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心中殺氣盈天!

未聞花名 > 未分類 > 林凡心中殺氣盈天!

雖然知道是假象。

但親眼見到那些熟悉的山河被黃泉水覆蓋,被劇毒的狼煙侵蝕,曾經庇護的萬靈在哀嚎,在哭訴時,他還是差點沒忍住。

「林天帝是不屑吾等做派嗎?竟然不發一語。」

陳玄東眼眸微眯,他走向林凡,身子剛好擋住通天的視線,讓通天沒來得及發現在哪一個剎那,林凡眼中爆開的殺機,且眼神極為犀利,刺入林凡眼中。

「的確不屑。」林凡譏誚:「屠戮一群手無寸鐵的俗人,虐殺修為最高者不過虛法的沒落下界,我找不出任何理由高看爾等。」

通天雙眼緊緊的盯著林凡,每一處最是細微的表情都未曾放過。

半晌后,通天頹然嘆息,看來是他與陳玄東想多了,他就覺得,區區下界怎能出現如林凡這般的恐怖人物出來。

以他對林凡的了解來看,若林凡當真是下界之人,根本不可能眼睜睜看著神鏡上出現的那些慘劇發生,會暴起而殺人。

他對林凡的理解的確足夠深。

問題是,通天不知道,從一開始,就已經跳入陳玄東挖下的大坑中。

「我想不通,殿下就為了滅掉下界那種蠻夷之地,而不惜興師動眾將吾等全都請來的原因,莫非,這更能表現殿下的勇武?」林凡話語含槍帶棒,譏誚不已。

通天神情一寒,但那鏡面陡然大放光彩,血芒芒,像是有真實的鮮血從鏡面內涌到現實中來。

驚變發生!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 第3213章

這樣一張臉。

對於慕安安來說,不僅是視覺上的衝擊,更是大腦靈魂上的一個很大的衝擊。

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與自己一模一樣,以這樣衝突而毫無預料的方式,與自己面對面,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嘭!』

男人突然掄起旁邊的椅子朝慕安安這邊砸來。

不過不是砸的慕安安而是砸的慕安安面前的門,因為這衝擊力,門直接甩上,關上。

慕安安手腕的地方,被當場砸到,直接紅腫。

但她現在根本沒時間顧慮自己身上的這點疼痛。

而是那樣一張臉,衝擊力太大了。

大的讓人感覺到了可怕。

為什麼會有一模一樣的臉?

慕安安甚至於,站在門口,很久很久,都沒辦法去緩過神來去認真的思考這件事。

她第一次,大腦一片空白。

完全不知道該思考什麼,該去往哪個方向去思考,就……什麼都想不了,也不知道該想什麼。

除了站在那邊一動不動之外,她不知道該做什麼。

「安七小姐?」

「小姐?」

「安七小姐?」

耳邊不斷有陌生的聲音呼喚。

慕安安反應很遲鈍,只是緩慢的朝呼喊聲源的方向看去,便見到宋家的管家正凝重表情朝他這邊走來。

「安七小姐,您怎麼跑到這裏來了?」管家走到慕安安面前詢問。

他目光朝緊閉的房門看去。

眼神有些深。

慕安安卡了幾秒,才本能反應的回答,「電梯走錯了,一直坐上來。」

「姐姐是跟我在玩遊戲,不小心就跑上來了。」

慕安安剛說完,宗政御便朝另一邊走來,走到她身邊,跟管家面對的時候,很無奈的聳肩。

「我調侃姐姐,陪未來姐夫來參加家宴,很無聊,就跟她鬧着玩,說是來探險,就一不小心上頂樓了。」

宗政御側頭看着慕安安,「姐姐,你有什麼發現嗎?」

在說的時候,宗政御不動聲色撫摸著慕安安的后脊背。

是一種安撫方式。

一上一下,溫柔的撫著,像是撫平了慕安安內心的激蕩、恐懼以及不知所措。

失控的大腦,緩慢回歸正常。

慕安安反應過來,伸手拍了下宗政御的肩膀,「都是你了,這麼大的人了,還是幼稚的要命,玩什麼探險,把我弄到頂樓來,這不是跟平常一樣嗎?」

「姐姐,我錯了。」

「你每次都這樣,認錯態度比誰都誠懇,但是下次還敢,而且變本加厲。」

宗政御笑了笑。

管家就站在兩個人面前,看着兩個人沒發現什麼任何問題。

他也不好多說什麼了,於是管家說,「安七小姐、安馳先生,下面宴會在進行,你們兩個離席太久也不好,我先送你們下去,可以嗎?」

管家說完,又補充一句,「如若你們喜歡,可以在非家宴的日子,叫宋停少爺帶你們過來玩。」想了很久,最後決定停更本書,我本意是描繪一個潛藏在都市表面之下的修真世界,一方面想要表現散修與修真圈的殘酷,另一方面也想兼顧都市生活,但前兩卷寫下來,我也意識到自己並沒有寫都市文的天賦,又或者說沒有那種底氣,所以從第三卷開始,縮減了都市生活,但我也知道最終還是要回歸都市的,哪怕弱化了都市元素,也無法徹底掩蓋其存在,我也意識到前面有關都市的所有描寫似乎成了這本書的「絆腳石」,我對自己的故事是……

《都市凡人修真》第三百七十一章:戰國篇·長生計 柳真全跟玄鳥述說著自己所知道的歷史,歷史都是由勝利者書寫的,因此大多數人只能從書上知道變遷,其實很多不關心人族變遷的仙神也是不能熟悉各類事情。

柳真全的講訴有的時候摻雜個人情感,有的也是人云亦云,不過玄鳥還是聽的津津有味。

柳真全講訴完心中存貨后,發現玄鳥如同常人一般想著事情已經出神。

……

上古時期神人一族打敗了遠古舊神,統領天地,但是也有許多大神通者不服這種管束,玄鳥就是其中一個,玄鳥全身赤紅,善於控火,一身翎毛可化火海,善於飛翔,振翅萬里,喜歡天梭於天際之間。

神人一族建立天庭,每當玄鳥從其天庭之中穿梭飛翔,總覺的玄鳥冒犯了自己,於是勒令玄鳥禁止穿行,玄鳥性如烈火,哪能服軟,每每經過天庭之時總是扇動翅膀,捲起陣陣狂風,將一些普通的神人吹的東倒西歪。

天帝震怒派遣天將圍獵玄鳥,一日玄鳥照舊飛翔天際,突破雲層快要到達天庭之時,四周法力構成的大網,向其罩去,玄鳥立刻將滿身翎羽化為烈火,輕易的穿透了層層法網。

當其得知是神人圍捕,心中惱怒,直接飛入天庭,誓要給天帝一個好看。

當時天帝正率領一眾大將討伐舊神,在天庭只留下神將玄冥,玄冥人面鳥身雙耳各懸一條青蛇,以雙頭巨龍為坐騎。

玄鳥一路衝殺,輕鬆衝破了神族軍隊的包圍,正準備大鬧天庭之時,被玄冥攔住去路,玄鳥煽動翅膀掉落無數烈焰直接沖向玄冥,更是御風而動,風助火勢火焰化為無數火蛇朝著玄冥飛去。

玄冥掌控水風瘟疫,輕鬆化解了玄鳥的法術,更是將颶風刮向玄鳥,其風可以傳播瘟疫,又稱為厲風。

面對迎面刮來的厲風,玄鳥不停扇動翅膀,捲起一陣陣狂風。

兩股大風在空中相遇,碰撞之後將身邊建築化為廢墟。

玄冥被天帝託付保衛天庭之責,見此情況更加惱怒,誓要斬殺玄鳥。

「你這禿毛小鳥,竟敢在天庭作亂,今日不降你燉了難消我心頭之恨!!!」

「你自己也是鳥人,你還敢亂叫,我看你掌管風、水、瘟疫,也就是這點本領,看來天帝也不怎麼樣,這位置也該讓我坐坐了。」

誰曾想當日無心之言,竟然變成玄鳥反天的一大罪狀。

聽到玄鳥如此叫囂,玄冥哪裡還能輕易罷休,更是匯聚全身發力而動。

兩人打的天翻地覆,兩人經過之處更是瓦礫不存,兩人都打出真火,旁邊的普通神將根本都插不上手。

兩人的戰鬥經歷了好多天,兩個都是遠古一直存在的神人,只不過一個投靠天帝變為新神,一個兩部投靠知為自由,因此這一戰看上去難分高下。

玄冥見到只靠自己的很難鎮壓玄鳥,決定動用天帝暫時賜予權柄,一時間天庭之中水、風、瘟疫的規則為其所有,玄鳥失去了最大的依仗水克火,而風又被玄冥所禁錮。

玄鳥逐漸落於下風,存在千萬的玄鳥也是不是那麼好相於的,動用法力衝破束縛落入地面,此刻的玄鳥已經身受重傷奄奄一息。

那是正好有一隊人族經過,這正是被冊封殷地子家先祖。

見到一隻巨鳥受傷在地,子家先祖命人送去布匹為他包紮傷口,並送上肉食。

沒多久天庭追兵過來,為了躲避追兵,玄鳥與子家先祖商議,躲入子家戰旗之中,化為圖騰,守護其家族。

這就有了後來的玄鳥生殷。

子家先祖每逢戰鬥,就祭出戰旗圖騰,士兵在其激勵之下勇武過人,終於開創了殷朝。

不過殷朝還是受封於天庭,到了最後一代國君子壽之時,天庭壓迫人族日盛,而歷代殷朝國君所為和人間疾苦被玄鳥看在眼中,其心中認同子壽,更是與人族交往之後,認同子壽提出的各項政策。

於是當神人幫助周國討伐殷朝的時候,玄鳥再次飛天二起,與子壽一同討伐天庭。

不過那次他遇到了不可戰勝的存在,那就是天帝。一個時辰后,冰沙群島某片海域上空,露出了一抹紅色的倩影,正是蕭美娘。

她身上的血漬已然乾涸,此刻臉色異常蒼白。

蕭美娘腳下的血煞靈戟的飛行速度自然不及吳澤的五靈乾坤梭,為了甩開吳澤的追殺,她已經使用了幾次血遁術。

這時,她上方的天空中響起兩道鷹鳴,只見兩隻黑毛金睛的

《五域修仙記》第222章冰沙群島淪陷 「趙雅舒是對付了我幾次,都被我反擊了。」

若晴輕笑地道,「交鋒數次后,我覺得趙雅舒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十惡不赦的壞人,她就是過於囂張,與她的成長環境有關吧。」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她的小姑子那樣冷靜的。

趙雅舒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被寵得不知天高地厚,行事便張揚至極,也做過一些惹人厭的事情。

現在,趙雅舒一點點地收斂了她的囂張,在往好的方面發展。

「我收下她的邀請函,答應她去參加她舉辦的宴會,其實還是想氣她吧,她就像炮仗一樣,一點就燃,看著她被我氣得半死又拿我沒有辦法的樣子,哈哈,我覺得挺好玩的。」

若晴承認自己也不是什麼大好人。

趙雅舒上輩子為了幫慕若惜,老是整得她在人前丟臉。

這輩子,她就以氣趙雅舒為樂了。

楊秘書「……」

若晴躺回床上,說道「還是先想著我家那位的生日禮物吧。」

「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擾你了。」

楊秘書此刻有點心不在焉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