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贊聽了這話,立刻打了一個冷顫,隨機立刻停下了自己的動作,檢查了一下,發現自己的桃花值竟然跌至了負二十。

林贊聽了這話,立刻打了一個冷顫,隨機立刻停下了自己的動作,檢查了一下,發現自己的桃花值竟然跌至了負二十。

「不是吧,這也太扯淡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雙休不是可以飛快的增加桃花值嗎?」

【雙修增加桃花值必須建立在雙修對象與宿主的關係達到親密!】

【宿主若是強迫雙休將會失去桃花值!】

林贊聽了這兩條限制之後,心裡頓時無奈了,本來想要使自己的桃花值突飛猛進,現在自己的桃花值變成了負的,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那麼現在對林贊來說面前的這個傢伙是有一個作用了,那就是成為修鍊的爐頂,但是想起了自己前世的記憶,尤其是師姐被張天聖那個傢伙的虐待,心裡頓時一陣陣的惡寒。

腦海中瞬間將這個思想丟棄了。

正當林贊還在思索著什麼的時候,張雪寒直接醒了過來。

看著林贊靠著自己這麼近,心裡頓時有了一股不好的思想,直接瞬間推開了林贊,惡聲喊道。

「你個混蛋,做了什麼?我要殺了你!」

林贊還沒有反應過來,便直接被推了出來,看著張雪寒一臉梨花帶雨的模樣,便忍不住吐槽到。

「我可什麼都沒幹,你要是不信的話,我可以發誓!」

而張雪涵似乎根本就沒有打算聽林贊的解釋,直接撿起了剛剛被林贊丟在地上的匕首,沖著林贊再次撕了過來。

而此刻,由於心虛的緣故,林贊不敢有任何實質性的反抗,只是一直在躲來躲去半個時辰之後,林贊終於忍不住了,直接將張雪寒手中的匕首再次搶了過來。

「我說你這個傢伙有完沒完了我不是都跟你說了嗎?什麼都沒幹!這麼長時間了,你也該出氣了吧!」

「你以為我真的相信你說的什麼都沒幹嗎?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變態,我一定要殺了你,我必須殺了你!」

林贊聽了這話,頓時更加的無奈了,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如何對著面前的這個傢伙動手。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張雪寒似乎也是感覺到累了,停下了自己的動作。

「行了,現在你的氣也應該消了吧,我再向你解釋一遍,我真的什麼都沒幹!」

「沒別的事我就先走了,我再提醒你一遍,你要是再當間諜的話,我會讓你死的很慘的,我一定會殺了你!」

。 柳生默默的打開群聊,準備躲在一旁看戲吃瓜。

【柳生:看來卡卡西這是要考驗我們的感知力啊!這是在考驗第七班的心思細不細嗎?】

【日向日差:我覺得是,不過他也太小瞧你了!】

【柳生:的確!咦,日差大叔你怎麼不看寧次看聊天群這裏了!】

【日向日差:混蛋,我……只是閑的無聊而已!】

【柳生:哈哈哈,大叔你怕是不敢和寧次相認啊吧!】

說完柳生給日差弄了個「卑微父親」的群標籤!

【千手柱間:哈哈哈,別說日差我也一樣!我現在都不知道綱手去哪裏了,想看也看不了。不過聽說他在短冊街,但依照我賭博性格,遺傳我的的才能的她估計是滿世界的跑吧!】

【千手扉間:閉嘴大哥!還有臉說?】

【宇智波斑:……】

【宇智波泉奈:如此拙劣的手段,佈置的人是不是在陰新手啊?】

【柳生:對!噥,菜鳥就在那!】

眾人一看,嘔吼,果然第七班四人,毫無察覺地繼續往前走着。

當然演員卡卡西例外,柳生所說的菜鳥是那些,群員一目了然!

【柳生:水門你不是訓練鳴人的實力了嗎?怎麼還這麼菜啊?】

【波風水門:咳咳……我忘記訓練他的感知能力了,我想的是等他學會仙人模式就不需要感知,所以……】

你是想長遠了啊!水門!

柳生身體不動聲色的往樹那邊靠遠離攻擊範圍,不是害怕,而是準備看戲。

看看被水門訓練后的鳴人的實力水準!

卡卡西的死魚眼馬上注意到了柳生的動作,不由得有些暗中讚歎。

這種警覺性,果然不負千手的名聲嗎?

但現在是和平的年代,新生代忍者根本不可能有那種戰場警覺性!

看前面的首席宇智波佐助就知道,智商是足夠的,可這種明顯的陷阱都沒發現,果然還是太缺經驗和社會的毒打。

而柳生就不一樣了,十分老道,說的不是經驗而是強大的實力。

直接越過毒打階段,看別人被毒打!

卡卡西在心中對柳生再度高看了幾分,接下來,他倒是有些好奇柳生會怎麼處理。

他完全沒去思考柳生和他一樣都是看戲的!

這時,突然兩道頭戴霧隱護額的黑衣人影陡然從水中飛翔而出,兩名偷襲的忍者帶着特製的鐵呼吸面具,發出重金屬般的呼呼音,而且兩人的手臂處都有一個巨大的改造機關。

飛撲出來的兩個霧隱忍者,面上帶着殘忍嗜血的笑容冷漠。

「第一個!」

此時,鬼老大把鬼老二猛的甩了出去,在第七班三人驚恐的眼神中兩人右手臂上的機關運轉,兩道長長的開鋒鐵鏈猛然探出,如毒蛇般咬殺獵物一樣捆住卡卡西,然後把「卡卡西」撕碎。

「卡卡西老師!」X3

「豈可修!」鳴人的眼睛瞬間變成了豎瞳,左手伸出,兩隻手做揉麵糰的動作。

終於奮鬥半天後,一個帶着嗖嗖音的藍色小丸子出現了。

而此刻這兩個看起來不太聰明的霧影忍又使出一個瞬身術,便如移形換影一般的出現在了鳴人的背後殘忍笑道:「第二個!」

鳴人雖然恐懼卻下意識的轉身防守,並且下意識的把手中的藍丸子(拿腎肝)往後怎麼一推。

「納尼?!」

頓時兩道身影以他們來的速度往後面旋轉拋去,捲起一片煙塵。

很快從後面傳來了慘叫聲!

「啊啊啊——」

這一套流暢沒有絲毫停頓,無比絲滑,顯然鳴人有了肌肉記憶。

此刻,鳴人保持出球姿勢一愣,怎麼菜的嗎?和他貓爸的實力差別也太大了,速度和攻擊簡直菜的摳腳!

「哈哈哈,你們是什麼?也太菜了吧?」

自信的鳴人雖然在嘲笑可動作卻是防守姿態,顯然又一個不是第一次做的動作。

「好……好厲害!「

這片刻的交鋒把佐助和小櫻完全看呆了。

遠處的卡卡西震驚的看着,莫名感覺臉又開始痛了,怎麼回事?鳴人什麼時候會螺旋丸了?

這不鳴人啊?

本來想看柳生實力的,怎麼變成鳴人的實力展示?

【日向日差:喔,水門你的兒子已經學會螺旋丸了嗎?】

【波風水門:這還要多虧柳生呢!由於上次的事情讓鳴人對螺旋丸銘記於心,所以我訓練的時候一點就通,很快就學會了!】

【柳生:唉!此言差矣,水門這都要多虧你教導好!】

花花轎子人人抬!水門不愧是小太陽,說話就是讓人暖心!

「豈可修,現在木葉的下忍小鬼頭竟然有這般實力嗎?「霧影鬼大哥捂著肚子說道。

倆人現在的狀態卻十分凄慘,嘴角溢血,渾身還在不停打哆嗦。

還有其中一個的肚子上有一個佔滿肚子的漩渦。

「這不可能是木葉的下忍啊!」

「大哥別管那個黃頭髮的小鬼了,先殺那個老頭,完成任務。」霧影鬼二弟眼神漂想小櫻那個位置。

「嗯!」

密謀好殺的人兩兄弟又一個霧影低級瞬身術閃到達茲納面前,舉起了手中的鋸鏈。

但是,菜雞的兩人被比他們更強的卡卡西來了一個懷中抱妹殺。

「噗!」

觸碰忍者任務底線的兩人直接被卡卡西一拳掛在了手臂上。

「第一、不要對我的學生出手;第二、不要對任務人出手;第三、你們太菜了!」

卡卡西的死魚眼對掛手上的兩個霧忍吐槽了一句。

群里瞬間被卡卡西的實力「驚艷」到了。

【日向日差:這……這是那個連黑板擦都躲不過去的卡卡西嗎?】

【宇智波斑:不會吧!一個連黑板擦都躲不過去的忍者說人家菜?】

【宇智波泉奈:嗯,教練,我懷疑有人代打了!】

【波風水門:咳咳……那只是意外!】

【旗木朔茂:……】

嘲諷完兩個菜雞后,並把他們綁在樹榦上之後。

卡卡西把死魚眼的目光投向了達滋納冷漠道:「達滋納先生,請你對此事給出一個解釋。

這是霧影的中忍吧!那些傢伙可是因不論付出何種代價都會戰鬥到底而聞名的忍者。

在C級任務之中是不會出現忍者的,而且忍者是B級任務的範疇,需要中忍來,更何況是霧影中忍!

這已經是B級以上的任務了!

如果你沒有特別的理由,我們是有權就此放棄任務的。」

達滋納從突然受到襲擊的愕然之中回過神來,被卡卡西突然質問,頓時神色一變。

露出有故事的眼神,頹廢的嘆了一口氣,開始了自己慘不忍睹的表演,述說了波之國此刻面臨的凄慘境遇。

比如那個邪惡商人卡多控制了波之國交通命脈,將他們波之國的國民逼得走投無路,只能靠着修橋打開外界交流大門來自救。

【日向日差:大意了,怎麼都沒注意到這個問題,這老頭居然敢虛報任務等級。我呸!他是想害死木葉的年輕忍者嗎?】

【波風水門:唉?聽他這麼說,也是個偉大的可憐人啊!】

【千手扉間:這個卡多怎麼會跟霧隱忍者都勾結在了一起?難道說霧隱有動作?還是我多慮了?】

【宇智波富岳:我想不可能,霧影經歷三戰、血霧時期已經很虛弱了?不可能這個時候來攻打木葉?】

「你們怎麼看?要繼續嗎?」卡卡西問向幾人,重點看了下鳴人。

幾人沉默了幾秒,都不想先開口?明顯這次任務有問題!

一直低着頭默不作聲的糟老頭子達茲納卻再次說話了。

「沒關係的,你們想取消任務的話就取消吧,只不過我一定會在到家之前被殺掉的。」

「不過,你們也沒必要放在心上。」

「就算我死了,也只有我那八歲的可愛孫子會終日以淚洗面。」 而望著這個手持一桿蛇矛的封號斗羅,海明威卻面不改色,異常淡然的說道:「有封號斗羅隨行保護,想必你在武魂殿的身份不低。另外,讓暗中那個封號斗羅也出來吧,區區一個封號斗羅就想對付我,還差那麼點意思。」

話落,海明威渾身上下猛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勢!而直面的這股氣勢的雪清河,或者應該叫她千仞雪,只覺得一股如大海般澎湃,浩瀚的氣勢撲面而來。

與此同時,在海明威的眉心處,只見金光閃現,隨後凝聚成了一道三叉戟烙印!

這正是神考者特有的神之烙印,在出了海神島后,為了避免過於引人注目。平常時候海明威都是將這個烙印隱藏起來,並未讓人看到。但如今面對千仞雪這個同樣有神考在身的人,卻不免有了攀比的心思。於是就釋放出神之烙印!

「這是…神之烙印!」同樣有神考在身的千仞雪,感受到那股同為神力的氣息。頓時臉色劇變。她萬萬沒想到,這個天斗帝國的神秘供奉,竟然也是一位神位繼承者!

而這時候感應到海明威身上傳來的恐怖壓力,原本隱藏在暗中的另一名封號斗羅也是出現了,瞬間出現在千仞雪面前,將她牢牢的保護在身後。

只見這一名封號斗羅身材中等,胖瘦適中,並無特殊之處。但當武魂釋放之後,他的身體卻如同吹氣球一般膨脹而起,無數紫色尖刺從體內冒出,遍佈於體表,魂環配置與先前那名封號斗羅一模一樣。

但他此時的樣子卻要獰惡的多了,就連雙手都已經變成了紫色的尖刺狀,全身都籠罩在這種特殊的紫色之中。不過想必沒有任何看到的人會因為他的醜陋而小看或者鄙視他。

武魂釋放后,身體出現的變化越大,就證明自身與武魂的契合度越高,也就是武魂等級越高。刺豚,這名魂師的武魂竟然是極其罕見的刺豚,而且還將其修鍊到了封號斗羅級別!

海明威認出了這種武魂的存在,因為刺豚本身就是一種大海中的生物。當它遇到危險時,就會鼓起身體,用身上的尖刺保護自己。而刺豚魂師本身所擁有的幾種能力就包括劇毒、堅體、毒刺外放!

「呵,果然是原著中的蛇矛斗羅與刺豚斗羅。」海明威看著兩個封號斗羅,心中暗道一聲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