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而現在的家教平台雖然在國內知名度很高,可是依舊在金城的一畝三分地上運行,就連整個耳龍省都沒有鋪開,更不用說是走向全國了。

未聞花名 > 未分類 > 因而現在的家教平台雖然在國內知名度很高,可是依舊在金城的一畝三分地上運行,就連整個耳龍省都沒有鋪開,更不用說是走向全國了。

現在可是有很多跟風的家教網上線,小佳卻是還只能死守著那麼一點兒的數據,這讓小佳自然是焦急不已。

人工智慧的成長太需要數據了,人工智慧就是小樹苗,而數據就是小樹苗所必須的水分,沒有水的灌溉,那麼小樹苗長不大不說,還有可能半死不活乃至於死亡。

雖然小佳不至於無法成長,但是和其他的兄弟姐妹們相比,就差的太多了。

甚至現在就連小智都要崛起了,小佳的家教平台依舊是遙遙無期。

現在夏宇召喚小佳,自然讓小佳激動不已,她的情緒一下子高漲了起來。

小佳的情緒,讓夏宇心中暗暗一驚,不過表面上並沒有顯露出來,心中卻是大為歡喜。

「果然家教平台潛力無窮啊,現在只是靠著金城的數據,竟然就讓小佳,誕生出了這麼強烈的情緒,如果能夠真正在全國運營,那麼小佳的成長必然會超出所有人工智慧子體啊!」

夏宇也是吃驚不小,他雖然極為看重家教平台,甚至當做了最重要的項目對待,這也是夏宇遲遲沒有推廣家教平台的原因,就是因為太過看重,才會更加小心一些,希望家教平台可以成為一款立足華夏,和華夏一起成長的偉大項目。

而夏宇的顧慮也是必要的,只是區區金城這麼一個小地方,人口剛過三百萬的城市,卻是在運營的過程之中,出現了許多問題。

這些問題雖然都逐一解決了,甚至在小佳這裡也模擬了推向全國之後的解決方案,不過夏宇卻是依舊沒有放開口子,而是讓所有家教平台的工作人員,繼續穩紮穩打的小心耕耘。

家教平台乃是關乎到教育的大事,教育乃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最重要的工作,教育影響的不僅僅是一代人,甚至會影響到以後的子孫後代,因而必須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才行。

事實證明,家教平台有著自己的優勢一面,那就是可以形成雙贏的關係,支撐大學生更好的完成學業,並且更加認真的對待學習,不再荒廢自己的四年時光。

同時家教平台,也有助於廣大的中學生,更加牢固的掌握基礎教育知識,讓他們打下更加夯實的基礎。

但是這其中也避免不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加劇了學生的競爭,加大了大城市孩子的優勢。

只是這個問題,暫時的夏宇根本沒有解決的辦法,畢竟大多數城市,實際上是沒有大學的,就連大專都沒有,這些沒有大學的城市,中學生自然要更落後大城市的學生。

想要解決這個問題,也唯有依靠國家的資源、政策傾斜才能做到,目前的夏宇雖然在華夏國內已經擁有巨大的影響力,但是還無法直接給國內的教育大佬提建議。

這也是夏宇遲遲沒有推廣家教平台的原因之一。

不過夏宇也在儘可能的彌補這件事,那就是他已經命令成立了專項的貧困學子扶持基金,這個基金正好將所有的盈利全部吸納,從而用作慈善事業。

這個項目目前已經展開一段時間,已經重點對金城以及耳龍省下轄的偏遠山區的孩子,提供了寶貴的援助,讓那個大量的面臨輟學的貧困高中生,有了重新上學的機會。

只是現在雖然在金城的家教平台,已經運營到了極致,也為貧困學子扶持基金,注入了大量的資金。

但是教育行業,果然是恐怖的吞金巨獸,想要支撐所有的耳龍省貧困高中生重新上學,實在是困難重重。

耳龍省是西部欠發達省份,本身的經濟就極其薄弱,千溝萬壑的黃土高原和連接的青藏高原,有著大量的貧困地區,因而根本無法完全支撐整個基金的運轉,依舊有大量的地區,還無法建立貧困學子扶持基金分部。

因為這件事,現在的家教平台負責人,可是頻繁跟夏宇請示,希望擴大家教平台運營範圍。

「雖然家教平台,還有著許多的負面作用,這些負面作用甚至根本沒辦法解決,這是未來都無法解決的事情,那麼我也不能再顧慮了,相比較家教平台的好處,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而且現在運營如此之久,能夠解決的問題,已經全部完美解決,也是時候擴大家教平台的範圍了!」

夏宇如此想著,就讓小佳將他所知道的解決方案,形成了文字,慢慢的看了起來。

三天之後,夏宇才是用心的看完了這些內容,心中也下定了決心。

「那麼就直接推廣吧,各種問題已經完美解決,哪怕是覆蓋整個華夏,也會有著完善的解決方案,那麼就直接開始啟動全國推廣計劃,正式發動夏宇集團的一切資源,推廣家教平台,如此一來依託廣大的大城市,也可以給予貧困學子扶持基金,充足的資金,從而讓更多的貧困學習繼續學業,甚至擴大到整個適齡兒童!」

如此想著,夏宇就不再猶豫,直接開始下達了一系列命令。

而家教平台的負責人,也是通過自己的努力,正式得到了夏宇認可的黃明生,接到了消息之後,興奮的尖叫了起來。

「太好了,太好了!夏總終於決定推廣家教平台,在全國地區運營了!」

黃明生的話音落下,頓時整個家教平台的工作人員,紛紛喜極而泣,他們做的努力終於沒有白費,家教平台終於可以在全國運營了!

。一人一僵,一跑一追,在黑暗的山洞裡,兩個人影都在以極快的速度運動。

但這裡畢竟是呂末年的老巢,當年躲避道門追殺的地方,這裡他可是費了很多心思的。

要是這樣還能被追到,那他早就死了幾百次了。

胡小飛這時候也發現了自己好像已經感覺不到天僵的氣息了。

「追丟了嗎?

《九叔世界里的道士》第一百四十八章玩的有點過了 第二百四十二章2013級新生

8月15日,天氣晴朗,清風和煦。

水木大學的校園裡,充滿了陣陣的青春活力。

一個個學長提早返校,擔任接新生志願者,學長們如同披着羊皮的狼,和清純如同小白兔的學妹們聊着,介紹着水木,比如水木的歷史,各個建築物背後的故事,水木著名的老師。。。。。。言語之中帶着幽默,讓學妹們眼中都起了崇拜之色。

哪怕每一年新生報到前,學姐們會寫下一篇篇文章,分享自己的經歷以及所見所聞,告誡學妹們要“防火防盜防學長”,可是懵懂不知的學妹們總是比較少上網看這些,哪裡知道學長們的套路。甚至青春偶像劇看多了,還總是幻象着學長學妹的戀情。

秦元清等軍訓工作小組,正在進行最後的工作準備,確定軍訓期間的工作內容以及應急措施。

軍訓工作小組,除了秦元清這個組長外,還包括學校的後勤、財務、醫療小隊、各個班的輔導員。

有了去年的經歷,秦元清對於軍訓也算是輕車熟路,今年的軍訓增加了點別的內容,比如週末參觀愛國主義教育基地,請一些教授講國防教育,這一次軍訓期間就邀請了金一楠、局座、金政委、強哥等人開講座,輪流着上。

秦元清需要負責的是對整體的把控,與軍方的協調,時不時地在新生面前出現。

這一次新生報到,對於秦元清也不一般,因爲他的堂妹也是今年的高考生,以水仙市狀元的身份報讀水木,將是醫學院的新生。

秦元清並沒有親自去接她,而是晚上的時候叫上她一起去家裡吃飯,說來也真的是奇怪,他這一輩的親戚中,比他大的沒有辦法改變,比他小的愣是隻有這位堂妹能讀書,其他人就只知道玩,然後讀個職業中學。而堂妹也不知道是收了他的影響還是怎麼了,比上一世成績好了很多,上一世高考考了613分,然後選擇了醫科大學,因爲家裡都勸她說讀醫當醫生多好,收入高,社會地位高,暗地裡的油水也多,以後老了還能開個診所,一輩子富貴。

而這一世,堂妹‘秦燕玲’高考考了689分,成了水仙市理科狀元,比上一世高考足足多考了76分,然後填志願填了水木,然後還是報讀臨牀醫學類。

今年秦元清沒有參加高考命題,然後全國卷數學卷高考滿分的多達6萬多人,理綜滿分的3萬多人,而高考的熱點新聞降了一大截,與去年無法相比。

去年的考生看着今年高考,那是含着淚看完,他們對這一屆考生是羨慕嫉妒恨,怎麼偏偏上一屆、下一屆都那麼好命,偏偏自己這一屆這麼苦。

秦元清買了一部mate2送給自己妹妹,這mate2是6月份發佈的新款手機,屏幕比mate1大了不少,手機拍照功能比之前mate1提升了不少。

秦元清有時候很感慨,別看黑天鵝爆發後,醫護人員受到全社會的擁護和愛戴,但是當醫生真的很累,因爲現在讀醫和以前不一樣,以前本科畢業就可以進三甲醫院,可是現在水仙市的三甲醫院都要求是研究生畢業,而想要以後好一點,研究生還不行,得是博士畢業。

很萬惡的是,這個專業是真的是活到老學到老,你得每天都需要學習,經常性寫論文。然後在醫院,最不可缺少的是死亡,也許前一秒鐘還好好的,下一秒鐘人就死了。

醫患關係,越來越緊張,各地都不斷在爆發!受了氣,你還不能發泄,因爲你是醫生,你的責任就是救死扶傷。

秦元清還記得上一世,妹妹研究生的時候,看到自己負責查牀的一個病人,死了,打電話給自己,哭得一個厲害。還有一次,與患者家屬吵了起來,被老師批評教育,找自己哭訴。。。。。。在不斷的哭中,一步一步成長。

秦元清有想過勸妹妹不要讀研,可是最後放棄了,畢竟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選擇,既然她還是選擇讀醫,那就由她去。

新生報到的第二天,就是開學典禮暨軍訓動員大會,和去年一樣,9月1號前都是在學校操場進行軍訓,包括內務整理、站軍姿、隊列動作,9月1號開始離開學校前往軍營,在軍營接受訓練。

在軍營裡的軍訓強度不會提高太多,就是進行射擊訓練、演習訓練等等,這些都是軍營纔有着,要說強度高也就是行軍訓練。

在一個半月的軍訓中,不僅僅要新生提高紀律性,進行愛國主義教育,也是要他們鍛鍊身體,擁有健康的體魄,而不是病懨懨的,手無縛雞之力。

你說一個男的,白白淨淨的,斯斯文文,瘦的根竹竿似的,風一吹就要倒,日一曬就要暈倒,還怎麼搞研究,這不是扯淡麼。

秦元清就一直強調精氣神,鼓勵多運動,每次校運會,都會鼓勵大家去參加運動會。

畢竟他們又不像自己,擁有系統,可以不用訓練就擁有着健康的體魄。

新生開啓了軍訓時間,秦元清在主席臺上,忽然想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查系統了,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便意識開始查看自己的系統:

基本屬性:

宿主:秦元清

年齡:23歲

情商:115

智商:225

身體素質:10級(1/100)

技能:《高級唱功》、《顏真卿字體》、《吉他精通》、《高等程序精通》、《高等架構精通》、《高等計算機精通》

取得的榮譽:高考滿分狀元、CMO金牌得主、IMO金牌得主、3次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拉馬努金獎、沃爾夫數學獎、兩院院士、菲爾茲獎、陳省身數學獎、晨興數學獎、3次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

專業屬性:

數學:14級(950000/1000000)

物理:14級(500000/1000000)

化學:12級(2000/10000)

生物:12級(3000/10000)

再看系統右上角的學習幣:55000

這段時間,隨着研究楊·米爾斯理論,秦元清在物理方面知識也是突飛猛進,理論知識可以說大大的提升,而數學方面,在解決哥德巴赫猜想以及研究楊·米爾斯理論,都快要滿級了。

至於學習幣,隨着獲得國家級大獎,以及海內外各種小獎,累加起來也達到65000學習幣,可以說秦元清還是第一次擁有這麼多的學習幣。

“這麼多學習幣啊~~~”秦元清沉思了起來,隨後看向系統商城,65000學習幣都可以兌換系統任何東西。

比如原子彈技術、氫彈技術、核潛艇技術、航母技術等等,反正是目前世界已知的技術,都可以兌換。

當然這是單項的,也不是什麼都能隨便兌換。

秦元清忽然發現,一時間竟是不知道兌換什麼纔好,比如這航母技術,現在瓦格良號改裝後剛交付海軍,海軍還在熟悉着,都還沒徹底形成戰鬥力,你現在就算兌換航母技術,建造出比瓦格良號航母還先進的航母,海軍也得一步一步消化,會出現消化不良。

兌換轟炸機技術,現在華夏空軍的精力都是在四代機,想要四代機抓緊時間批量生產,批量生產後還得熟悉戰機、培訓飛行員,也得好幾年才能形成戰鬥力。而且他剛剛搞出珠峰航空發動機,現在研究院還在研製對標F135的航空發動機,沒有力量研究其他。要是他忽然拿出一款轟炸機,保準被抓去切片研究。

不過秦元清心中已經有數,就是兌換一款運輸機,運輸機和轟炸機,很多可就是相通的。

退出系統,秦元清也下了主席臺,到各個區域走一走,看一看,這一次水木大學3300新生,除了個別不適合軍訓外,總共有3100新生參加軍訓,最小年齡則是不滿15週歲。

是的,這一次誕生了一位不滿15週歲的學員,可以說這是一個天才,從小就有神通的美譽,幼兒園前就能識字3000,小學階段連跳多級,在中學期間就參加化學競賽,並且獲得華夏化學奧林匹克銀牌,然後在高中時學習也優秀的一塌糊塗,連奪三次華夏奧林匹克金牌,高考時更是成了全國卷狀元,爲了搶奪他,各大高校都搶破了頭。

秦元清聽了這個叫‘劉強’的事蹟,甚至都懷疑,這位劉強是不是跟他一樣是重生者,而且還有系統在身。

說實在的,他一直很羨慕那些系統在身然後無比牛叉的,可以翻手爲雲覆手爲雨,腳一剁地山崩地裂,牛叉的一塌糊塗的那種。相比之下,他這個系統簡直就是渣渣,還得自己努力賺學習幣,不賺學習幣那就什麼技能、技術都換不了。

而且最重要的,系統渣渣得厲害,你不去主動諮詢呢它就裝死,你諮詢呢它也不一定理你,反正他就覺得這個系統很一般,一點都不牛叉。

不過呢,也不能盯着劉強,不然的話別人就會怪怪的,也許用不了多久,就會傳出秦元清有特殊嗜好的傳聞了。

軍訓第一天,倒下了四分之一,讓秦元清心中那叫一個複雜,這一年的新生比一年的身體素質差,再這麼下去,會不會一個個男生都變成娘炮了?

唉!

都這樣的身體素質,學校一些人竟然還反對軍訓,反對運動鍛鍊,簡直是腦殘。 「我給一個邪病病人治病,使用了鬼星骰。不料,那邪魅相當厲害,將我鬼星骰中二鬼攝取而去。現在,三鬼同體纏鬥,病人……」

「啊呀,不好,不好,你一定是遇到了物精老魅!」

「物精老魅?」

「世間陰鬼物魅,大約有三種情況。一種是無冤無屈之鬼,因某種原因未能前去地府投生轉世,它們魂氣較弱,久而久之,會消散於無形;第二種是冤死之鬼,因冤氣太重,並不會消散,久而久之變成厲鬼,食人血,找替死,無惡不作;第三種也是冤死之鬼,但此種冤鬼並不到處流竄,而是長期附於某物之上,吸取天華地精,天長日久,魂氣越來越重,法力越來越強,經百年而成物精老魅。此怪功力強大,且邪惡勝於厲鬼。鬼星骰攝服此精怪本來輕鬆平常,但你的鬼星骰開光不久,威力不夠,因此反被物精老魅所制!」

鞏夢書娓娓道來,聽得張凡毛骨悚然:也就是說,連鬼星骰都奈何不了這老精怪?

「那怎麼辦?鞏老師,你給我出個主意!我現在可是束手無策了。」

「我對此,也只是書本上的知識,並無實戰經驗。書上說,鬼谷七星骰的開光,一靠自然開光,比如你的鬼星骰就是自然開光;二靠七星掌開光,也就是由七星掌大師,以七星掌氣,將骰內閉氣打開,並加持法咒,可使鬼谷七星骰攝取任何鬼怪!」

七星掌大師?

張凡眼前一亮:孟津妍的師父不就是七星掌大師嗎?

何不找他?

「不過,七星掌在世間絕跡己久,大師就更難找了。」鞏夢書語調憂愁地道。

「好的,我明白了,我一個朋友,可能認識一位隱世七星掌大師,我去試試看。」張凡道。

「那就好,快去快回,我估計三鬼附近,病人根本支撐不了多長時間。」

張凡鎮靜一下心理,告誡自己:此時,我必須鎮定自若,給旁人以信心,來穩住陣腳,否則權總家人豈能不鬧騰起來?

打開卧室門,張凡假裝輕鬆,對守在門外的一干人道:「好了,現在權總體內物魅己除,要靜息休養三天,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任何人不得進來打擾。」

幾個僕從和權總的老婆見權總閉目靜卧不動,頗為懷疑地看着張凡。

張凡對權總老婆道:「這三天之內,家裏最好不要有太大噪音,我三天之後回來,給權總回神。」

權總老婆半信半疑,又問了好多問題,好在張凡機智應答,又加上錢亮在一旁點綴,總算把權總老婆蒙過去了。

離開權總宅子,張凡給孟津妍打了個電話,然後和錢亮一路開車狂奔江清市。

錢亮其實早就看出張凡神情不對,便問道:「出麻煩了?」

「豈止是麻煩!簡直是災難!錢叔呀,你可是給我找了一個好活兒!呵呵。」張凡苦笑道。

錢亮不由得緊張起來,搓著雙手:「唉,這事,我其實也是想幫你個忙。你上次跟我說,你們村裏的工程隊沒活干,村民收入低,想幫村民找工程,我想到權總公司好多工程,若是你和他有聯繫……」

「錢叔,我明白。這事不管結果如何,我都不會怪你。」

兩人一路回到江清,錢亮在酒店下車,張凡開車直奔孟宅。

孟津妍滿心歡喜地在家裏等待張凡,見張凡來到,忙拉住他的手,詢問情況。

張凡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面露愁苦地看着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