛玉不願為難阿婆,在心中嘆了口氣,如玉的手指將銀兩重新拾起,轉身打算離開。

「姓蘇的,銀兩既然拿出來了,拿有收回去的道理啊。」一個大漢擋在蘇湛玉面前,熱切的盯着蘇湛玉的荷包。

這是村裏有名的閑漢阿三,生得一張白凈的臉龐,但卻有着和張大一樣壯實的身材。

因着一張好相貌,儘管不務正業,但仍是很受村裏小姑娘的喜歡,但有個人,卻比他更受小姑娘的喜歡,那就是蘇湛玉。

蘇湛玉名聲不好,但那張麵皮着實是優越的不似凡人,在這個小村莊里更顯卓越,小姑娘們雖說礙於家中長輩的教誨,不敢與之親近,心中卻都是惦念著的。

阿三卻是最看不上蘇湛玉這種人,小白臉一個,瘦胳膊瘦腿的,他一拳就可以掀翻一群。

只是蘇湛玉一手好字畫,聽說很得太守府王師爺的欣賞,阿三才一直不敢動手。

可如今蘇湛玉得罪了張醫師,想必那個王師爺也不會在保他了,阿三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蘇湛玉卻只回了他倆字:「讓開。」

阿三一愣,不知道蘇湛玉是哪來的底氣,腦中快速的盤算了一下,蘇湛玉絕沒有能為他出頭和會為他出頭的人。

獰笑了一下,口中暴喝一聲:「拿來吧。」大手已毫不客氣的朝蘇湛玉腰間的荷包抓去。 只要他們從其中一扇門出去,他們就自由了!

三人越想越激動,迫不及待的向著長廊的盡頭跑去。

喬安正想拉著陌辰去追,卻突然查覺到了一絲異樣,二人緩緩回頭看向了電梯門。

只見原本空無一人的電梯內開始出現一隻又一隻的怨魂。

很明顯這些怨魂已經殺掉了那個害死了他們的兇手,現在正準備來殺他們。

「他們來了!」

「真的來了!」

「大家小心!」

不止喬安和陌辰,其他人也看見了這些怨魂,一個個嚇得驚呼出聲。

雖然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這世上有鬼,但真正見過鬼的絕對不多,更不要說和鬼鬥法了。

雖然震驚於這些怨魂能這麼快返回,老玩家們反應還是很快的將武器橫在胸前,準備開始戰鬥。

眼看著怨魂越來越多,而且還開始對他們發動攻擊,幾人決定不再只是防守,開始主動出擊。

「和他們拼了!」秦雨和田茂率先上前,二人手持匕首朝著離他們最近的怨魂猛的一揮。

他們二人手上拿著的武器,都是從遊戲中得到的道具。

這道具可以對遊戲BOSS造成一定的傷害。

而這些怨魂,他們雖然達不到BOSS的等級,也算是遊戲里的小怪。

只是這些小怪太多,加在一起的力量強到連遊戲BOSS也得跪。

雖然他們的集體攻擊很厲害,但只要把他們分開,每一隻怨魂的實力其實都敵不過那個殺人犯BOSS。

秦雨這一匕首下去,成功的傷到了一隻怨魂。

而其他玩家見狀,發現原來玩家也能傷到這些怨魂之後,就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似的朝著怨魂就撲了上去。

另一頭,元強他們幾個一邊和怨魂搏鬥一邊向著那幾扇門移動。

他們想要先其他人一步,找到出去的通道。

名額只有五個,腳快有,腳慢無。

他們冒這麼大的險來到這裡,可不是為了來成全別人的。

「我們也過去。」喬安拉著陌辰,跟在元強等人身後追了上去。

「啊!」

「嗚嗚嗚!」

此時的負一樓隨處都能聽到這陣陣的鬼叫和鬼哭。

這陰冷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滲人,

這些怨魂一邊發出哀怨可怕的叫聲,一邊攻擊玩家們。

喬安和陌辰的身邊也圍了好幾隻怨魂。

不過喬安不用出手,陌辰一個人就將他們解決。

陌辰隨意的一擊,就將一隻鬼拍到一邊起不來,就連身上的怨氣都被拍散了大半。

這些怨氣是怨魂們力量的來源,一但怨氣散了,他們就會變得和普通的鬼怪沒有任何區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