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既然你也答應了,那我就給你治一下。」胡天笑着說道。

「行,既然你也答應了,那我就給你治一下。」胡天笑着說道。

這個時候,王二麻子有些激動的說道:「我們怎麼開始呀?」

「你先躺到沙發上吧。」胡天說道。

於是王二麻子乖乖的躺到沙發上,然後胡天出手給他治療了。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胡天就結束了治療。

胡天笑着說道:「好了,你現在已經恢復了一點男人的自信。」

「是啊,我感覺身體暖暖的,有點感覺了。」王二麻子點了點頭說道。

「不過我這只是初步給你治了一下,要想徹底好,還需要服用草藥配合治療的。」胡天笑着說道。

「可以的,我願意喝葯。」王二麻子說道。

胡天看了他一眼,說道:「你明天去找劉軍道歉,然後再來我家,我拿葯給你。」

「好,謝謝你啊小天,你真是我的恩人。」王二麻子一臉感激的說道。

「恩人談不上,我是醫生,這是我應該做的。」胡天笑着說道。

王二麻子笑着說道:「我家冰箱裏還有一腿豬肉,我去拿出來,你提回家去吃吧。」

「不用了,我家有肉。」

胡天揮了揮手,說道:「好了,時候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你去安慰一下你老婆吧,再見。」

說完后,胡天就轉身離開了王二麻子家。

看着離去的胡天,王二麻子有些感嘆的說道:「小天真的是一個好人啊……」

過了一會兒,他才反應過來。

他跑去院子裏把門關上,然後去了裏屋的卧室。

何梅正悶悶不樂的坐在席夢思上抹淚。

看到王二麻子回來了,她趕緊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然後躲在被子裏哭。

「老婆。」王二麻子笑着說道。

說着,王二麻子就伸手掀開了被子。

何梅哭着說道:「你不是嫌棄我嗎?那這日子別過了,明天一早我們就去民政局離婚。」

「你別生氣了,是我不對,我以後會好好疼你的。」王二麻子抱着何梅說道。

何梅推開了王二麻子,說道:「我確實想過要背叛你,我是個賤女人,已經配不上你了。」

「我們都在一起這麼多年了,我不會嫌棄你的。」王二麻子摟住了何梅,有些迷戀的說道。

「老公,你……」何梅有些不知所措了。

王二麻子笑着說道:「老婆,你別多想了,以後好好跟我過日子吧。」

「你真的不會嫌棄我嗎?」何梅抹了抹眼淚說道。

「不會的。」王二麻子搖了搖頭。

他接着說道:「剛才小天給我治療了一下,我感覺我行了。」

「真的啊?」何梅有些懷疑的說道。

「是啊,真的有感覺了,他的醫術真是太厲害了。」王二麻子笑着說道。

說完后,王二麻子爬上了席夢思。

他笑嘻嘻的說道:「老婆,我們來舒服一下吧。」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王二麻子就切了幾斤豬肉,又去村口的超市買了兩瓶酒,然後提着去了劉軍家。

當然,何梅也第一次享受到了做女人的樂趣。

她也在心裏想好了,這輩子要好好跟王二麻子在一起過日子,不會再有其它的想法了。

王二麻子嘴裏吹着口哨,他提着豬頭和酒,走到了劉軍家。

劉軍的老婆翠萍,正在門口的院子裏晾衣服。

看到王二麻子來了,她嚇的手上的衣服都掉在了地上。

她小聲的說道:「王,王哥,你,你怎麼來了?」

「怎麼?我難道不能來嗎?」王二麻子笑着說道。

「你寬限我們幾天吧,我們真的短時間內拿不出五十萬的。」翠萍有些可憐巴巴的說道。

王二麻子搖了搖頭,笑着說道:「你錯了,我不是過來要錢的,我是過來賠禮道歉的。」

說完后,王二麻子又說道:「翠萍,你家劉軍呢?」

「他,他在家呢。」翠萍獃獃的說道。

翠萍還沒有反應過來,王二麻子就提着豬頭和酒進屋了。

到了屋子裏,王二麻子喊道:「劉軍兄弟,劉軍兄弟。」

聽到王二麻子的聲音,劉軍臉色有些憔悴的從房間里出來了。

「王,王哥。」劉軍低着頭,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

這個時候,王二麻子把手上的酒和肉,放在了旁邊的桌子。

他主動拍了拍劉軍的肩膀,然後說道:「兄弟,對不起啊,事情的真相我知道了,是我家對不起你。」

「王哥,你這是什麼意思?」劉軍看着王二麻子,怔怔的說道。

王二麻子指了指桌子上的酒和肉,笑着說道:「我今天過來,是特意來向你賠禮道歉的。」。 神魔變后施展靈能爆發的林天無疑是恐怖至極的,光是他一劍之威足以威脅到巔峰境異獸的安危。

只是,此時林天成面對的並不是單獨的一隻異獸,而是數十,上百隻異獸的圍殺,他的攻勢被對方聯手化解,以至於這狂暴至極的招式竟然沒有傷到哪怕一隻異獸。

此時的異獸已經很是默契的組成了一個臨時的聯盟狀態,一個個紛紛出手圍困林天成,不讓對方逃出他們的包圍圈去。

「破碎虛空!」林天成暴吼一聲,旋即一拳轟出。

只見林天成身前瞬間浮現出一個完全由靈力幻化的巨大拳影,旋即朝着眾人狠狠的落了下去。

那些異獸原本是想聯手圍困住林天成,卻不料對方竟然轟出如此強大的一拳,頓時間那些來勢洶洶的異獸一時間根本無法閃避,紛紛被這一拳擊飛出去,甚至有一些中階,高階的異獸當場被轟殺!

數十萬荒蠻之地的部眾看見這一幕,臉都嚇白了,但是轉念一想林天成越強,凈化丹就越安全,於是一個個心中不禁大定起來,紛紛讚譽林天成起來。

「林大人果然厲害,你看看這一拳……嘖嘖嘖……尋常的巔峰境強者根本就比不上,這一拳你看清了擊殺了多少異獸沒有!」

「雖然我知道林大人很強,但是卻沒想到他這麼強,我剛剛看見一隻七星道祖高階的異獸被林大人一拳轟碎了,簡直就是恐怖!」

劉朵朵見狀心中也莫名的安心了不少,林天成這一拳生生震懾住了這些異獸囂張的氣焰。

「林大哥果然夠強,這一拳少說殺了十多頭異獸,想必這些異獸會有所顧忌了吧!」

聖女此時也是一臉震驚,「看來林天成之前都一直在隱藏實力,這一拳就算是我也不是對手……」

異獸群也沒想到,林天成明明是一個人族,居然有這麼恐怖的術法招式,恐怖的傷害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一時間死傷慘重。

林天成看着剩下的異獸一個個頓足不前,冷笑道,「怎麼?不敢上了?來啊,不怕死的就來!」

妖龍眼中露出寒光,「小子,我敬重你的實力,但是你真以為你能在我們這麼多異獸的聯手之下逃生?你要是識相就乖乖的交出丹藥,或許我們還能不追究你剛剛擊殺我們同伴的事情!」

「想要搶我手中的丹藥,那就要看你們命夠不夠硬了,不怕死你們就上來試試!」林天成寒聲喝道。

「大家一起出手,能存活下來的都是強者,只要我們聯手他依舊沒有任何機會!」

「你們最好不要藏拙,否則讓他離去,等於放虎歸山,這神丹也就別妄想了!」妖龍慫恿身邊的異獸說道。

聞言,諸多妖獸紛紛點頭,一個個開始呼風喚雨準備圍殺林天成,然後搶奪寶物。

頓時間,林天成周圍突然陰風呼嘯,無數的術法發出轟鳴之聲朝着林天成飛來。

林天成急忙釋放出道元碑頂在身前,無數的靈力源源不斷的注入其中,撐起一道防禦陣,抵禦四面襲來的術法,靈力護罩和術法相互抵消,林天成體內的靈力宛如決堤一般流逝。

「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我的東西你們也敢搶!」林天成寒聲說道,「既然你們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話落,只見林天成身化殘影,一分為三朝着四面八方轟出狂暴的「破碎虛空」拳印。

「都給我去死!」林天成暴喝一聲,手持神魔劍,趁著異獸群紛紛避讓之時,身形化作黑影急忙逼近,瘋狂穿梭在眾多異獸之中!

然而,林天成的強悍攻擊固然擊敗了不少異獸,但是,圍在他身旁的異獸非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了。因為遠處還有淵源不斷的大批異獸還在趕來!「大家合力斬殺這個人族,否則日後他清算我們的時候沒有人能單獨面對他!」

林天成實在是過於強大,強大到如今這些和他結了仇的異獸一個個心生不安,他若不死,這些人根本無法安心生活。

面對四面辦法湧來的術法轟炸,林天成也是難受的要命,只能拚命的躲閃,如今的他靈力所剩不多,要是不閃避的話,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要力竭。

真的到了那時候,這些異獸一招就可能要了他的命。此時,一道碩大的青蓮浮現在空中,宛如九天銀河傾瀉而出的激流朝着林天成砸落。

林天成想要閃避,但是四周的退路早就被其他強大的異獸封死,只能硬撼。

「林天成,你一定要挺住啊!」聖女緊張得雙手捧在心口前,「拜託你了!」劉朵朵此時也是急的想要跳腳,她這邊剛想衝上去幫林天成,卻被諸多異獸聯手圍困一時間根本無法脫身,陷入了苦戰之中。

這些異獸是打定了主意,說什麼也不放林天成走,否則他們和凈化丹只能擦肩而過!

在混戰之中,林天成不慎被擊中數次,此時嘴裏正大口的往外吐血。

「聖女,林大人快堅持不住了,我們上吧!」

聖光部落組織的死士一個個焦急的說道。

聖女聞言眼中閃過不忍,這些都是聖光部落的勇士,中流砥柱,這一次要是全部折損,日後聖光部落就將真的沒落了。

只不過,如果眼前這關沒辦法渡過去,也就沒有資格討論以後了。

聖女深吸一口氣,雖然剛剛他們已經失去了兩百多名勇士,但是那是整個荒蠻部落選出的,此時站在他面前的死士卻都是聖光部落的,這讓她很難開口。

因為他明白,一旦自己開口了,這些人將紛紛死去。

為了種族的未來,他不怕死,更不怕讓自己的族人去送死,但怕就怕即便如此,仍然不能救下林天成。「聖女,沒時間考慮了,下命令吧,我們不怕死!」

「是啊聖女,我們願意用我們的生命護送丹藥回來!」

聖女眉頭深鎖,重重點點頭,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準備接應林……!」就在聖女要下令的時候,林天成卻再次爆發出強大的氣場,生生將四周的異獸震退。

「老虎不發威,你們真的當我是病貓啊!」林天成輕輕的擦拭了嘴角的鮮血寒聲說道。

就在剛剛,林天成耗費了十個電修復了自己身上的傷勢,有耗費了十個電涌了一次優化大師,將自己的狀態恢復到最佳。

林天成低喝一聲,「你們今天誰再敢擋我,我就殺誰!」話落,林天成閃身朝着荒蠻之地的族地衝去,身上氣勢衝天,身影在諸多異獸之間飛速穿梭。

…… 王安教授介紹完他們的身份和來北漓鎮的目的,開口問道:「蘇先生,我們有兩個請求,希望你能幫幫忙。」

蘇輕心想,你倒是不客氣,一開口就是兩個請求。

他們有什麼請求,之前王力已經提過了,蘇輕心裏很清楚,但他現在心裏不爽,便故作不知地道:「不好意思,我就是一個鄉下農民,怕是幫不了你們這群大學者什麼忙。」

王教授開口道:「我們就是想找你借用一下直升飛機去荒原深處做些調研,還有就是到你的農場做靈氣環境調查,都是為了復甦這裏的靈氣,如果真能做出點成績,對你的農場也是有好處的,對吧。」

蘇輕笑道:「王教授,你們是北陸政府派下來的調研團隊,還能缺少一點租直升飛機的經費?再說,我的農場正在大搞建設,撒種施肥啊什麼的,都要用到直升機,也不方便讓你們去調研,抱歉了。」

蘇輕說完,也不等他們反應過來,直接從旁邊穿過去,進了超市。

王力看着蘇輕的背影,張嘴想喊,糾結了一下,終究還是沒喊出來,他對旁邊的王安教授道:「本來蘇老闆是很好說話的一個人,也是我們太急了,一見面就跟人家又是借飛機,又是要去農場調研的,有點冒失了。」

王安教授是大城市的高級知識分子,以往到地方上來,不管是官面的,還是社會上的人,誰不高看一眼?已經習慣直來直去的做事方式了,而且在他看來,他們的到來是為了幫助你們地方上擺脫困境的……被一個小地方的年輕人直接給甩了臉子,他心理上一時難以接受,不過還是笑着道:「他說的也沒錯,我們其實不缺那點經費了,也是為了早點幫你們找到靈氣復甦的辦法,想着既然能在本地借到下直升飛機,那能省不少時間,而且我們還會補貼油費,沒想到這個年輕人……怪我,一門心思只想着節約時間了,這樣,馮立,你馬上聯繫直升飛機租賃公司,約好時間,讓他們派一架直升機過來。」

站在王安教授身後一個叫馮立的男子是他的助手,立馬道:「沒問題,我馬上聯繫,只是教授,我看過北漓鎮的資料,小青山農場的面積超過了一百三十平方公里,我們如果想把調研數據做的嚴謹,怕是繞不開他的農場。」

王安其實也看過北漓鎮的資料,此時經助手一提醒,也反應過來,皺着眉頭想了一下,還是朝旁邊的王力道:「王鎮長,不知道能不能麻煩你幫忙做一下這個年輕人的工作,畢竟主要還是為了你們當地的未來。」

王力現在正在後悔自己剛剛的行為思慮不周全,不過他還是答應下來:「那我再找他說一說。」

他一生最大的願望就讓北漓鎮逃離「消亡」的命運,如果能恢復舊日繁榮,那就更好了。

蘇輕買了東西從超市出來,發現門口的人已經走了,他搖搖頭,暗中揣摩,這個突如其來的調研團真的是為尋找靈氣復甦的辦法而來嗎?

中午,正在挖坑的蘇輕接到了王力的電話,他一開口就向蘇輕主動道歉,說自己早上魯莽了,不應該貿然帶着外鎮人向蘇輕提出這樣那樣的請求,讓蘇輕難做。

蘇輕自然也沒太把這事放在心上,直接說沒關係。

自始至終,王力在電話里只道歉,沒再提借直升機和讓調研團隊到小青山農場調研,反倒是蘇輕自己主動提出來,如果想借直升機可以,提前打聲招呼就行,但想到農場來調研則不行,至於為什麼不行,蘇輕也懶得找借口,不行就是不行。

這一次,王力很識趣,只說了感謝,其他什麼也沒有多說。

下午,蘇輕在給小糖果和可兒上課的時候,郭樹偉打電話來,說有位叫自稱王安的教授按了新裝大門的門鈴,要拜訪農場的主人。

新裝大門的門鈴系統不再連接着別墅,而是連接到牧場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