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六七直接在地上滑行幾米,吃疼地哀嚎道:「哇擦!雖然沒有踢中細佬,但系都好痛!」

伍六七直接在地上滑行幾米,吃疼地哀嚎道:「哇擦!雖然沒有踢中細佬,但系都好痛!」

梅小姐對着眾人背過身去整理衣服,面色潮紅,羞得太不好意思了。

而伍六七則在旁邊傻笑着,笑出了一副憨批模樣。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燈爐里的女孩,還在對李佑撒嬌,李佑便將自己的鏟子,往燈爐一伸。

「這個可以不?」

燈爐女孩露出一副苦笑,奶聲奶氣地問道。

「大師呀,你就沒有其他比較好看的東西嗎?我不想附在一個鏟子上面,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嘛!」

說完,對李佑眨巴了一下眼睛,露出如月光一般皎潔的笑容。

「愛要不要。」

李佑作勢就要把鏟子收回去,一縷白煙便立刻遁入了他的鏟子裏頭。

「嗚嗚嗚……官人欺負我,我不想變成鏟子精。」

那女孩,便從鏟子裏頭冒出來,朝李佑哭訴起來。

張麒麟早就察覺了李佑的異樣,將墓室之中的煙霧收走之後,李佑就對着燈爐神神秘秘地嘟囔。

多半是和裏頭的魅靈在講話。

李佑這麼獃獃萌萌的,說不定被魅靈騙着幹什麼,張麒麟不說話,就一直看着李佑。

見有一白煙竄進了李佑的鏟子裏,他也懂這魅靈,是要找另外一個器材過渡。

看李佑和自己鏟子聊天的呆樣,張麒麟倒也不想多作干涉了,畢竟這魅靈脫了迷煙,就等於是自廢武功。

移到別的東西上,就變成了普通的器靈,除了能聊天以外,倒也沒別的能力了。

李佑見自己這鏟子會說話,倒也覺得蠻有意思,湊在鏟子邊上問道。

「你現在有什麼能力不?」

「嗚嗚嗚,奴家現在是個鏟子精了,這鏟子好醜……」

聽着這女孩懸在鏟子上哭嚎,李佑真樂呵了,轉頭一看張麒麟正盯着自己,便悄悄地將鏟子收在身後。

好像小孩在外頭偷偷買了玩具,不想讓家長知道似的。

見李佑好像挺高興,張麒麟便也假裝不知道,扭頭繼續看看,這個墓室有沒有其他道路。

剛剛李佑追吊墜的通道,張麒麟出來的時候,便留意看了看,那是個死胡同,並且吊墜的方向,發生了改變。

指著……

他順着那個方向一看,發現了那個方向的石壁,並不是由一塊接着一塊的石磚砌成。

而是一面完完整整,長寬都大得離譜的石壁。

上面雕刻着的圖紋,更是讓張麒麟有些驚異。

中心處是一隻麒麟,而在四周化出來了,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聖獸!

圖紋所畫的,竟和他身上的紋身一致!

看來,這座古墓,果真和他的過去有關聯。

他曾記得,許久之前,他的身上只有麒麟的圖案,在後來卻無端多出了四聖獸的圖案。

這期間的記憶,應該與這墓有關。 晨光熹微,山間雲霧繚繞,青翠的山峰此時朦朦朧朧,如那暈染的水墨之畫,神秘而悠遠,寒露掛在枝頭葉稍,一道人影踏葉而過,驚醒了露珠們的美夢,一時間如星雨落入晨光中。

白瑧到演武場時,已是雲霞蒸蔚,太陽星露出了頭,披着一層橘色光暈。

迎著晨光,演武場已有了許多人,白瑧沒有停留,她要先去跟沈師兄打聲招呼。

她還是有些怕面對這位「殺手臉」的師兄的,一臉冷酷不苟言笑,身上隨時冒着一股鋒銳之氣,還有那一身標誌性的黑衣服,可不就是一個冷麵殺手形象。

還沒到門口,就見李澤已等在那。

李澤見白瑧一身風塵僕僕,渾身亂糟糟的,小臉微白,顯然是被山間冷風吹的,抬手給白瑧使了個除塵訣。

「怎麼弄成這樣,融炎佩呢?」

低階修士不能長久施放靈氣罩,融炎佩便是低階修士過冬的必備法器,可以保持修士仙風道骨的風姿,還能生成一個可調熱量結界,融炎佩就成了最受歡迎的低階法器。

「在洞府呢,我不冷,就是風大了些!」

白瑧本來打算到了門口再整理儀容的,不想李澤等在門口,她這狼狽模樣被看個正著,幸好她今日梳了道髻,否則以葉渡的速度她的形容肯定更亂。

李澤今日專門給自家師父請了安,之後就在門口等著。

「師父在裏面,我帶你進去!」

白瑧跟着李澤進了洞府,沈天光此時端坐在堂上,正拿着枚玉簡看得極為投入。

見兩人進內,放下玉簡,寒星似的眸光落在白瑧身上。

「沈師兄早!」

白瑧趕緊躬身作揖,她可受不住這位師兄的打量,這位師兄不僅氣勢過人,還是個真真的冰靈根修士,看人一眼似是能把人凍住。

「嗯,師父已經傳訊與我說了,你安心跟着李澤他們修鍊,有不懂的可以來問我,平日也可以跟着他們外出歷練。」

聲音還是那般清潤淡漠,白瑧覺得其實這位師兄也是位隱藏的主角,只是與初玉相比,更冷酷英朗。

「謝謝師兄,那我去練劍了!」

沈天光淡淡嗯了一聲,點頭應允,繼續看着他的玉簡。

白瑧戰戰兢兢地退出房間,轉身舒了舒氣,她感覺這個師兄比師父氣壓還低。

師父是冰山雪蓮,這沈師兄就是南極冰山,時時刻刻散發着凜冽的氣息,是純粹的冷,傳說中的冷麵王、冷麵殺手之類的估計也就是這樣了,那氣息,就是刮骨寒刀。

修為淺薄的白瑧,只以為這是個人的氣場,卻不知道沈天光初初領悟冰之劍意,劍意無法內斂,所有靠近他的人便會被這劍意影響,而他的師父妙清真君已經可以劍意內斂,隨心所動了。

「原來你這麼怕師父!」

李澤以往經常被白瑧嘲笑,他還以為白瑧什麼都不怕呢,見白瑧這麼連連抹汗,忍不住打趣。

「你不怕?不覺得身上發寒?」

白瑧白李澤一眼,這傢伙小的時候被靈鼠追着都哇哇叫,更何況冰山師兄這麼嚇人,李澤若是不怕她才不信呢!

「我,我那是,敬畏,什麼時候我才能有師父那樣的氣勢!」

李澤抖了抖小身板,顯然也是心有餘悸,不過他說着說着,就覺得理直氣壯起來,昂起他的腦袋,一副憧憬的模樣,似是在暢想,他已經變成人人敬仰的高階修士。

白瑧搖搖頭,這娃有英雄情節,不過誰小時候沒有個英雄偶像,她小時候還披着床單當披風,拿着竹竿當寶劍,也想像大俠一般快意恩仇,不過那般單純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就算她重新投了胎,有沒了那般的心態,小夥伴的志向還是聽讓她羨慕的,單純而生機勃勃。

「好好修鍊,總有一天你也會像你師父一樣厲害!」

白瑧收拾了心情,拍了拍李澤的後背,讓他趕緊走,感覺站在門口也不安全。

房內,拿着玉簡的沈真人,此時嘴角微勾,似是看到了極有趣的事情。

「試劍台有很多師兄師姐,也有心動期的,他們有時候也會帶我們去做任務。

不過你到時候跟着我,我跟你對招。」

試劍台並不是只有他們幾個,所有對劍氣稍有領悟的弟子,都會到試劍台切磋,這樣有利於他們掌握劍氣。

「小師弟,你今日來晚了,來,讓師兄陪你過兩招!」

兩人剛踏入演武場,一柄長劍瞬間滑過李澤耳側,白瑧當下腰身往後一仰,斜身退了一步,避了開來。

李澤已和來人過上招,二人你刺我擋你劈我挑,一時間劍光閃爍,互不相讓。

來人的劍氣明顯比李澤的深厚,李澤堅持了十多招便現出頹勢,一陣電光火石,李澤被掃落在地,身上已經掛了彩。

「出去一趟有長進了啊,怎麼樣,要不要再來一場?」

來人是一十七八歲模樣的青年,面如冠玉,一副富家公子的派頭,只是嘴角掛着一絲似有似無的惡意,看起來不像個好人。

此時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跌坐在地的李澤,居高臨下似是蔑視。

見李澤此時面色不好,白瑧猜測這人可能與李澤有怨,小男孩最是好面子,如今在她面前丟了臉,她還是不要上前,靜等他們的說法。

「多謝卓師兄賜教,今日師弟還有事,就不奉陪了!」

那富家公子便是李澤口中的卓師兄,那卓師兄斜眼打量著邊上的白瑧,上下打量的目光很是挑剔。

「呦……這小傢伙是誰啊,開光一層也學別人來試劍台啊!」

他身後的幾個弟子也跟着一起起鬨,在那哈哈大笑,白瑧頭冒黑線,這一群紈絝惡霸的既視感。

白瑧裝作沒聽見,上前拉起地上的李澤,這小傢伙真是勇氣可嘉,這麼點大就跟人家打架,看來以前業沒少被欺負,難得的是從來沒聽他提過。

「走了!」

試劍台在演武場內側,白瑧拉着李澤往裏走,欲要穿過這群好事者。

「這是哪來的膽小鬼!看這穿的,一副窮酸樣!」

。 「的確如你所說,巨魔的確很難與人類溝通,想要讓他們達到人類的高度,還需要其他的兩個組織,也就是接下來我要說的歐西里斯教堂與歐西里斯學院了。」

這個回答讓阿諾斯有些不大明白,一個宗教和一個學院就能將巨魔變為可以和人類一樣思考的存在,的確有些超乎常理。

「在《希姆之書》中提到,當歐西里斯神得到足夠的信仰時,會擁有啟蒙的力量,而這樣的力量就是可以讓巨魔變得更聰明的辦法,當然,這隻不過是短期的計劃,而真正的長期計劃,還是需要歐西里斯學院,將幼小的個體放入歐西里斯學院中進行教育,可以從根本上提高智慧。」

卡恩村的村民們已經意識到『神跡真實存在』,而且與《希姆之書》上說的絲毫不差,而翻譯《希姆之書》的拉斐爾顯然最具有話語權,『啟蒙』這個抽象的概念在他口中變為具象,總之就是可行。

在這點上,在場的所有人的看法驚人的統一。

「看來大家都同意了啊。」

所有人同時點頭。

「好,三個組織已經確定了,阿諾斯,你有什麼想法嗎?」拉斐爾將山芋拋給同為希姆隨從的阿諾斯。

「既然這樣的話,我也來說說吧,卡恩村目前的發展方嚮應該是農業與製造業,也就是種植農作物以及生產武器與藥劑等,我希望能有一個可以掌管所有產業的組織,可以快速的發現問題與需求。」

「是類似於王國的糧草部一樣的組織嗎。」老村長說道。

「阿諾斯所說的,的確與糧草管的性質相差不大,這的確是一個很有建設性的設想,但是由此將會延伸出很多的問題,比如需求的工人由誰調派、需要的金錢由誰給予等等,總不能全部由懷特大人掌管吧。」

「那就再增加幾個平行的組織就可以了。」這的確也在阿諾斯的考慮範圍之內。

「這樣吧,阿諾斯所提出的組織予以採納,相應的再增加三個組織,一個管理人口及其調配的組織、一個管理金錢及其分配的組織、一個管理資源及其分配的組織,怎麼樣?」

「對對對,這樣分工的確很有幫助。」老村長非常贊同。

這樣一來,明確的分工將會確立明確的目標,相互之間銜接配合,可以很大程度上提高效率。

「大家有什麼想法嗎?」拉斐爾看向克萊菲爾謝。

「嗯,我有幾個想法,可以借鑒王國的模式,設立魔法省與戰士省,分由魔法長與戰士長掌管卡恩村的軍事力量與軍事行動,再往下以實力逐級設立官職,至於對外的話,還可以再設置『法院』『外交院』以及『監獄』等組織。」

「這樣的話感覺組織就有點太多了,可以合併一下。。。」

接下來的會議,都是由效忠於希姆的人主導,討論的話題已經遠遠超出了老村長與壽限無的認知,他們乾脆保持沉默。

最終,卡恩村設立了十二個組織,並且確定了部分組織掌控者的人選,擁有了一個獨特的框架。

首先是由統治者懷特掌管的『高庭』,由其他十二個組織的掌控者構成,而懷特擁有最高的權力。

在此前拉斐爾已經徵求過飛飛的意見,飛飛則表示卡恩村目前是懷特的所有物,自己不會參與,不然卡恩村這時候將有兩位最高統治者。

在『高庭』之下,有歐西里斯教會、歐西里斯學院,掌控者均為拉斐爾;

由各種族代表所組成的『民院』,代表人物目前只有老村長、壽限無;

合併了所有戰鬥力量的『戰鬥省』,暫定選定克萊菲爾謝為人類的掌控者,魔物的掌控者暫時選定為羽紗,而亞人類的掌控者暫時定為壽限無與冷冰冰。

在此之下還有『大工坊』、『金櫃』、『人才部』、『資源部』、『外交省』、『裁決省』、『斷罪省』,除了大工坊確定阿諾斯為掌控者之外,其他的還沒有合適的人選,加上目前沒有設立的必要,暫時由拉斐爾統一調配。

卡恩村的十二支隊伍也被拆分到相應的組織中。

「現在卡恩最缺少的就是人口,只有大基數的人口才可以產出足夠的人才,而王國此時的人口大多數都被掌控在貴族手中,貿然吸收恐怕會發生意外,大家有沒有什麼好的提議啊。」

會議開始討論第三個議題,人口是目前卡恩村面臨的最大的問題,金錢方面的需求暫時沒有那麼急切,畢竟現在村中已經完全有能力吃飽。

「我聽哥布林們說,在都武大森林中還存在著很多哥布林的部落,而且在都武大森林北邊還存在著很多亞人。。。或許。。。」壽限無說道。

他並不確定自己這個提案是否正確,但是目前吸收人口的方式貌似只有這一條。

「你的意思是吸收那些亞人嗎?」拉斐爾想到那個在森林中暗中觀察卡恩村的蜥蜴人,恍然大悟。

(希姆大人不擊殺這個蜥蜴人,或許就是這個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