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師兄,請!」

「秦師兄,請!」

隨即三人便將秦沖迎上了主坐,隨即三人也在一旁坐下。

看宋金鵬的神色,這段時間應該過的不錯,他看到秦沖似乎有不少的話想說。

但秦沖卻說道:「我們先吃飽喝足,之後在從長計議。」

酒飽飯足之後,秦沖隨即便大致問了一下蒼龍谷最近的情況,以及他們三人最近的狀況,繼而才開始慢慢進入主題,說到了準備開設店鋪之事。

然而卻不想,此話剛一出口,卻收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

「嘿嘿,秦小子,我們三個這段時間可沒有閑著,店鋪之事我們已經張羅的差不多了,眼下就等你回來拍板決定,之後弄到一張蒼龍谷的憑證,就可以直接開張做生意了。」

趙寅直接得意洋洋的說道。onclick=”hui” 顧清明失望的搖了搖頭,「當年的真相如何你我心知肚明,厲默川對小語怎麼樣,這些年來我看得很清楚,很明白的告訴你吧,厲默川是我認定的女婿,除了他我不會把小語嫁給任何人。」

看著段瀟南陰鶩的眼睛,顧清明淡淡道:「你之所以還能坐在這裡說話,完全是因為你沒傷害過Sweety,另外你畢竟是喬席兒的親哥哥,好自為之吧……老嚴,送客!」

段瀟南沒想到這一次的顧家之行不但沒有達到目的,還直接跟顧清明鬧到了明面兒上。

顧清明的意思很清楚,他不會同意他和喬思語在一起,卻偏偏想讓喬思語嫁給厲默川!

呵……痴心妄想!

「段先生,請吧……」

嚴叔過來送客,段瀟南的手放在輪椅的兩邊深深的扣著,一雙手都青筋暴起了。

離開之前,段瀟南朝顧清明淡淡道:「顧伯伯,我不會就這麼放棄的,無論你承不承認,小羽毛現在愛的人是我!」

「是嗎?」

只是簡簡單單的兩個字讓段瀟南的身子一僵,隨即眼底閃過一絲嗜血的亮光,「我堅信!」

「呵……你想自欺欺人是你的事兒,不過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做出傷害小語和Sweety的事情,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喬席兒的親哥哥,且行且珍惜啊!」

段瀟南帶著希望來,帶著憤怒走。

走出顧家門口上了車之後就給喬思語打了個電話,電話響了很久,喬思語的聲音才慢悠悠地傳了過來。

「瀟……」

「小羽毛,你在哪裡?」

「我在家……陪Sweety做手工作業呢!怎麼了嗎?」

「晚上有空嗎?出來吃頓飯吧?我一會兒過去接你!」

「啊……不用了……我的意思是我晚上沒空,顧瑾言晚上有一個手術,雨瞳一個人害怕就說到我那兒住一晚,吃飯的事情……改天吧……」

段瀟南的臉一下子就冷了下來,眼底也滿是攝人的寒光。

「好,那我們改天再約。」

「嗯,再見……」

掛上電話,段瀟南一怒之下將手機摔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前面的擋風玻璃上,手機一聲而落,擋風玻璃也沒砸出了一絲裂縫。

……

喬思語的確沒有騙段瀟南,一下午她都在陪著Sweety做手工作業,到了下午五點鐘的時候,顧謹言將何雨瞳送到了別墅。

何雨瞳走進別墅后,跟所有的人都打了招呼,唯獨沒有跟喬思語說話,喬思語知道何雨瞳還在為段瀟南的事情跟她鬧彆扭,所以也並沒有生氣,在厲默川,Sweety和何雨瞳邊看電視邊聊天的時候,喬思語就陪著韓姨做了晚餐。

「小語,我來就好,你去跟何小姐他們聊聊天吧。」

「沒關係,他們聊得很開心,我陪你吧……」

韓姨笑了笑,沒再說話。

吃飯的時候,何雨瞳一個勁兒地誇韓姨做的飯菜好吃,韓姨也樂的合不攏嘴,「何小姐想吃我做的菜,以後可以經常過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黑衣人說完,一手提起兩隻密碼箱,另一隻手攀上窗框,身子已然如燕子一般躍上窗枱,向馬路上望了望,然後飛身躍下。

強番飛竄,搶到窗前,探出頭向下看去。

一隻黑影,正飄然而下,如餓鷹撲食,飛落入一棵大楊樹樹枝之間,攸忽,不見了。

強番拍拍腦門,倒吸一口涼氣:「天下殺手,莫過於此吧!」

這時,門開了,兩個黑虎戰隊隊員走進來,立正,齊刷刷敬禮:「報告部長,樓下樓外,我們巡查數遍,沒有任何發現。我們估計,此人今晚是不會來赴約了!」

強番嘴角現出一絲冷笑,暗道:此事機密,多瞞一人少一份危險,剛才神秘殺手到來的經過,何必跟眼前這兩個蠢貨講?

想到這裏,揮一揮手,假裝輕鬆地道:「看來此人徒有虛名,不敢接這次任務。好吧,我們有錢在手,難道還怕雇不到好殺手?」

「就是就是。」兩個隊員忙附和道,「現在浪有虛名的殺手太多了。」

「走!」

再說,張凡從火車站出來后,送孟津妍回到孟宅,自己驅車回到張家埠。到家時已經九點多了。

一進門,看見涵花穿一襲輕薄透明的夜裝,正坐在沙發上托腮等待老公回來。

見是張凡,嬌美身軀如櫻花一般飄了過來,一下子投入到張凡懷裏,嚶嚶道:「回來了,可算回來了!」

「怎麼了?」

「沒怎麼,就是想你……」說着,紅紅的嘴唇,帶着蘭氣,便吻了上來。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張凡抱着嬌妻如綿身體,反覆地愛撫著,直到涵花從最初的激動中慢慢緩和下來,兩人才並肩坐到沙發里。

張凡微笑眯眼,細細打量著涵花。

她今晚穿得格外性感,張凡頗覺得趣,不禁笑問:「今天是什麼特殊的紀念日子?穿成這樣了?」

「跟你在一起,365天,天天都是特殊的紀念日子。」涵花深情無限地一扭身子,秀眼裏透出媚意。

張凡一聽,心頭溫熱,伸出手過去,很不老實起來。

涵花紅臉承受着丈夫的愛撫,心中亂跳,眼裏含情,悄然道:「實話跟你說吧,你昨天晚上沒回家,我以為你不喜歡我了呢,所以,今晚就穿點好看的,讓你看看你的嬌妻比別的女人差嗎?」

原來如此!

張凡笑問:「昨天晚上一夜沒睡好?害怕了嗎?」

「前半夜開始有點怕,後來就不怕了。」

「為什麼呢?」

「我從窗口看見門衛室里沒關燈,郭隊長和四豹在打撲克,所以,我就安心了。」

「郭祥山大哥真是盡職盡責,我得去看望他們一下。」

張凡又把涵花全身上下安頓了一番,叫涵花去卧室等著,他自己抽身出來,來到門衛室。

輕輕推門進去,只見郭祥山躺在小床上,正在打着如雷般的鼾聲。

也許是困極了,他頭歪著,一些口水順着嘴巴子流到了地上。

張凡看了一會,輕輕拿過一條毛毯,給郭祥山蓋在身上。

這一輕輕的舉動,對於一個武林高手來說,已經足夠了!

郭祥山從睡夢中一下子醒來,眼睛還沒有睜開,一隻手卻是伸向枕頭下,抽出一把手槍,一騰身坐了起來。

「是……張總回來了!」

郭祥山放下手槍,睡意朦朧,揉了揉紅腫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忙跳下床,給張凡拉了把椅子,「張總,對不起,我失職,值班時不該睡覺的。」

張總笑道:「你和四豹,昨天晚上是不是一夜沒合眼?」

「沒,沒有的事。」

「別瞞着我了。涵花跟我說過了,你和四豹為了讓她安心睡覺,在門衛室打撲克,一夜沒合眼。郭大哥,真難為你了!」張凡動了感情地說。

郭祥山一邊揩了揩嘴角的口水,相當尷尬地道:「張總,昨天晚上,我看涵花弟妹房間燈始終亮着,猜測是張總不在家,涵花弟妹心不安,睡不着,於是,我倆便沒有睡,剛才我打發四豹去鎮上弄點酒菜來,我自己卻是忍不住眯了一覺。」

剛說到這裏,門開了,只見四豹手裏提着一個方形大籃子,裏面透出香噴噴的熱氣來。

「張總回來啦,太好啦。」

四豹興奮異常,把籃子放在桌上,從裏面取出四盤炒菜,兩瓶白乾,還有幾隻大包子,「張總,一起吃點。這是郭隊長出錢請我的客,張總,來來,咱們三人今晚不醉不罷休。」

說着,扯住張凡便往椅子上按。

郭祥山沖四豹眨了一下眼,又扭頭朝正房那邊看了一下。

四豹馬上明白了郭祥山的意思,醒悟地笑道:「瞧我這糊塗蟲,要不是大哥提醒,我把張總給灌醉了,嫂子孤枕難眠,明天還不用蒼蠅拍子打爛我這狗頭!」

張凡微微一笑,道:「少跟我貧嘴,不然的話,明天真叫你嫂子來打你!」

郭祥山走過來,把張凡往門外推,指著正房,悄聲道:「快去吧,嫂子昨天晚上可是一夜沒睡,今晚張總必須好好表現,將功折罪呀。」

張凡被二人說了一番,更加感到昨天夜裏自己「缺崗」的嚴重性,急忙回到正房。

關上房門,快步走進卧室,見床上一條紅錦大被下矇著涵花,被面凹凸有致地現出涵花的體形,有如山川秀美,恰似正弦曲線,不由得心中大熱,順手關燈上前,顫聲道:「涵花姐,我來了……」

話音未落,黑暗中已經伸過來兩條軟軟的胳臂,將他脖子緊緊箍住……

事畢,兩人餘興未盡,在窗外射進來的微弱月光下,相擁細語。

張凡隱去了假扮孟津妍男友的片段,詳細地給涵花講述了鞏公子和仝嬈來江清相親的那些可笑事,逗得涵花咯咯笑起來。

然後,涵花給張凡講了林巧蒙的養老院裏,幾個老頭為一個八十六歲的老太太爭風吃醋的故事,把張凡也逗得嘻笑不止。

談到林巧蒙,涵花忽然想起了包媛,長長地嘆了口氣:「我老是記掛着包媛,你想想,現在是大冬天,她一個婦道人家,領着吃奶的孩子,難混哪!你尋找她,有什麼消息嗎?」

張凡心中發虛,搖了搖頭,把話碴躲開,道:「沒事,他弟弟是個大男人了,應該會幫忙姐姐做些事情,我估計沒什麼事,她臨走時不是給林巧蒙留了信,說去N省她親戚家了嗎?沒事。」

涵花聽了,稍稍安心,因為剛才過於勞累,便漸漸睡著了。

。「內勁?什麼是內勁?」。

呂璐嬋頭一次聽到這個字眼,心裡忍不住有些好奇的問道。

「嗯……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內勁是一種很厲害的境界,凡是修成內勁的人已經不是普通人了,而是一種類似於超人一般的存在,舉個很簡……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五十四章我更希望的是你能把呂璐嬋追到手 想到這,這位美女巡司忍不住噗嗤笑出了聲。

「是,是,回頭我領薪水了,分一半給你。」

「其實你笑起來蠻好看的。」

「你們當巡司的,平時都得板著臉嗎?」

江寒彈飛煙頭,饒有興趣的調侃了起來。

「你少說我啊。」

「你呢,你們的性格、做事風格完全不同,你是怎麼做到的?」

李玥意識到失態,趕緊收起了笑容。

「演唄。」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江寒一笑帶過。

他總不能告訴別人。

他純粹是個裝備黨吧,這樣會被妹子鄙視的。

「為什麼要瞞著蘇小姐。」李玥問。

「人生總需要一點樂子,這就是我為數不多的樂子。」江寒聳了聳肩。

「我看她挺擔心你的!」

李玥旁觀者清,那日江寒後來出現,蘇沐雪雖然失望,但眉梢間分明有一絲慶幸的喜色。

這說明,蘇小姐寧可江寒是膽小鬼,也不願他丟了性命。

「她會關心我,拉倒吧。」江寒才不信。

「你倆可真奇怪。」

「明明是一家人,非要搞的這麼生分。」

李玥不解的搖了搖頭。

車很快就到了樓下。

「聊了這麼久,該收點口水費了。」

「來,給爺笑一個,沒看夠。」

江寒很認真的看著李玥。

「好了,大英雄,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