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天天一行人就來到了鳴人一行人這裡,此時小櫻已經將昏迷的鳴人和佐助搬進了樹洞,小櫻一見到天天一行人到來,立馬緊張起來,不過天天沒有理會小櫻,一停下來就在那左看右看。

很快,天天一行人就來到了鳴人一行人這裡,此時小櫻已經將昏迷的鳴人和佐助搬進了樹洞,小櫻一見到天天一行人到來,立馬緊張起來,不過天天沒有理會小櫻,一停下來就在那左看右看。

「林,你確定他們在這嗎?為什麼我看不見啊?你再用你的白眼找找啊。」

日向林再次開啟白眼,但是找了一圈都沒能找到寧次的位置。

「不行,已經不見了,我的白眼找不到。」

「嘶!這麼關鍵的時候你怎麼能找不到呢?」

天天埋怨地看著日向林,這個時候天天才注意前方正警惕著自己的小櫻。

「哎!那個人,你們剛剛見到一個人了嗎?就是和他一樣長著白眼,長頭髮的男人,年齡和他也差不多。」

日向林因為天天用自己來作為模板形容寧次有些不滿地看著天天,小櫻立刻恍然大悟,警惕的心也放下了一些。

「你說的是那個叫做寧次的人嗎?剛剛他來這看了一眼佐助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說著,小櫻還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佐助,天天這才注意到小櫻身後還躺著兩個人,不過天天並沒有看佐助,而是將目光全都放在了躺在佐助身邊的鳴人身上。

「那個是……鳴人?難怪他會跑過來,原來是來看鳴人的啊。」

「哎?」

小櫻沒想到鳴人竟然和天天認識,不過這也讓小櫻徹底鬆了口氣,互相認識,再加上都是木葉的人,這至少就意味著並不是敵人。

原本天天會認識鳴人還是因為寧次,就算寧次還在村子里的時候,天天也只是在和寧次在一起的時候偶爾會見到鳴人。

等寧次離開村子之後,天天幾乎就沒找過鳴人,再加上天天本身就要比鳴人大一屆,在學校里也幾乎沒有和鳴人有什麼交集。

導致兩人的關係越來越淡,以至於到了現在只知道彼此名字的地步。

天天走向鳴人,小櫻也察覺到天天並沒有什麼惡意,因此並沒有阻攔。

天天來到鳴人面前蹲下,稍微查看了一下后從捲軸里拿出療傷葯給鳴人吃下,過了一小會兒,鳴人悠悠地睜開雙眼,剛睜開雙眼的時候鳴人還有點迷茫,當看清楚在自己面前的人是天天的時候,當場愣住。

「哎?你是……天天?你怎麼會在這?」

天天有些無語地沖著鳴人翻了個白眼。

「廢話少說,剛剛寧次來了,你看到沒?」

「啊?你說什麼!咳咳咳咳!」

鳴人立刻打了個機靈坐起身來,但又因為身上的疼痛劇烈咳嗽了幾聲。

「我說,剛剛寧次來了,你看沒看到?」

「啊?真的嗎?寧次大哥來了嗎?在哪?他現在在哪?」

原本天天治療鳴人是想要從鳴人嘴裡問問有沒有寧次的下落,結果鳴人反而劈頭蓋臉對著天天問出一堆問題,天天無語地看著鳴人,甚至有些後悔讓鳴人醒過來。

「你這個傢伙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蠢啊,我在問你啊,你不知道也可以明確回答我啊,結果你反而來問我。」

「呃……我……」

鳴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這個時候小櫻突然想到了什麼,有些不確定地開了口。

「那個……我能不能問一下?既然你認識那個叫寧次的人?那你認不認識他身邊那個叫白的人?」

天天有些意外地看向小櫻,點點頭。

「嗯,認識啊,一年多以前我們就見過。」

「哎?真的嗎?那你知道那個白和寧次是什麼關係嗎?」

「嗯~~這個嘛……」

天天四十五度看向天空,將右手食指放在下巴上,回憶起來。

「我記得,當時他說……呃……當時我距離比較遠,沒聽得太清楚,林,你應該聽清楚了吧?」

說著,天天看向了身後的日向林,鳴人也下意識地跟著看向日向林。

日向林點點頭,開口道:「我記得當時他說,他只是一個雜役,並不是什麼拿得上檯面的人。」。 0568超級拍賣(上)

曹家一位中年人冷笑了一下。

「到底是什麼重寶呢?」

齊家、糜家等,全部都一臉好奇的望着曹梓欣。

「咦?看來我們的錦囊,也不是壓軸的啊!」

一間雅間中,一個青年冷笑了一聲,嘴角輕輕瞥了瞥。

「要開始了!」

歐陽慧倫伸了一個懶腰,那錦囊已經到手,現在就看六枚王丹能拍賣個什麼價格了。

「各位武者,接下來要拍賣的東西,可能會是拍賣會歷史上的里程碑。」

「這將是一場史無前例的超級拍賣!」

曹梓欣深吸了一口氣,連她都激動起來。

「嘩……」

全場嘩然,每個人都很吃驚,沒想到曹梓欣會說出這種話來。

就算是聖訣也才拍賣出幾千株王級藥草的價格,而那神秘錦囊,已經是封頂了。

「因為,接下來拍賣的是三件寶物,每一件的底價都是兩萬……王級藥草!」

曹梓欣的聲音,清晰的傳遍了全場。

「轟!」

一瞬間,整個拍賣會都炸了,人們的面龐都抽搐了起來。

那個丫頭是不是瘋了?

這個價格怎麼不去搶?

就算是聖訣、聖丹都不可能這麼貴啊,還三件……

等等,不是一件重寶,而是三件?!

「曹梓欣又瘋了,她不會是將聖級兵器都拿出來拍賣了吧?」

陣宗人皮笑肉不笑的道。

「極品丹藥、聖訣,那麼,接下來是聖級兵器,也不稀奇啊!」

葯宗有點幸災樂禍,因為曹家人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了。

「各位稍安勿躁,因為那三件寶物,絕對值這個價格!」

曹梓欣輕笑了一下,有種吊人胃口的惡魔氣質。

拍賣會,因着曹梓欣的一句話又安靜了下來。

顯然,以曹梓欣的身份,絕對不會無的放矢。

那麼,到底是什麼寶物,竟然值這個價格?!

他們拭目以待!

「嘩!」

一塊黑布被掀了開來,露出了精緻的玉盒,僅有巴掌大,如翡翠一般的碧綠。

而在那玉盒之中,兩枚金色的丹藥,就綻放出瑰麗的金色光彩。

清淡的葯香,徐徐瀰漫了出來,剛才人們還沒有注意,可現在一道道目光都落在了那兩枚丹藥上。

一時間,整個拍賣會都死寂了。

雖然距離有點遠,但是他們還是清楚地看見,在那丹藥上有八顆星辰。

如流水一般,非常的唯美,比那丹藥還要明亮。

八品王丹–生死丹!

無論是以龍家、藍家為首的大家族,還是齊家、糜家為首的隱世家族,全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他們雙目炙熱,身上的靈氣都波動了起來。

曹家、陣宗、葯宗也都是目露驚色,在沉靜了一個多月之後,拍賣會再次做出了驚天的一筆。

本來,王級丹藥就已經很珍貴了,而八品王丹,更是他們見都沒見過的,所蘊含的藥力,會讓半聖都瘋狂的。

「轟!」

一道沸騰之聲,在沉靜不久的拍賣會中炸開了,人們一個個都站了起來。

他們真的太興奮、太激動了,哪個敗家子竟然連這種丹藥都拿出來拍賣?

要知道,就是葯宗都不一定能煉製出來啊,每一枚生死丹,都代表着一位生死境,

而在那玉盒中,足足兩枚,這也意味着,一旦拍下來,家族就會增加兩位生死境。

毫無疑問,那珍貴程度不言而喻了。

曹家一眾人,只覺得頭皮都炸了,那曹梓欣竟然又將兩枚八品生死丹,一起拍賣,這快將他們活活氣死了。

跟陣宗、葯宗拼王級靈藥?!

「這個曹梓欣不簡單啊,也難怪壓軸的不是我們的錦囊了。」

雅間中,傳出了一道聲音,很明顯,連他們都很吃驚。

這可不是增加一個生死境的事情了,很可能作用會更大。

「這是從哪得到的?」

葯宗的眾人,臉色就有點難看了,接連出現了各種丹藥,連他們都要眼紅。

而八品生死丹,就是葯宗的太上長老出手的話,數十爐裏面可能會出現一顆,已經是極限了。

難道,是葯宗的某位太上長老,違背了宗門規矩,將這種丹藥拿出來拍賣了?

當然,這種可能性不大,畢竟葯宗的資源是充足的,他們沒有理由這麼做的。

而且,也沒聽說那位太上長老的手法是凝聚出星辰的。

「這兩枚丹藥,歸我們了!」

陣宗一眾人強勢的開口,對於武皇丹勢在必得。

要知道,陣宗式強在陣法,在丹藥方面是不能和葯宗相比,一直以來,都處於弱勢,而現在他們可以鬆口氣了。

「哼,我們葯宗要了!」

葯宗弟子冷聲道,無論如何,先把兩枚丹藥弄到手,研究一下。

看看是不是葯宗長老做的,還是另外出現了一個神秘的王丹煉藥師。

「拍賣還沒開始,你們是不是言之過早了啊。」

齊家人不陰不陽地笑了笑。

「不錯,曹姑娘拍賣現在就開始吧。」糜家人也迫不及待了。

「好!」

曹梓欣眯眼一笑,她早就料到會是這個結果了,兩萬株王級藥草很多嗎?

一位生死境強者就算是用十萬株王級藥草,也絕對堆不出來的。

「兩萬株王級藥草,每次加價不能少於一千株。」

「三萬株!」

曹梓欣話音剛落,龍家人便開口直接加了一萬。

雖然準備的時間,只有三天,但是吃過一次虧后,他們也是下了狠心了,帶來的王級藥草,足夠拍下這樣三枚丹藥的。

「三萬五千株!」

藍家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四萬株!」

大陸二流頂尖大家族,無疑是最瘋狂的,一直以來,他們都被齊家、糜家和七大皇室一流家族壓制着。

究其原因,就因為半步武聖和生死境強者的人數比後者少了。

而一旦拿下來,以他們的勢頭,只要經營幾年,說不定就會多出一兩個半步武聖出來,從而可以擠進隱藏世家的行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