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這些百姓沒有做出一些實質性的問題,但是李恪通過之前的判斷也能很明確的感知到。

未聞花名 > 未分類 > 就算是這些百姓沒有做出一些實質性的問題,但是李恪通過之前的判斷也能很明確的感知到。

那些西域士兵李恪能殺死,這些大唐的百姓,就算是有這種想法,肯定也不能通過自己的雙手去殺死。

畢竟這些都是大唐的子民,要是通過自己的雙手殘害,那和這些西域士兵有什麼區別。

「王爺,我們確定要走城中的位置?會不會是有些太過於冒險了,現在城中的位置可都是一些西域的士兵把守。」

「就這樣橫衝直撞的過去,顯然有些不符合我們之前的規劃啊!我們要以安全為中心,之後在延伸出一些小的計劃。」

聽見李恪的話之後,李白站在李恪的旁邊,滿臉無奈的解釋著,言語之間都帶有一絲焦灼的意思。

李恪能看到的東西,李白現在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內心肯定也有所牽制,所以面對李恪的說辭,李白自然是只能首先詢問一下。

不過歸根結底,現在李恪還是整個隊伍的領頭人,要是李恪真的就這樣決定了,那李白現在肯定也不能繼續說下去。

計劃都是人定的,之前的計劃,現在也能通過一些變通,然後改變一些新的計劃。

所以李白在不知道李恪的內心,是否有新的計劃的時候,也只能是小心翼翼的說出現在所有事情的一些弊端。

「情勢所逼,我們現在也沒有辦法,只能先按照我剛才說的繼續前進吧,如果要是真的遇見什麼不可預估的事情,那我們臨時在想辦法解決。」

「現在這種情況,除了這一個辦法之外,難道你還能想出別的有效的辦法?如果要是沒有,那就聽我的。」

李恪首先是說明了自己現在的立場,之後側過臉看着面前的李白,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詢問了出來。

現在這裏就李恪和李白兩個人,李恪要是決定這樣做,那肯定是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如果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李恪絕對不會說出這個計劃。

而李白現在似乎也只是聽懂了李恪的計劃,但是似乎並沒有明白李恪現在內心的想法,自然是有些不懂得現在的情局到底在什麼境地。

聽見李恪之後的說辭,李白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畢竟自己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既然李恪選擇最危險的舉動。

那李白現在就直接跟着李恪的腳步,反正在進入城池之中,李白就已經想好了面對危險。

李恪看到李白沉默不語,也沒有繼續等到李白口中的答案,提步便朝着城中的位置行走着。

李恪的腳步異常的堅定,神情也是異常的緊張,聚精會神的觀察著周圍的所有情況。

在去往城中的位置,一些西域士兵在之前的時候,就已經在這個位置埋伏,所以自然是和李恪來了一個照面。

不過這些西域士兵都是一些散兵,完全就是進入城池之後,感覺城池現在已經安全,所以肆意的掠奪,完全沒有聽從隊伍的指揮。

或者說,這些散兵,就是在西域將軍的指揮下,讓他們直接掠奪和強殺大唐城池之中的這些百姓。

這個事情李恪現在不懂,也沒有明白到底是哪一種理由,不過既然遇見了,那李恪肯定不會手軟。

因為在之前的時候,李白已經見識到了李恪手中的武器,其中的厲害程度也是沒有辦法捉摸。

首先就是殺人於無形,只需要站在遠處的位置,扣動扳機的速度,士兵就會應聲倒地,完全不用直接靠近這些士兵。

除了這些情況之外,最重要的是,李恪現在手中的步槍,已經裝上了消音,在發出槍響的同時,一些聲音也早就已經被擱置阻擋。

所以這些情況融合在一起之後,就完全的做到了無形之中,把看到的所有西域士兵全部殺死。

殺死的這些西域士兵也全部都是阻擋在李恪去城中的路上,就算是被殺死,周圍的西域士兵也不會有任何的察覺。

在李恪消滅了一些西域士兵之後,站在城中街道周圍小巷子之中,朝着街道上面的位置望了一眼。

在李恪的注視下,赫然之間發現,猛獅和一些吐蕃士兵,現在都已經被西域士兵抓住,現在就綁在城池中間的位置。

在周圍的方向,已經圍滿了西域士兵,口中也在高聲的呼喊着什麼,似乎是想要直接殺死猛獅以及那些士兵。

之前的時候,李恪是讓程咬金帶着猛獅來城池之中休息,現在的情況來看的話,猛獅已經被抓住,那程咬金勢必也已經被抓。

不過在李恪掃視了一圈之後,似乎並沒有發現程咬金的身影,面對眼前的情況,李恪臉上露出了些許的狐疑神色。

「奇怪,難道程咬金和猛獅在之後的時候分開了?為什麼這麼多人,就是找不到程咬金?」

「這完全沒有道理啊!程咬金應該不會不按照我的吩咐,不去照顧猛獅,那應該會一同被抓啊!」

李恪注視着眼前的情況,口中小聲的嘀咕道。

李白一直站在李恪的旁邊,聽見李恪的說辭之後,露出雙眼也朝着遠處城中的位置瞄了一眼。

「王爺,我覺得應該是程咬金在危及關頭逃脫了,這應該是一件好事情,既然逃脫了,那就是表示,程咬金現在還有拯救的希望。」

「如果真的被抓的話,那我們肯定不能越過這麼多的西域士兵,直接開展我們的拯救活動。」

李白在觀察了面前的所有局勢之後,也把自己內心的想法分析了一遍,在說話的時間,眼神也是一直注視着前方的位置。

周圍的西域士兵,有的士兵已經舉起手中的砍刀,準備朝着面前的這些吐蕃士兵攻擊過去,但是被將軍制止。

將軍獨自一人站在高台之上,似乎是在說着一些什麼事情。木遙遙早已經在季宅養成了習慣,吃不慣外界的食物。

尤其是糖,一丁點都不能吃!

看厲青閑滿心的歡喜,她笑笑,「挺甜的!」

「那是,也不看看糖是誰給的!」厲青閑歪著腦袋甜甜的笑起來,「我這還有一顆,留起來給哥哥!」

「好,」木遙遙揉揉她的小腦袋,「走,去醫院,把

《我的女友晚上才是人》0150她是波斯貓 伊葛當時擄走了龍詩瑤,是把龍詩瑤帶向了雲界宗,還是獨自前往了森霧骨林?

對於這個問題,白玉孫等人沒有閑情去思索,或者說沒想過去考慮一下。

肖安想過伊葛會把龍詩瑤帶到琳王的身邊去,卻無法從氏無名和也畫禾的身上得到求證。

不等他們布好各種防備,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兒,通過這一道門輕而易舉的,跨過了白玉孫所布下的那個防禦劍陣,進入了浣西沙所管轄的這座幽城之中。

「大膽!不請之來有何居心?」

走在也畫禾的身後,聲音倒先跑到了她的前面,浣西沙一看那來歷不明的傢伙有些熟悉,誤以為是曹祐他們那幾人折返回來了。

待得近一些,她才瞧見那人的真面目。

蘇彌?很像,又不像。

不管是與不是,還是得趕走為妙,省得惹出些麻煩來。

「沒什麼居心,只想讓你們投降。」

心知無法在短時間內戰勝兩位美女,他的手中本無一物,一手揮下自然而然的,多出了一把一丈三尺有餘的白質紅刃鐮。

這把鐮刀沒有划向浣西沙或也畫禾,而是輕輕地往地面上一點,召喚出了兩個身披黑鱗龍甲的骷髏人。

任由他倆去糾纏美女,他仍面無表情地往前走了來。

「這傢伙不是已經化為冰屑了么……」

見著老頭的出現,也畫禾心頭一顫,不由地躲遠了些。

出現在她眼前的老頭,跟之前稍有些不同,不再有著那一雙火焰般的紅眼,眼眶裡滿是些黑雲暗霧。

不過他手裡拿著的那把冰魄長戟,形狀和份量倒是沒有絲毫的改變。

「可惡……」

浣西沙的小蠶雲還沒丟到對方的身上,便已被那些水霧浸潤了個透徹,無法施展出應有的速度與束縛。

隨著附近那些霧霾的增多,她那一身的濕漉漉,也越發讓她感到噁心,進而影響到了她對周圍靈力的判斷。

「浣姐姐?也姐姐?」

來遲了一點,木照苘剛想過去幫一下浣西沙和也畫禾,已撞見了她所理解的蘇彌往前走來。

出現在她面前的不止蘇彌一人,還有那一個個纏繞著黑雲暗霧的骷髏人。

一手飛葉靈花撒去,消滅掉了那些黑骷髏,她卻沒有攔下蘇彌的前進。

一個身形飄轉躲開了這把被詛咒的靈器,木照苘連忙召喚來了她的木靈花,對準蘇彌的所在,發動了一招木靈碎花。

啪嗒,跟著這朵桃光木靈花崩碎,裡頭的蘇彌也化為了粉屑。

當她以為虛驚就此一場的時候,一股奇怪的靈力波動,又讓他凝聚出了個身形。

這一次,他將鋒芒揮向了她。

「住手!快醒一醒,不要被那些傢伙控制著,做回你自己」。

修為沒啥突出,言語倒是有些影響力的肖安,一見蘇彌死而復生地出現在他的面前,不免有些小感動。

他明白如今的蘇彌是一個危險人物,一個沒有著自主意識的傀儡。

但他相信只要蘇彌願意努力,一定可以恢復自己本來的意識,哪怕經過了一個漫長的時代。

「……」

怔怔地站在原地,他好似認出了眼前之人,又好像沒有任何的影響。

蘇彌?蘇二少爺?

接連出現了些奇怪的聲音,他想擺脫掉這種煩惱,又不得不在意這些銳利的花瓣,以及那一根根沒有情面可言的白羽。

「肖先生小心!」

拉著肖安跑到了半空中,齊三居配合著木照苘的攻勢,成功將蘇彌的行動限制在了那一隅之地。

結束了?不,這才剛剛開始。

不曉得蘇彌用了什麼樣的邪術,硬是在地底下召喚出了一頭三十來丈大的血眼白龍,齊三居反應還算不慢地用這些靈力,聚集出了一對巨大的鶴羽白翅,護住了他和肖安的小命。

「嗷!」

血眼白龍的出現,立馬幫著蘇彌佔據了一個強有力的優勢。

光是這牲畜的一陣罡風怒吼,已把整座城池化為了骨灰,容不得木照苘等人阻撓蘇彌往前移動的決心。

「?!」

這就是傳說中的強者?被那陣怪風嚷嚷了個頭昏眼花,軒轅伽幾個跳閃來到了半空中,遠遠望去還能看到蘇彌穩穩地站在血眼白龍的腦袋上。

忽然眼前一亮,一道雪芒飛過,攔住了那頭牲畜的怪喊。

等他再多往前看一看,血眼白龍哪還有點兒威風勁,早成了一座往下墜落的冰山。

「來者是客,我們應該以禮相待,別讓人家以為我們寧安會沒人了。」

出現在這一朵冰雲之上的白玉孫,臉上多了些苦笑。

如若來的只是一個蘇彌,那問題該有多簡單呀,派一個氏無名出去,什麼問題都能及時凍住。

可若出現的不止一個客人,這事兒就熱鬧多了。

腳下的冰雲出現了個聲響,白玉孫轉身躲到了氏無名的身後,希望這位糟鬍子大哥能讓他多點養傷的閑情。

「你們寧安會的人,不也就這麼幾個!」

凌空一腳踹了進來,光侯只當這點兒防禦劍陣,對他來說脆如冰片,沒多想它們的存在是否別有用途。

啪,得了他這一腳踹來,偌大的一個防禦劍陣在頃刻間化為了虛無。

霎時,一大堆乘雲駕霧的黑骷髏蜂擁而至,將白玉孫等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好極了,我活了二十二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陣仗。」

不學軒轅伽那般驚訝,白玉孫安然無恙地站在這朵恢復原樣的冰雲上面,看著那些黑骷髏碎為了點滴墨雨。

「笑話!你才活了二十二年,我還剛到中年呢。」

忍住了心裡那點笑意,光侯一腳接著一腳追來,踹碎了不少凍腳的冰塊。

他的速度和破壞能力都很驚人,而那氏無名的防禦也很高明,始終沒有讓他得償所願,親自痛扁白玉孫一頓。

「難怪我第一眼見到你,就覺得你這大叔比我們氏大哥還要老幾歲,看來我的眼光還是挺準的。」

往後一跳離開了氏無名的保護範圍,白玉孫不想給氏無名增添壓力,倒是希望氏無名能把光侯,凍成糯米糕子來給他暖暖胃。

無趣於側方飛來的那幾道風刃,白玉孫厚著個老臉,揪著空閑的軒轅伽當了個擋箭牌,自己則繼續往安全些的地面上墜去。 別看照顧宋玉晴是一件小事,可是就這樣一件小事,讓皇上牽腸掛肚,若是能做好了,這件小事帶給她的,自然是數不勝數的好處!

自己的女兒沒有那個本事,便想着讓這個外甥女來試一試,沒想到這才剛進宮沒多久,就跟溫明華大吵了一架!就為了一個畜生!

蘇吟婉跪在地上大氣不敢出一聲,都是溫明華,都怪溫明華,沒有她……只要沒有了她……

「你今日,見到太子了?」賢貴妃發了一通怒火,忽而話音一轉,問道,「都做了些什麼?」

無形的壓迫瞬間讓蘇吟婉抖了下身子,她低着頭道:「是偶然在南御花園遇上的,太子殿下他……知道婉兒不小心弄丟了雪團之後,一定要跟着去御貓院。」

「本宮不管你有什麼心思。」賢貴妃眉頭一挑,道,「別忘了,你是蘇家的女兒,你只有老老實實的聽本宮的話,本宮才會保你坐上那個本宮都不曾坐上的位置,收起你那些兒女情長和小心思,你的心該放在誰的身上,你自己心中清楚,不要讓本宮再說第二遍!」

「是……」蘇吟婉袖中的手指忽然緊緊的攥緊,聽話,聽話,她生來就在聽話之中度過,什麼話可以說,什麼話不可以說,全部都由這些人定奪,根本沒有人在意過她想要什麼,那個屬於女子至高無上的位置,她靠自己也可以坐上去!為什麼,為什麼非要聽別人的安排!

景泰宮中安靜下來,蘇吟婉被送回了偏殿,大宮女欣蘭奉上了一杯茶給賢貴妃,道:「看樣子,蘇大小姐這是還沒有死心。」

「死心?」賢貴妃聽着這話,不禁冷笑了一聲,「她該知道她今日擁有的,都是誰給她的,本宮這些年來待她不薄,如若不是看在宸兒對她有幾分情義在,本宮不屑用她這樣蠢笨的東西,蘇家如今是支持着宸兒,可這宮中,太后仍然穩壓本宮一頭,聯姻是勢在必行的。」

「可是要照着今日的事情來看,那太子對蘇大小姐……」

「她也配?」賢貴妃將茶盞放下了,眸中的不屑更盛,「藺嫣瀾為了她兒子坐上太子之位花了多少心血?一個蠢笨如豬的世家小姐罷了,如若不是因為她好拿捏,本宮也不會選她,太子若是真的會對蘇吟婉這樣的蠢東西動情,那本宮跟宸兒,早就能將皇後跟太子拉下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