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恪看着阿妮瑪和薛仁貴,一臉嚴肅的回答道。

李恪看着阿妮瑪和薛仁貴,一臉嚴肅的回答道。

看到李恪都這樣說了,臉上還露出了一些不自信的表情,薛仁貴和阿妮瑪知道,李恪這次是真的沒有辦法了,如果有辦法,那李恪肯定第一時間早就說出來了。

李恪現在沒有說,就表示他面對眼前的局勢,之前有所預判,但是並沒有獲得解決的辦法。

此時此刻,薛仁貴也終於明白,李恪為什麼當時百般辛苦,非要皇上的那一萬精兵,原來就是為了這一次的預判,可惜,都被長孫無忌給攪了局。

另外一邊,皇上也在一臉焦愁的等待着李恪的消息,當聽見探子說,李恪現在已經被圍在新城,無法脫身的時候,臉上的焦愁更加的明顯。

被圍住,明顯就是李恪現在已經技窮了,沒有脫身的辦法,所以才能被圍住。

「來人,召集兵馬,寡人親自帶兵,直接殺過去,營救李恪。」

李世民思考了半天,看着面前的公公說道。

「皇上,你別忘了我們的賭約,內容可是不準任何人出兵營救李恪,不然就是違約,違約的話,李恪就算是活着回來,以後的尊嚴恐怕也不保了。」

就在此刻,公公準備離開的時候,長孫無忌忽然從門口的位置走了出來,一臉得意的說道。

「無忌,你知道如果李恪死了,對我們大唐有多大的打擊嗎?」

李世民看着面前的長孫無忌,一臉嚴肅的詢問道。

「知道,大唐無非就是少了一名將軍,不過大唐的士氣,之後可能要衰減一半,不知道多少時間才能恢復。」

長孫無忌看着面前的李世民,捋了捋鬍鬚繼續說道:「但是打賭就是打賭,願賭服輸,我們大唐皇上,如果連賭約都要違背的話,那恐怕以後也不會深得民心的。」

「無忌,你不要太過分了,這可是生命攸關的大事,按著兵不發,還讓高句麗人以為我們大唐是不是沒有兵了。」

李世民揮了揮自己的衣袖,轉過身看着面前的龍椅,神情生氣的回答道。

「皇上,我們大唐有沒有人您心裏還不清楚嗎?如果高句麗的人打回來,那我們就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的厲害,到時候,自然能化解這一次的危及。」

就在此刻,長孫皇后也走了出來,語氣有些嫵媚的說道。

「哼……算了,說不過你們兩個,既然不出兵,那我就不出兵,一切自有天象,我自認為李恪這個兒子出生就不平凡,一定能化解這一次的危及。」

皇上看着長孫皇后的表情,一臉無奈的說道。

等到李世民說完,徑直朝着殿堂的後面走去,一句話也沒有說。

長孫無忌看着遠處的長孫皇后,一臉堅定的笑了笑,認為自己這一次肯定能掃除李恪這個障礙,就不會再有人來爭奪皇子的位置,至於李泰的話,太慫了,而且沒有腦子,根本就不會是他們的目標。 南宮雲雁嘴角抽了抽,:「漂亮的飯桶,你還真是會形容哈!」

「呵呵。」南宮玥調皮的吐了吐舌頭,然後對綠萼吩咐道:「你去端些水果來。」

「是。」

綠萼轉身出了包間。

南宮玥則笑眯眯的說道:「飯後吃些水果,既能幫助消化,還能美容養顏,雲雁姐姐待會一定要多吃一點。」

「放心,我可是漂亮的飯桶,能吃著呢!」南宮雲雁自我調侃逗得南宮玥哈哈大笑不已。

「篤篤。」

正在這時,房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敲響。

南宮玥驚奇的說道:「綠萼這速度還挺快!」

「敲什麼門啊?進來!」南宮雲雁揚聲說道。

「吱呀」一聲房門被推開。

兩人齊齊看去,見到來人後,全都眉頭一皺。

「兩位小姐,沒想到我們竟能在這裡遇見,真是緣分啊!」沈從文一派溫文爾雅的抱拳行禮。

「怎麼是你?」南宮雲雁厭煩的皺起眉頭,冷聲道:「誰讓你進來的?出去!」

沈從文表情一僵,攥緊了手中的扇子。

從來沒人敢這麼跟他說話,可是這個臭丫頭卻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他!

遲早有一天,他要將這丫頭變成他的侍妾,到時候想要怎麼折磨她,還不是他說的算?

「南宮小姐不要這麼大火氣嘛!」沈從文恢復了從容的姿態,溫和的說道:「我在走廊里聽到兩位小姐的聲音,就猜到了是你們,所以才想著來打聲招呼。」

聞言,南宮雲雁嘲諷的說道:「既然沈公子覺得來百味齋吃飯就是跟你有緣,哪你怎麼不去跟大廳里的那些人打招呼?跑我們這來幹什麼?」

沈從文心痛惱恨不已,南宮玥還小分不出美醜就算了,這南宮雲雁都已經及第了,怎麼看到他竟然這麼不屑一顧?

要知道,他可是晉安城四公子之一,才貌雙全。

全晉安城想嫁給他的女子,沒有五百也有兩百在。

沈從文惱恨歸惱恨,卻並不想放過這難得一遇的機會。

這兩個小姐平常都不怎麼出門,下次再想弄成偶遇,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呢。

他眼神一掃,看到飯桌上乾淨的好像舔過似的盤子,震驚之餘,心生一計。

「二小姐說的哪裡話?大廳里那些人怎麼能跟你們兩位相提並論?他們都是一些莽夫,哪比得上兩位閉月羞花沉魚落雁之姿?」

南宮雲雁:「呵。」

「不如這樣吧!」沈從文用扇子敲著手心,溫文爾雅的說道:「相逢就是緣,今日這頓飯就算是我請兩位小姐的怎麼樣?」

「算你請的?」南宮雲雁詫異的看過去。

真不知道這位沈相爺的嫡次孫是不是腦袋進水了,請她們在百味齋吃飯?

這百味齋可是蘇家人開的呢,誰用的著他請!

「當然!」沈從文點點頭,笑著道:「他們這百味齋飯後還免費供應一些時令瓜果,我這就讓人送來一些,我們一起喝喝茶,吃吃果子,聊聊天。」

說完,不等南宮玥和南宮雲雁拒絕,沈從文就轉身對跟在自己身邊的小斯吩咐道:「你去取……」

「小姐小姐,您要的水果來了,表少爺還特地讓掌柜的給了我們一些紅果子。」

就在這時,綠萼端著一盤色彩繽紛的水果走了進來。

沈從文:「……」

路過沈從文的時候,綠萼納悶的看了他一眼,也沒往深處想。

綠萼將果盤放在南宮玥跟南宮雲雁前面,巧笑嫣然的說道:「小姐,二小姐,你們快嘗嘗,我聽說這個紅果可甜了!」

南宮玥捏了一顆仔細看了看。

只見紅棗一樣大的小果子,紅艷艷的,表皮上長滿了芝麻一樣的顆粒。

有點丑萌丑萌的感覺!

咬一口,唔,又甜又糯,果香味十足。

「好吃。」南宮玥向南宮雲雁分享自己的品嘗結果。

哪知,一轉頭就見南宮雲雁兩隻手各拿一個,一口一個,速度奇快。

不一會兒,本來還冒尖的果盤就下去了一大半。

南宮玥趁機搶了一個,正要放進嘴裡,見沈從文還傻傻站在門口,不由得道:「沈公子還不走?難道是想跟我姐妹二人搶果子吃?」

沈從文這才回過神來。

他頂頂的看著南宮玥,咽了一口口水,勉強維持住矜持有禮的表情:「三小姐,有一事不知道可不可以為在下解惑?」

南宮玥眨眨眼,特備好脾氣的道:「沈公子請說。」

沈從文捏了捏扇子,暗自告訴自己要鎮定,這才緩緩開口道:「剛剛三小姐的婢女說,這果子是三小姐的表哥所贈,不知三小姐的表哥蘇公子,也在百味齋吃飯嗎?」

幾乎是在他問出話的瞬間,南宮玥就知道了他心裡的想法。

這傢伙一定猜到了百味齋是蘇家的產業,但是又不是很確定!

她笑了笑,一派天真浪漫的說道:「或許吧,我們來的時候並不知道表哥在此。」

「哪不知三小姐能不能幫我引薦一下蘇公子。」

「表哥就是百味齋的老闆,如果沈公子想見,不如去找掌柜的。」

「……」

「沈公子還不走?是還有要……唔。」

一顆突然被塞進嘴裡的紅果打斷了南宮玥的話。

南宮玥轉頭看向身邊的南宮雲雁,她正收回手,滿臉不耐煩的說道:「你跟他費什麼話?人家可是丞相之孫,哪用的著你一個小女孩操心?」

南宮雲雁就又拿了一顆紅果,一遍往嘴裡送,一遍漫不盡心的說道:「沈公子,恕不遠送!」

話落,一直站著的小花突然走上前,將沈從文跟他的小斯推出了包間,而後「啪」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沈從文險些被房門夾到鼻子,他表情陰鬱的看了一會兒緊閉的門扉,冷哼一聲轉身帶著小斯走了。

南宮玥,南宮雲雁你們這對姐妹花,我早晚都要收進房中。

「啊。」

「咕嚕嚕。」

正在下樓梯的沈從文突然一腳踩空。

堂堂晉安城四公子之一的沈公子,就這麼狼狽的滾下了樓梯。

「啊!公子公子!」

小斯一愣,而後就魂飛魄散的往下跑去。

。 第1247章

此時阿爺顯得很是激動,因為他站了起來,走了兩圈,雖然還有一點點麻癢的感覺,但真的可以忽略不計了,不疼了,真的不疼了。

可見這君丫頭醫術是多麼厲害,哪裡是懂一點點的樣子。

難怪小風說君姑娘很厲害,看來那段騰變成那副樣子,也跟君丫頭脫不了干係。

這是個好孩子……

懂感恩,心正,良善,而且還有很厲害的醫術在身上。

如果小風跟她一起往帝都走,那是最好的辦法。

「阿爺,您我救性命,我感激都來不及,您有什麼事儘管說,只要我能辦到,我一定答應。」

秦臻道。

她對姜凌風一家是真心感謝的,她被那個漩渦莫名的送到這裡,人生地不熟,又陷入昏迷,一旦遇上壞人,後果不堪設想。

「丫頭,那我就直說了……我這個孫兒他幼年父母親便離開了他,說是去帝都闖蕩事業,但是這麼多年卻從未回來過……」

阿爺嘆了一聲氣。

秦臻知道這件事,因為前不久才聽姜凌風說道。

只是不知道阿爺此時提起這件事是為了哪般?難道是想讓她幫忙打聽一下姜凌風的父母親的消息嗎?

秦臻這般想到。

接著就聽阿爺道,「君丫頭,我這孫兒長大了,現在想去帝都那邊找一找他的父母親,但他從小到大都沒有離開過村子里,他若是自己一人孤身上路,阿爺我實在是不放心,所以想讓他跟著丫頭你……」

阿爺道。

秦臻詫異的抬起眼,看向姜凌風,「你要跟著我去帝都?」

「是!」

姜凌風一咬牙道。

其實他內心裡真的很感動,爺爺奶奶都這麼支持他。

秦臻輕輕擰著秀眉,她將銀針已經收了起來,銀針包就拿在她的手上,垂著眼睛沒有接話。

見秦臻沒說話,三人心裡都有些忐忑。

「丫頭,阿爺知道這個要求有些過分,也有些強人所難,但是阿爺實在是沒有辦法,阿爺就這麼一根獨苗苗,若是他自己走了,我這日日夜夜都要睡不好了,但阿爺看的出來你是個有本事的,跟你一起阿爺總歸是放心很多。」

秦臻能從阿爺的語氣中聽出懇求和忐忑。

秦臻輕輕嘆息了一聲,「阿爺,不是我不願意跟凌風一起,而是我本身……,怎麼說呢,我本身也有麻煩在身,我也怕連累了他,也許他一個人會更安全一些。」

秦臻這說的是心裡話,她明天離開之後,便是費盡千辛萬苦也是要去到帝都城的,要找楚琉影,找她的孩子……

可帝都城四大世家,還有一個雲家,她是徹底的得罪了。

一旦身份暴露,她還有好嗎?

「我不怕連累,君姑娘,我就想跟你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