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未聞花名 > 未分類 >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剛才,她都已經低聲下氣的跟他解釋了那麼多了,他竟然還在糾結那個電話?

那個會咬人的小狐狸到底是什麼人?

竟然能夠讓墨錦城對自己的態度發生這麼大的改變?

越想越不服氣,洛梓顏咬唇,「如果我不給呢?」

墨錦城不悅了,「還給我,別讓我再說第三遍。我沒什麼耐心!」

見他的語氣越來越差,洛梓顏那股子公主的傲氣也涌了上來。

「你非要接這個電話是嗎?我就不讓你接!」

說着,她竟然抬手就要將手機往地上砸。

不過她的手才剛剛舉起來,突然就被墨錦城握住了手腕。

他的力氣雖然只用了三成,但是已經足夠把洛梓顏弄疼了。

她咬唇,用力拽了幾次,可依舊沒有能夠將手抽出來。

「阿城,你……你怎麼能夠這樣對我?你……輕點,弄疼我了!」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墨錦城,紅了眼眶。

洛梓顏在其他人的眼底,就是一個清冷高貴的公主。

可這會兒,說話的時候,嬌嬌軟軟的,讓一旁的陸景深看着都忍不住有點心疼。

他皺眉,飛快的走了過來,一把搭上了墨錦城的肩膀,語氣十分的不悅:

「阿城,你不能這樣對十四。你弄疼她了,放手!」

墨錦城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心疼了?」

陸景深眉頭一皺,臉色飛快閃過一抹奇怪的神色,「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是不是胡說八道,你心裏有數。」扔下這句話,墨錦城直接轉身走了出去。

「阿城!」陸景深聲音一沉,正準備追上去。

可腳下的步子還沒邁開,就被一雙柔若無骨的小手個攥住了胳膊。

他腳下的步子一頓,回頭看了過去。

發現攥着他胳膊的不是別人,正是洛梓顏,他詫異,「十四?」

洛梓顏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濁氣,臉上浮起了一抹勉強的笑容:「可能阿城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吧,我沒事的。」

陸景深皺眉,「再重要的事情,能有你重要?」

要是在墨錦城出現之前,陸景深說這話,她的優越感會得到極大的滿足。

可現在,再聽這種話,就好像有人狠狠的用巴掌打她的臉。

洛梓顏語氣冷了七分,「我說我沒事。」

見她語氣不太好了,陸景深這才說道,「要不然,我送你回去吧?」

洛梓顏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點點頭。

***

而另一邊,墨錦城邁出門檻之後,他才拿起手機,「喂,顧兮兮?」

電話那邊的信號似乎好了一點。

在片刻的靜默之後,聽筒裏面傳來了顧兮兮冷淡的聲音:「不好意思打擾到你了,我打錯了——」

「……顧兮兮,深更半夜你跟我說你打錯電話了?」墨錦城聲音冰冷,十分不悅。

這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明明就是她給自己打電話的。

電話接通了之後,她的態度又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難不成就是因為剛才手機被洛梓顏搶走了,晚了一會兒回她的話,就這樣了?

「顧兮兮,我命令你,給我說話!」

墨錦城冰冷的開口。

可是對面卻遲遲沒有反應。

他皺着眉頭看了一眼手機屏幕,發現屏幕竟然已經黑下去了。

「……」

。 李初晨以最快的速度衝上山。

然後他就看見,孫欣欣,還有他們的女兒,被人吊在樹上。

母女倆,身上都有血跡。可見,她們都已經受傷。

「該死!」

李初晨鋼牙咬碎,目呲欲裂。

恨不得立刻就衝上去,把傷害他妻女的人,撕扯碎片。

但理智在提醒他,還不能這麼做。

孫欣欣和盼盼,她們母女倆的性命,還掌握在別人手裡。

而把她們母女倆抓來的人,和李初晨心裡的猜測相符。

他們,正是不久前,從望牛山上,被神秘人帶走的孫祁光,還有孫小宇。

當時得到消息,李初晨還疑惑,會是誰救走他們?

現在,李初晨心裡,終於有了答案。就是滅神殿出手了。

滅神殿,派人殺了張威的手下,把孫祁光父子倆救走。

現在,這對父子。

也成了滅神殿的棋子,回來報復李初晨了。

李初晨剛才,就暗中觀察過。

孫欣欣和盼盼,分別被吊在兩棵樹上。

李初晨雖然實力強橫。

卻沒有辦法做到,同時救下她們母女二人。

救了孫欣欣,盼盼就會死。

救下盼盼,李初晨就要捨棄孫欣欣。

不管是孫欣欣也好,是盼盼也罷。

她們,都是李初晨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無論如何,李初晨都不會捨棄,她們之中的任何一個。

所以,李初晨只能走出來。

他要看看,孫祁光他們,到底想怎樣?再伺機救下她們母女倆。

被吊在樹上的孫欣欣。

聽到李初晨那熟悉的聲音,她頓時激動不已。

但很快,孫欣欣臉上,那激動和欣喜的表情,就消失了。

她反而開始擔心起來。

因為她知道,孫祁光和孫小宇,把她們母女倆抓來。

就是為了對付李初晨。

孫祁光和孫小宇,就是要拿她們母女倆,掣肘李初晨。

有她們母女在手裡。

還不知道孫祁光和孫小宇,會怎麼對付李初晨呢?

「爸爸,爸爸,你快來救盼盼和媽媽。」

被吊在樹上的盼盼,這時也看見,李初晨正向她們走來。

小丫頭也是激動不已。

扯開喉嚨,就大聲地喊道,「爸爸,盼盼好疼,小宇舅舅太壞了!」

孫小宇聞言,就使勁拽了一下繩索,嚇得盼盼又是一陣大哭。

威脅了盼盼兩句,讓她住嘴。

孫小宇又指著李初晨大吼道:「站住,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割斷繩子,送你女兒上路。」

李初晨急忙止住腳步。

他看了看被嚇壞的女兒,頓時心如刀割。

安慰了盼盼幾句后。

李初晨又把目光,轉移到孫欣欣身上。

他滿臉愧疚地說道:「老婆,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害你們受苦了!」

孫欣欣含淚搖頭。

她聲音哽咽地說道:「李初晨,不關你的事。」

「你別管我,快去救盼盼。」

孫欣欣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她可以死,但女兒必須活著。

孫小宇聽到孫欣欣的話。

就冷笑一聲,指著李初晨,繼續威脅道:「你最好別亂動,否則,你就等著給她們收屍吧!」 她很努力的回憶,還是沒有辦法想起來一丁點夢裡的回憶。

「好了好了,不想了,那些都是假的,全部都是假的,別害怕,我會陪著你的,永遠陪著你。」

鄭樂樂點頭,然手伸手抱住蕭言。

而鄭樂樂不知道的是,她不但忘記了夢裡的一切,更忘記了更重要的東西。

她的眼淚流的越來越厲害,想要在腦海中抓住些什麼東西,但是到最後,卻發現什麼都抓不住。

她努力回憶,記得自己小的時候的點點滴滴,記得自己辦廠的所有經過,甚至和蕭言的相識相知相戀到他們的婚姻。

一切好似都沒有什麼問題。

但一切……又好似處處都是問題。

她不知道的是,她……徹徹底底失去了上一世的記憶。

徹徹底底的斬斷了和上一世的聯絡。

曾經的那一切,都不復存在。

而那些困苦,那些絕望,那些悔恨,都徹徹底底的留在了那場夢,留在了上一世里。

——

等鄭家人趕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林昭也顧不得女兒女婿的膩歪,快步走過去,小心翼翼的摸索著鄭樂樂的臉。

「樂樂,樂樂媽媽來了,媽媽來照顧你,沒事了沒事了。」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每一個人一開始最緊密相連的人就都是媽媽,而不管是誰,在最為難過和委屈的時候,以來最深的也是媽媽。

原本已經控制住情緒的鄭樂樂,在看到林昭的時候,嘴一撇,眼淚再次決堤,伸出手,投入到林昭的懷抱,徹徹底底將剛才還依偎在一起的蕭言給忘到了一邊。

正好這個時候侯子冀跑來。

「蕭哥,大夫要孩子爸爸去簽字。」

蕭言聽到動靜點頭,又看了鄭樂樂一眼,然後轉身跟著侯子冀走。

現在岳父岳母都來了,蕭言也就放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