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放聲大笑起來,笑的眼淚橫飛。

她放聲大笑起來,笑的眼淚橫飛。

「哈哈,哈哈……我葉菁菁輸了,我葉菁菁到頭來還是輸了啊。」

「但是,我不是自己輸的,那大長老機關算盡多年,不也是跟我一樣輸的一敗塗地了嗎,我葉菁菁還有大長老給我墊背。」

「我輸得不怨,不怨啊。」

她宛若是瘋了似的狂笑著。

「啊……」

下一秒她的嘴裡發出一聲慘叫,葉天傾推出的那道掌風已經印在她的腦袋上面。

葉菁菁只覺得自己的腦袋裡面,彷彿有億萬根銀針在扎,疼得她彷彿下一秒就會死掉。

噗通!

在慘叫過後,葉菁菁的身體化作爛泥,重重的倒在地上。

從今天開始!

這個世界上,在沒有葉家,葉菁菁這個人。

有的只是葉家園林內的一尊雕刻著,葉菁菁名字的墓碑罷了。

輕鬆解決掉葉菁菁,那接下來就該處理孔亮和孔方哥倆了。。 林珂一回來,林軒也找不到機會跟許夢妍玩了,看着林軒那不爽的樣子,許夢妍只是掩口輕笑,輕輕拍了拍他安慰他說晚上再去學校找他玩。

下午林軒又該回學校了,班主任開着班會說道:「這周後學校比原來新開設了幾個社團,有心理社,小說創作社,視頻剪輯社等。」

這些社團同學們自願參加,但是只收五十人,如果報名的人太多負責人就會設置選拔比賽篩選出這五十人。

時間是每周的自由活動時間和周四下午第四節自習,有意向的同學請報給我。

千萬不要小看這個每周只有四十分鐘的社團,這個學校之所以成功人士多可不就靠這些社團還有別的一些活動培養嗎?這高中的社團質量跟其他高中的社團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

名單一發下來,林軒本以為只有閑的沒事的人才會報這個,沒想到幾乎整個班都報了,沒報的都是走讀生,下了下午三節課就回家了。

看別人都報了,自己不報反而顯得自己不合群,看着胡大飛馬子翔都選了小說創作社,林軒也報了這個社團。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自習結束,林軒這三個晚自習都沒寫完作業,光想着跟許夢妍親親了。

許夢妍回了她的基地,一看到許夢妍回來,負責監視林軒的男人一下子急着說道:「喂,你怎麼跟那小子談上了?你這不胡鬧嗎?」

「怎麼,我談戀愛還要你管?管好你自己!老四。還有你的眼!我們做事的時候你別看!要我發現弄不死你!」許夢妍有些生氣的說。

「我不看還不行嗎,幹嘛凶我啊。」男人一臉幽怨的說。說完,男人摸摸許夢妍的手說道:「夢妍,我也喜歡你很久了,我也想要親親。」

許夢妍一把把手縮了回去,對着男人大罵道:「把你的臟手拿開!不然我真揍你!」

林軒下了晚自習給胡大飛和馬子翔說晚上不一塊走了。感覺林軒今天晚上好像有什麼很期待的事要做,胡大飛和馬子翔一臉猥瑣的看着林軒問道:「林軒,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倆啊。

林軒搖了搖頭,只是說找許夢妍有點事,沒有說要去干那種事。他最怕的事就是向別人吹了牛的事最後沒有完成。

到了學校圖書館後面,許夢妍已經倚在牆上等着他了。這塊地方晚上沒人來,也沒有監控,很適合做這種事。

「還愣著幹嘛,快點啊。」許夢妍小聲的催促道。看到林軒走到自己身邊,許夢妍伸出雙手攬住了林軒的脖子,然後踮起腳尖,閉上眼將嘴唇湊了過去。

林軒這次沒再磨嘰了,趕緊伸出手來捧著許夢妍的臉一口親了上去。許夢妍的嘴唇軟的很,這感覺舒服極了,林軒親著只感到渾身發熱,就像是大夏天站在太陽底下一樣。他的舌頭開始不自覺的舔了一下許夢妍的嘴唇。

…………………………………

林軒親了整整三分鐘才肯鬆口。

「怎麼樣林軒?什麼感覺啊?」許夢妍小臉微紅的說,故意扭頭不去看林軒。

「嗯………挺軟的,還有點甜味……」林軒有些尷尬的說。

「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快點回宿舍吧,有時間咱們再一起玩。」許夢妍說,還輕輕抱了抱林軒。

害怕被同學看出來後起鬨,林軒趕緊去洗手間洗了幾把臉,看臉色稍微正常點,林軒這才回了宿舍。只不過到宿舍前他的臉還是不自覺的紅了。

馬子翔一看到林軒那臉紅的樣子,馬上把林軒叫出去小聲問道:「你們倆進度怎麼樣了?」馬子翔以為兩個人還是普通朋友關係,結果林軒一說親到嘴了,馬子翔震驚的差點叫出來!

「卧槽恭喜恭喜啊!這就成了啊!」馬子翔興奮的說。

林軒一把捂住他的嘴說道:你小點聲!別給別人說啊!」林軒警告了一下馬子翔,畢竟這種事要是在班裏傳來可就麻煩了。

林軒第一次經歷了這種奇妙的感覺,回憶起其中具體的細節,林軒晚上心裏興奮的都睡不着了,這就是初戀的味道啊。

第二天早上社團填報結果出來了,這次新開的社團非常火熱,尤其是小說創作社,竟然有三百多人報名,遠遠超過了規定的五十人。因此社團的負責人也設計了一個比賽。

要求寫一段八百字的小說劇情,小說題材不限,人稱不限。結尾必須是喜劇,不得抄襲網上段子。說白了就是寫語文作文。

稿子於兩天後下午自由活動時間在211教室交給社團負責人,審核結果為次日上午,由學校U形廣場張榜公示(僅公示選中名單)

「寫個啥玩意好呢?」林軒心裏想着,很快,他就有了思路:「哈哈寫我對象!這不是現成的劇情嗎!」

林軒拿了張作文紙,回憶起自己怎麼進的警局,許夢妍又是怎麼把他撈出來的,拿起筆就開始寫了。

一回憶起其中的細節,林軒心裏就有種忍不住的小喜悅,尤其是許夢妍叫他親愛的的時候。把這段劇情寫完,正好過800字線。林軒又檢查了一遍有沒有錯別字,確認無誤后就收到了書包里。

晚自習結束,胡大飛和馬子翔還沒想好寫什麼劇情,看林軒也報名了,他倆便湊過去跟林軒討論一下。

「林軒,你已經寫完了?卧槽你怎麼這麼快?我們還沒想好寫啥呢?」兩個人吃驚的看着林軒說。

「害,我想像力豐富,僅此而已,文筆很差。」林軒一擺手說。

「讓小弟倆拜讀一下你的佳作唄。」馬子翔說。

林軒自豪的將稿子給了他倆,胡大飛看了文章后嘖嘖稱奇道:「不愧是大作家,你這長大后都能去當編劇了!」

「可算了吧,這稿子還不一定能入社團的門呢。」林軒裝謙虛的說。

馬子翔又一臉猥瑣的拍了林軒肩膀一下說道:「我還真沒發現,剛找到的對象就用進去了?」

「什麼對象?你倆成了?」胡大飛難以置信的問。

林軒還沒說話馬子翔就搶著說道:「昨晚兩個人不光成了還親嘴了,還有,這事不能給別人說。」

胡大飛拍了下林軒的背說:「小子,真讓你撿到大便宜了!看看你倆,郎才女貌啊。」 如蘭終於忙完了,摘下手套,把李新年上下打量了幾眼,說道:「李先生,不好意思啊,這麼急急忙忙把你叫到這裡來。」

李新年在如蘭面前比較放鬆,雖然她顯得優雅高貴,但也不像妙蘭那樣顯得不食人間煙火,如蘭畢竟是個少婦,優雅中也透著一絲嫵媚。

「我正想問問自己是不是已經病入膏肓了。」李新年帶著抱怨的語氣說道。

如蘭只是微微一笑,說道:「你應該能想到,叫你來這裡跟病情無關,妙蘭的話只不過是我教她說的一個借口。」

「借口?」李新年驚訝道:「難道你找我另有急事?」

如蘭點點頭,說道:「我們裡面談。」說完,把李新年帶入了一間僻靜的房間,裡面照例是清一色的紅木傢具,屋子裡照例瀰漫著一股淡淡的幽香。

剛坐下,上次見過的那個保姆就端了一杯茶進來,等她出去之後,李新年說道:「你不是有我的手機嗎?有什麼急事打個電話就行了,沒必要勞你女兒跑一趟。」

如蘭盯著李新年說道:「這事不能打電話,再說,打電話你也不一定肯來,所以只好讓妙蘭跑一趟了。」

李新年不禁有點納悶,如蘭為什麼斷定妙蘭去請自己就肯定會來呢?難道她這是在使用美人計?

會不會跟明天潘鳳的九十大壽有關,可蔣家人目前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更不知道自己明天要來賀壽啊。

如蘭沉吟了一下說道:「李先生,叫你來這裡跟你的病情無關,並且也不是我要見你,而是另外有個人急著要見你一面。」

李新年楞了一下,腦子裡忽然閃過戴山那天跟如蘭在竹林里又說又笑的情景,頓時驚的說不出話來,只是怔怔地瞪著如蘭。

如蘭見李新年一臉震驚的模樣,嘆口氣道:「你恐怕已經猜到什麼人急著見你了吧,說起來你們還真是一對難兄難弟啊。」

儘管如蘭沒有說出這個人的名字,可李新年已經斷定了自己的猜測,一瞬間什麼都明白了,頓時不禁大怒。

只是見如蘭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隱忍著沒有發作出來。

「你,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私藏警方通緝的重大嫌疑犯。」李新年吃驚的站起身來,一副正義凌然的樣子說道。

隨即站在那裡楞了一會兒,隨即大聲道:「我這就離開,我只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你只當我沒有來過。」說完,轉身就想往外走。

「李先生請留步。」

如蘭的聲音雖然不大,可就像是有某種魔力似的,李新年真的停下了腳步,慢慢轉過身來,說道:「你還有什麼吩咐?」

如蘭伸手指指李新年剛才坐的那把椅子說道:「請稍安勿躁,起碼也要把這杯茶喝了再走吧,你放心,妙蘭來的路上非常小心,不會有人跟蹤你到這裡的。」

媽的,怪不得妙蘭能直接找上門呢,原來是戴山這狗日的在背後唆使。

既然如蘭把自己誆到這裡來跟戴山見面,他應該就藏在附近。

如蘭為什麼會冒這麼大的風險幫助戴山?難道蔣家的勢力已經大到不畏懼公檢法的地步?

雖然上次見到戴山跟如蘭有說有笑,可也沒有發現他們兩有什麼出格的關係。

再說,像如蘭這種大家閨秀怎麼會跟一個那方面沒什麼用的人勾搭成奸呢?

這麼一想,李新年遲疑了一會兒,還是回到椅子里坐下來了。

說實話,他也是一個有著強烈好奇心的人,戴山的案子和顧紅疑似出軌一樣牽絆著他的心。

如果不是因為先前徐世軍說戴山已經把他出賣的話,只要條件允許,他還真想跟戴山見上一面。

媽的,這混蛋也真會選地方,應該沒人知道他跟毛竹園的蔣家有什麼關係,畢竟是來看見不得人的病,他還不至於出去到處宣傳。

「他為什麼要見我?」李新年怏怏問道。

如蘭搖搖頭說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許是信任你吧,否則也不會見你。」

「戴山在這裡還有什麼人知道?」李新年有點擔心地問道。

「就我一個人知道。」如蘭說道。

李新年稍稍鬆了一口氣,盯著如蘭問道:「你知道戴山的案子嗎?難道就不怕受到牽連?」

如蘭不慌不忙地說道:「我們做醫生的宗旨是治病救人,既然他找上門來,總不能把他拒之門外吧,再說,我欠他一個人情,只當是還他一個人情。」

人情?蔣家財大氣粗,要什麼有什麼,難道還有錢辦不到的事情?如蘭怎麼會欠戴山的人情?

該不會是為了戴山手裡的贓款吧?

畢竟戴山在如蘭這裡看病已經快兩年了,他會不會受到如蘭的誘惑而泄露自己的秘密。

雖說蔣家不缺錢,可戴山手裡的贓款足以令人眼紅的話,事情就難說了,這世上還有誰會嫌錢多呢。

不過,如蘭冒險收留戴山要是為了他手裡的錢的話,那就沒必要叫自己來了,難道她還指望自己幫她說服戴山把錢交出來?

如蘭見李新年坐在那裡怔怔發獃,以為他膽小怕事,於是擺擺手站起身來說道:「好吧,既然你不敢見他,那就算了,你回去吧。

戴山說了,見不見他你自己決定,他不勉強。反正我也只是盡人事而已,我想你還不至於出賣他吧。」

李新年見如蘭有送客的意思,站起身來咬咬牙說道:「我們畢竟朋友一場,既然都已經來了,見一面也無妨。

不過,我有話在先,也僅僅見個面而已,讓我幫什麼忙的話,恐怕就愛莫能助了。」

如蘭淡淡地說道:「我只要幫戴山見你一面,就算是還了他的人情,至於你們之間說什麼,做什麼,都跟我沒關係。」

雖然如蘭話說的敞亮,可在沒有搞清楚她欠戴山的這個「人情」之前,心裡還是保持一定的警覺。

畢竟,他今天還是第二次和如蘭見面,光看女人的外表早晚會倒霉。這可是他母親章梅經常掛在口頭的話。

「這麼說你知道戴山的真實身份?」李新年問道。

。衛容兒一邊和對方說着,就準備要把對方扶起來帶對方走。

她的速度很快,畢竟這裏到底不是他們官府而是王府。

她很害怕另外一個人會發現,所以在這個結骨眼上更是扶起了對方朝着外面走。

只是才剛剛走到門口的位置,院子裏面就出現了一些人。

「喲,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您老啊,只不過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擅自做主把人給帶走,這未免不太好吧!」

趙承啟臉色有些難看,他在那裏盯着對方,待到他一句話說完,他更是揮了揮手。

「把她給我……

《穿書之反派自救指南》第276章擅自做主 「既然你只是神皇初期的修為,那麼我也不需要費那麼多的功夫了,我直接的就將你給幹掉!」

「哼!就憑你?還不夠資格,就算是我現在受傷了,但是你還不一定是我的對手!」

林贊在聽到了沈天的話之後,也是不屑的說道,同時他的雙眸之中也是閃過了一道寒芒,緊接著就是再次的一拳轟出。

只見一個巨大無比的拳頭再次的朝著沈天砸落了過去,那一個拳頭上面,充滿了凌厲的勁風,彷彿能夠將空氣都撕裂了一般。

看到了這一幕之後,沈天也是不由的冷哼了一聲,然後他也是再次的抬起自己的雙拳,直接的對著林贊的這個拳頭迎了過去。

沈天現在也是十分的清楚,林贊的這個拳頭,他也是不敢硬碰硬。

否則的話林贊那個拳頭當中蘊含的力量,絕對是能夠直接將他的手臂給震斷的。

所以沈天在對抗林贊這一拳的時候,他也是選擇了硬碰硬的去抵擋林贊的這一拳。

只見沈天的這個拳頭上面,也是凝聚著無盡的光明靈力。

而沈天的那個拳頭,則是直接的撞向了林贊的那個拳頭,然後兩個拳頭也是直接的相遇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