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失去補給,被逼急了的川軍團!

一支失去補給,被逼急了的川軍團!

他們開始自己想辦法,一個字搶!川軍在山西境內幹了一系列讓人惱火的事情,這都是讓逼的!

閻錫山親自給蔣介石打電話。請蔣介石必須把川軍調走,否則出現什麼火拚事件他不負責任。

從當時的情況來看,閻錫山已經有了使用武力驅逐川軍的想法。

出於穩定閻錫山的考慮,蔣介石同意調離川軍。

閻錫山和程潛都曾經說過,川軍無用!

去他娘的狗日的!

要不是看在你堅持抗戰有功,和日軍血戰八年,手下的晉綏軍都不是酒囊飯袋,今天晚上就把你司令長官府邸給洗劫了,綁架了你家屬送老子出山西!

周小山心裡鬱悶的吐血!

楚天舒,李副處長的臉色同樣不好看!

人在屋檐下,打又不能打,再說自己沒想過一個營,可以打人家整個晉綏軍!

偏偏自己回來又要借道!

真是件麻煩事!

委婉拒絕了楊晉東的要求,他和李副處長對望一眼,就都覺晉綏軍太貪婪,此地不能久留,趕緊去平津了,大不了老子回來時候,從平漢鐵路或者津浦線回去,再或者海路南下,走上海回去!

可是那幾條路,未必比山西更好走!

「我們大帥給閻長官的信件,請交給我們帶回去,我們也會電報轉達閻長官的意思!這次,就當我們沒來過!」

話不投機,楚天舒和李處長,做夢都沒想到周小山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好傲氣的川軍!

楊晉東強壓心中的怒火,劉湘算什麼東西,表面上跟閻大帥一樣,是四川王,實際幾個軍閥在四川割據,劉湘直接佔領的地盤,連四川的四分之一都不到!

一個暴發戶,拿自己跟經營幾十年山西的閻大帥比,你配嗎?

再說,老子早發現,你拿的軍官證,川軍六十六師師長副官,誰敢保證,你不是拉著劉湘的大旗做虎皮!

他不動聲色的把信件退換給了周小山,覺得這樣也好,要是閻長官問起,我就說從來沒有收到任何信件,甚至可以說,懷疑遠道的川軍,偽造身份!

反正你人在太原,不管從那個方向,離開山西,還得走上幾百里!

有的是時間收拾他們!

可是跟著楊晉東一起宴請川軍的幾個機要秘書,並不甘心,發財的機會,這樣放過了太可惜了!

「楊副官,這個玻璃洋貨,利潤可是很高的,百戰牌名氣很大,有身份的人,都巴不得家裡有一兩件。要是閻長官知道因為我們的要求,投資的商行失去了生意,肯定會追究!」

「正因為這玻璃器貴重,拿到手上才是錢,我們得幫閻長官爭取更大的利益啊!」

周小山並不知道,送川軍幾個將領出去的楊晉東,在周小山轉身回公館,拆開了自己給閻錫山的禮物,露出了一臉陰狠的顏色!

「敬酒不吃吃罰酒,通知太原警察署,警備旅,把這幾個四川來的憨娃子,攔截在城門口,讓警察局以涉嫌共黨的名義,全部在抓起來!無論如何,把十六車的貨物給我扣了!」

在楊晉東眼中,川軍根本不算個東西,紅軍都抵擋不住,一路川北,一路川西,打的川軍焦頭爛額,四川幾個軍閥還矛盾重重,劉湘現在都自顧不暇,弄個不好,明天就下台了,他連閻長官都不用彙報!

人關進了太原城的監獄,還不是隨便他來拿捏!

十五台大貨車,還裝了很多箱子,這麼精美的玻璃,不得賣好幾十萬大洋!

周小山怪癖很多!

他車上帶了很多帳篷,寧願在溪邊野營,睡行軍床,也不願意入住旅館,這小子怕虱子,寧願讓火頭兵買菜買肉自己做,也不喜歡下飯店,這小子嫌棄除了川味以外都是垃圾食品!

所以,除了去閻長官府邸拜訪的那輛汽車,其他的車輛,全部都在太原城門口!

楊晉東是查明了他帶來了十六輛卡車,還重兵把守,如此謹慎,等周小山在接待室呆夠三小時了,才出來接待的!

俗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跟周小山這個見風使舵,溜須拍馬的傢伙混久了!

何況這小子連為人事故,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好多例子都教給大頭兵!

下面幾個連排長多少也可以看出這傢伙一些習慣來了!

看著周小山和李副處長,幾個人灰頭土臉的回來,他們就知道壞菜了,肯定沒跟晉綏軍談妥!

一連那個周亮簡直是個極品!

看見周小山一臉鬱悶的走下駕駛室有沒有說話!

立刻就吼起來!

「全連開始,按戰鬥需求戒備,二號車,三號車打頭,架設機槍,子彈上膛,開路!」

一陣槍栓拉動,特務一連的兵王們上上下下跳了起來!

周小山讓副營長廖承兵去清點人數,查看採買飯菜的火頭兵到齊了沒有!

常德勝老遠看見,特務營熟悉的火頭兵,挑著幾個半扇子豬肉回來,十幾個人出去跑去迎接,汽車就開始啟動了!

突然間!

無數無數晉綏軍從城裡沖了出來,把特務營里裡外外的包圍起來!

周小山都不用命令,機槍,步槍,一陣晃動,槍栓的聲音無比清脆,子彈已經上膛!

卡車上下,兩軍立刻對峙起來!

「奉長官部命令,搜查車隊,抓捕共黨,請你們放下武器,全部去太原警察局調查清楚,希望川軍兄弟識時務,不要擦槍走火!」

「我們是川軍,奉命想北平二十九軍押運軍需物資,請晉綏軍隊兄弟,不要為難我們,我部有長官授權的,隨時可以對靠進車隊的任何危險開火!廖承兵,鳴槍示警!」

廖承兵沒有拿手槍,而是端起了機槍,對著天空就扣動起來!

噠噠噠的子彈聲,嚇了晉綏軍一跳!

。齊星河回到天玄山莊后,直接吃下了一枚大真元丹,並運轉玄元仙訣修鍊。

在齊星河修鍊的這些天,吳洲曝出了很多大事。

陳氏葯業推出了一款效果比之前更好的丹藥,力壓孫氏葯業,佔領了市場的大頭。

呂家、馬家、錢家、刁家四家一向交好的四個大少同時失蹤,他……

《都市修仙大佬》第134章實力恢復 【我名下的不動產、投資的股票、基金、債券以及恆定資產,都將是我妻子唐柒柒所有。她可以自由婚嫁,選擇新的人生,不必為我守寡。】

她看到這幾行字,眼圈情不自禁的濕潤。

他怎麼把全部都給了自己,包括封氏集團?

他的兒子,什麼都沒得到。

她看眼落筆日期。

上上個月二十一號。

那一天……自己發燒不斷,從鬼門關走了一遭。

難道,遺囑是那個時候立的?

她處於昏迷,對這些並不知情。

她立刻撥通了白胭的電話,夫人肯定知道,說不定封景也知道,他們當時都在場。

電話很快接聽。

「柒柒啊,你什麼時候和封晏過來吃飯?小景都想壞你們了,巴不得過去和你們一起。我怕他打擾你們夫妻生活,打算周末帶過去玩一玩……」

「媽,我想問你一個事。」

白胭意識到她話語里的嚴肅,有些緊張:「怎麼了?是不是封晏欺負你了?」

「不是的……是遺囑的事情,他……為什麼要立遺囑,為什麼是那一天立?」

「你都知道了?封晏沒告訴你嗎?」

「你告訴我好不好,我是無意間看到的。」

「既然你都看到了,也沒什麼不能說的。」白胭長長嘆了一口氣,一想到當日封晏為了她什麼都不要了,一心想跟着她一起走的畫面,心裏還是說不出的酸澀,那可是自己養大了三十多年的兒子,到頭來滿屋子的人,比不過躺在床上的唐柒柒。

她也不是怨恨唐柒柒,而是羨慕。

「那天你發了一夜的高燒,燒的神志不清,醫生說你可能腦死亡。封晏當機立斷決定了這個遺囑,交代了一些身後事。他還讓我這個當媽的原諒他的不孝,你要是走了,他也會毫不猶豫的跟着一起走。」

「但後來你平安沒事,封晏又立了第二封,一式兩份,我這邊也保留了一個。立第二封的時候,是半點沒跟我商量。我也看過裏面內容,小景什麼都沒有,基本上他所有的一切都給了你,想給你最好的一切,保障你的生活,我也無話可說。」

「他這些年遭遇過很多意外,好幾次都是險象環生,都沒想過立遺囑,他沒什麼話要交代,要是死了……也是無所謂的。可現在有你,不一樣了。他怕自己死了,你一個人照顧不好自己。他恨不得將你以後的每一天都安排妥當。」

「柒柒,這一次封晏對你是掏了心的。」

白胭說這話有些哽咽。

作為一個母親,看到自己的兒子愛的如此深沉卑微,她也是難過的。

「這,這不可能……」

唐柒柒有些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上上個月……也就是兩個月前,那個時候他和路遙還不清不楚呢?

怎麼可能會因為自己放棄生存的念頭,又怎麼會遺產里半個字不提路遙,把所有的財產都給了自己?

怎麼可能呢?

「柒柒,白紙黑字都寫在哪兒了,你都不願意相信他的心嗎?」

。 第二天一大早,李新年剛走到自己辦公室門口,意外發現門是開著的,忍不住有點納悶。

因為他辦公室門上的鑰匙除了他自己之外,只有保潔阿姨有一把,但她都是在公司職員都下班之後才清理房間,不可能來這麼早,再說,今天是周末,她也不上班。

李新年偷偷朝房間里一看,只見一個女人背對著門正在整理桌子上的文件,不用看臉,他就認出是徐世軍的老婆余小曼。

她是什麼時候從保潔阿姨那裡拿到鑰匙的?

李新年沒有馬上進去,而是站在門口欣賞了一會兒。

只見余小曼上身穿一件緊身及腰的白襯衫,下面是一條及膝的深藍色窄裙,腿上是肉色的長筒絲襪,腳上蹬著高跟鞋,一副女白領打扮,猜想她在醫院上班的時候也是這身打扮。

雖說余小曼屬於豐腴型女人,並且已經生過孩子,但看上去腰身卻比顧紅還要細,簡直可以說是盈盈一握,當然,屁股比顧紅要大多了。

怪不得那個副院長處心積慮想把余小曼弄到手呢,這樣的女人哪個男人不流口水?

忽然想起昨天晚上母親讓自己要時刻保持危機感,看來這話用在胖子身上也合適。

余小曼好像感覺到後面有人盯著她屁股看似的,忽然轉過身來,隨即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暈,一隻手輕輕拍著自己的胸口,嗔道:「哎呀,嚇我一跳。」

李新年也臉上有點掛不住,急忙走進了辦公室,笑道:「小曼,這是保潔阿姨乾的活,你這是何必呢。」

余小曼轉過身去繼續幹活,一邊說道:「我已經跟保潔阿姨說了,這間辦公室從今以後不用她管了。」

李新年把電腦包放在辦公桌上,在椅子里坐下來,點上一支煙,偷偷把女人打量了幾眼,笑道:「我招的可是辦公室主任,不是專職保姆。」

余小曼瞟了李新年一眼,說道:「辦公室主任就是專職保姆,並且還是高級專職保姆。」

李新年猜測余小曼在當醫院辦公室副主任的時候可能也為領導的辦公室提供保潔服務。

「我昨天就跟胖子說了,沒必要這麼急著來上班,今天是周末,公司也沒幾個人。」李新年邊說,邊下意識地去拿自己的茶杯,沒想到茶已經沏好了。

再看看一塵不染的辦公桌以及收拾的整整齊齊的屋子,猜想余小曼已經在這裡忙活好一陣了。

多好的女人啊,怎麼那時候就沒想過娶她做老婆呢?但凡那時候自己只要有這麼一點點意思,恐怕就輪不到胖子了。

隨即馬上為自己的念頭感到羞愧,覺得既對不起余小曼,也對不起顧紅,更對不起胖子。

「胖子呢?我看他辦公室鎖著門啊。」李新年沒話找話地說道。

「我出門的時候他還在床上呢,昨晚喝多了。」余小曼低垂著眼帘說道。

李新年笑道:「不會吧,一個人也能喝醉?」

「可能心情不好吧。」余小曼低聲道。

李新年明白余小曼的意思,很顯然,徐世軍表面上看著不在乎,可心裏面對余小曼和副院長的事情還是放不下,他這是借酒消愁呢。

本來,余小曼如果不主動提起在醫院受欺負的事情,李新年也沒打算說這件事。

可余小曼好像並不避諱,於是猶豫了一會兒說道:「小曼,昨天胖子都跟我說了,我的意思是去告那個混蛋,不能讓他這麼舒服。」

「告他啥?」余小曼抬頭看了李新年一眼。

李新年一愣,說道:「還用問嗎?當然告他性騷擾。」

余小曼幽幽道:「誰看見了?難道你以為他還會像毛頭小子那樣肆無忌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