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言再次看了一眼重症監護室的老爺子。

喻言再次看了一眼重症監護室的老爺子。

怎麼就這麼巧合?

陸知衍才出事,老爺子就突然發病了。

這件事也太蹊蹺了。

絕對有問題!

「周深。」喻言對周深使了個眼色。

兩人一齊走到了一邊。

李叔的目光追着兩人看了過去,不多時便離開了。

「爺爺的病來的奇怪,你要是查不出原因就想辦法把他轉移到可信的醫院,找人看住。」喻言說着話,視線瞄向了李叔的方向。雲纓看著手中的這一枚星辰神礦,也是十分欣喜若狂的。

她本來還在糾結著,如何獲得那些稀有的礦物,給自己的掠火槍鍛造加強一下的。

畢竟這些稀有礦石,那都是以無數同樣的礦石熔煉為一小枚,可以說是稀缺的很。

就比如說,這一枚星辰神礦,就是以無數星辰之脈,還有無數蘊含了一絲道

《神祗:億萬倍強化的我加入聊天群》第一百九十章:我白小純要三千佳麗。 晚上溫惜回到了酒店。

忙了一天,晚上下了戲還拍了一本雜誌,卸了妝,洗了澡,溫惜終於休息下來,拿出手機準備聯繫一下風珏發給自己的這個號碼。

她在手機上輸入了號碼,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號碼跟陸卿寒的手機號相差沒幾位,而陸卿寒的手機號自己的手機里存了,她手一抖,下意識的撥了出去。

這才發現撥給了陸卿寒。

溫惜手忙腳亂的掛斷了通話。

還沒等她喘口氣,忽然手機響了。

正是陸卿寒撥回來的。

溫惜接通了。

一道清冷的男性嗓音,隨性而沙啞,「有事?」

「啊,沒事,我……」溫惜正準備說,是自己不小心撥錯了。

就聽着那端陸卿寒說道,「收工了?」

「嗯,6點左右就下戲了,拍了一個雜誌到現在。」溫惜聲線輕柔的如實說。

以前面對面的時候,她還能看到男人臉上的情緒,即使他沉默不出聲,她也會隱約的根據以前她對陸卿寒的了解猜測到他在想什麼,此刻隔着萬水千山,在聽筒裏面,聽到他的聲音,聽到他的沉默,聽着他的呼吸聲音,溫惜忽然有種複雜的心情。

「我……剛剛洗了個澡,現在再看劇本,正準備給一個朋友打電話聊點事情,不小心,不小心……」她咬了一下唇瓣。

「所以,你不想給我打電話,是因為你不小心點到了我的號碼,對嗎?」男人的聲線清冷平靜,分不清楚是生氣還是不生氣。

溫惜咳嗽了一聲,「嗯。」

「那你想給誰打電話。」

「我,我也不知道……」溫惜確實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只是風珏的助理把對方的號碼發給自己,說是叫秦先生。

「溫惜,你是在逗我嗎?」那端男人,確實笑了一下。

笑意很淺,但是溫惜竟然察覺到了。

「是真的,我確實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名字,陸卿寒,你是不是,不高興了?」

「我是你老公,你去K市已經一周了,一周沒有給我打電話回消息。」

「啊……」溫惜瞳仁微微瞪大,睫毛顫抖了一下。

他這是??

希望她打電話嗎?

「溫惜,如果不是因為你撥錯了電話,你是不是今天也不準備主動聯繫我一下?」

「所以,你很希望我主動聯繫你嗎?」溫惜反問了一句。

「咳,嗯。」

溫惜只覺得自己有些臉紅了,怎麼回事,因為男人一個電話就臉紅起來,心臟也不爭氣的跳的很快。

「我以為,我給你打電話會打擾到你。」陸卿寒現在跟以前完全變了,有時候作息習慣都跟以前不一樣了,就連口味喜好,都有了變化。

面對這些陌生的變化,溫惜有些無措起來。

除了這一張臉,這個男人此刻不是她熟悉的人了。

「我……」陸卿寒想說自己明天去K市。

但是又想了想,不如直接過去給她一個驚喜吧。

聊了幾句,掛了電話。

陸卿寒看着手機。

此刻,徐姐笑着做好了夜宵送進來,等着陸卿寒掛了電話才走進來,「少爺,是不是給少奶奶打電話的,少奶奶去拍戲要好長的時間啊。不過少奶奶演的電視劇真好看,她可是現在娛樂圈最紅的女藝人之一。」 剛開始,李芷茹忙着躲記者,想着怎麼順利脫身,並沒有往一一身上想,也沒有空想。

但是當她接二連三的被曝出醜聞,還都是以前的事,一樁樁一件件,事無巨細的被曝光,她隨即便想到了一一。

除了一一,她想不到有誰還能這麼清楚她以前的所作所為。

至於她曾經欺負過的人,都是些無權無勢的人,而且之前也都用錢善後過了,應該沒有膽量在把事情曝出來。

更何況操控經紀人解決。

能有這種權勢的,她想來想去,唯一的可能就是李一一,畢竟她身後現在有楊家有邵家,捏死她就像捏死螞蟻那麼簡單。

想到這,她突然起身回房拿了個帽子,墨鏡,口罩戴上,捂得嚴嚴實實,恐怕連她親媽都不一定認出是她。

「Cherry,你這是要去哪?」助理一見她要出去,便下意識的伸手去阻攔,「外面都是記者,公司讓你這幾天就呆在家裏……」

女人腳步一頓,抬頭看向助理,「幫我引來記者,我要出去一趟。」

「不行啊,公司……」女孩搖搖頭,不論李芷茹怎麼說,她就不是不肯當她離開,李芷茹雙目凌厲的看着她,堅持離開。

這下子,可怕小丫頭急壞了。

她扁扁嘴一副要哭卻又強忍着不哭的模樣。

李芷茹啞然,頭疼的看着她無聲的嘆氣,拍拍她的肩,放輕語氣,「我知道你也是奉命行事,但是你也知道,公司查了這麼久……我已經猜到是誰了,我現在要去見她,把這件事處理了。」

「那,那我們告訴公司,讓公司去找那個人不好嗎?」

「如果對方只是要錢,這樣做當然是最好的可惜對方要的並不是錢,這件事公司出面並沒什麼用。」

何況……經紀人都能是她的人,誰知道公司里有沒有她的人?

她在心底無聲的說道。

難得,難得一次她頭腦清醒,邏輯分明。

女孩為難的看着她,心其實已經被她說動,只是……放了她,要是在出點事,她就難辭其咎了。

Cherry是藝人,為公司盈利了不少,如果公司有心要捧,等風聲一過,還是能火,但換成是她,恐怕只有被辭退的命運,如果再被……那她就很難再這個圈裏混下去了。

就在她左右為難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她連忙跑到沙發前,翻出包包里的手機,看到上面的來電顯示。

頓時輕鬆的笑了,不安的一顆心終於放鬆了下來,她的救命稻草來了。

可能因為太激動,她並沒有注意到客廳里的人已經悄悄離開了,等電話結束,她這才發現人沒了,一下子慌了。

手足無措的重撥電話。

而這是李芷茹已經成功的從記者眼皮子底下離開,來到了和一一約好的地方。

不得不說,她還真是警惕,選的地方都是這種記者都無法混進去的餐廳。

一一嘲諷的一笑,視線掃了四周一圈,並沒有看到李芷茹,她拿起手機剛要打電話問李芷茹在哪,面前就突然出現了一個服務員。

「您好,請問是李女士……」

一一微微一愣,轉念一想,李芷茹現在常用的是英文名,依照目前的情況,她確實改用原名比較合適。

畢竟,在這風頭上要是再被透露了行蹤,她想避而不見也不行了。

一一衝着服務員微微一笑,禮貌的點頭示意對方帶路。

「日理萬機的Cherry小姐,今日怎麼想起來邀我這個平民見面了?」

一一唇角輕佻,她的嘲諷讓李芷茹的面色鐵青。

一一本以為她要開始進入戰鬥狀態,可是等了一會兒,並沒有等來,而且某人竟一反常態的,態度好的要死。

臉上因為硬扯出來的笑容,變得有些悚然。

搞得一一背脊發涼,很不給面子的直接戳穿她。

「有事說事,別勉強假笑,我怕我晚上做噩夢。」

一一的一番話讓李芷茹的笑容瞬間消失。

「妹妹這話太生分了,我們姐妹許久未見,出來聚聚也是理所當然的……」

一一實在聽不下去了,開口打斷了她,「Cherry小姐太會開玩笑了,你姓李,我姓邵,我們可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你要是繼續這麼陰陽怪氣的,

那我就先走了,我沒空陪你閑扯。」

她說着,就做出一副要走的樣子。

李芷茹嚇得連忙攔住了她,「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就直言了,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撤回那些曝料……」

一一盯着她,沉默了許久,搖搖頭,「我沒辦法幫你做偽證,何況我也不想自己打臉。」

「如果只是為了這件事的話,那我們沒什麼好談的。」

這一次,她是真的轉身準備離開。

事情還沒解決,李芷茹又豈會那麼容易放過她。

她伸手死死的拽著一一的手腕,一一吃痛的抽了口氣,強勢的甩開她的手,低頭看着自己白皙的手腕上,那指節分明的指印。

沒好氣的剜了她一眼,「你膽子還真不小,不知道傷了我的後果嗎?」

她最不屑的就是狗仗人勢的東西,但是今天她也忍不住想要狐假虎威一番,畢竟看到某人受刺激,她真的覺得挺爽的。

「你……」某人在暴怒之前,調整了一下呼吸,壓制住自己情緒。

「為什麼?我自問最近沒有得罪你啊,為什麼要這麼針對我?」

「這個你應該回去問你媽,我給過她機會,她不珍惜,那沒辦法,我只好弄出點事情來,給你們點……」

「我媽?我媽她怎麼了?」

李芷茹一臉茫然,一一審視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她演技有所提升了,還是真的不知道,竟真的看不出她是真是假。

「你媽不顧警告,接近我媽,企圖在我家指手畫腳,甚至……也不想想她自己對我做的事,不誠心悔過,還想歷史重現

也不想想,我邵語汐還是那個任由她拿捏的李一一嗎?既然你在這,我也不妨告訴你,我要毀了你,

至於你媽我也要一併毀了,讓她受盡冷暖,嘗盡苦楚,生不如死……」。 九江的這片天。

張威他們三個人,要一起撐起。

九江的勢力,九江的巡察司,還有九江戰部。

這三股勢力。

能夠連成鐵板一塊,一起為九江的發展做貢獻。

李初晨也很欣慰。

給鄧振林打完電話后,李初晨就繼續向前追蹤過去。

伊莎貝拉的衛星電話,不在她身上。

李初晨就不能再依靠白澤,給他提供任何消息。

他只能靠自己。

憑自己的直覺去追尋。

李初晨的速度很快。

他就像是黑夜裏的精靈。

身影幾個曲線折射間,就已經來到幾公里之外。

漆黑的夜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