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昭霖的霸權主義再次出現,兩人啞然,無從反駁。

楊昭霖的霸權主義再次出現,兩人啞然,無從反駁。

江玲心底是對楊昭霖這個姐夫是充滿怯意的,所以不敢反駁,而一一,她是知道這人一旦決定的事想要改變幾乎是不可能,所以才放棄了反對。

「好了,現在你們寫劇本吧,辦公室留給你們,我下午有個合作夥伴要見,等下會有人給你們送喝的吃的。」

「你這是軟,禁我們嗎?」

「胡思亂想什麼,你們是有絕對的自由的,你們不就是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嗎,這裏可比陶琳那裏安靜多了,而且覺得對安全,更不會有人打擾你們。」

「我們是需要安靜的環境,但不是這種過分安靜的環境……」

楊昭霖不聽她的抗議,驀然的拿着文件離開,留下一一江玲懟著空氣抗議。

「姐,我們以後不會真的要在這裏碼字吧?」江玲皺着眉頭,苦着一張臉,環顧四周,小手不安的抓着一一的手臂。

一一反手拍拍妹妹的手背,耐心的安撫道:「不會的,你姐夫要是堅持,以後我們就在家裏碼字就好了,正好我媽不是有個後花園嗎?我記得那風景也不錯的。」

女孩一聽,兩眼放光的點點頭,「對啊,姐我們可以在大舅媽的後花園里擺放個主編的茶几和椅子……」

「對吧,你也覺得不錯吧。」

「這是肯定的,大舅媽的後花園超美的,只可惜大舅嚴令禁止我們進入的。」

「為什麼?」

「大舅說那些花草都是難尋的名貴品種,擔心我們粗心弄壞了,害大舅媽傷心,所以從不讓我們進去的,不過要是姐你要進去的話,那應該另當別論了。」

「也不是吧,我媽護她那些花草可從不分人的。」

這一點一一沒有說錯,但是她低估了自己在父母心中的份量。

因為丟失了她二十幾年,她一直是他們心底的痛,雖然找回阿里了

打聽之後才知道,原來破產的公司就是那個咄咄逼人,揪著一一不放的女孩所在的公司。

至於女孩怎麼樣了,大家無心去關注。

他們在意的是自己有沒有哪裏得罪到對方,無心顧及其他。

發生了上午的事情之後,楊昭霖便不放心讓她走出自己所能控制的範圍之外,於是強行帶着她去了自己的公司,當然江玲也一併一起。

「等下我會讓人給你們安排一個空閑的辦公室,讓人幫你們置辦好東西並且裝飾好,從今以後你們的約定的地點從陶琳的甜品店挪到這裏,有什麼需要儘管提,當然,去陶琳那除外。」

「不是吧,朱一嵐已經被抓了,你至於這麼杞人憂天嘛,再說了,她又傷害不了我,至於輿論,我比她會運用。」

「好,你棒,但你別忘了朱一嵐是被抓了,但是李芷茹和她的父親還在外面,總之不管你怎麼反對,決定我已經下了,不接受反駁,你只能欣然接受。」

楊昭霖的霸權主義再次出現,兩人啞然,無從反駁。

江玲心底是對楊昭霖這個姐夫是充滿怯意的,所以不敢反駁,而一一,她是知道這人一旦決定的事想要改變幾乎是不可能,所以才放棄了反對。

「好了,現在你們寫劇本吧,辦公室留給你們,我下午有個合作夥伴要見,等下會有人給你們送喝的吃的。」

「你這是軟,禁我們嗎?」

「胡思亂想什麼,你們是有絕對的自由的,你們不就是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嗎,這裏可比陶琳那裏安靜多了,而且覺得對安全,更不會有人打擾你們。」

「我們是需要安靜的環境,但不是這種過分安靜的環境……」

楊昭霖不聽她的抗議,驀然的拿着文件離開,留下一一江玲懟著空氣抗議。

「姐,我們以後不會真的要在這裏碼字吧?」江玲皺着眉頭,苦着一張臉,環顧四周,小手不安的抓着他的手臂。 千予還在想姜柔是什麼意思,那邊泰山見千予在跟自己對戰的時候竟然還敢走神,頓時覺得自己被輕視了。

於是泰山等不及就直接朝著千予衝過去,想要一腳就把千予給踢下去。

很多人看到這一幕都興奮的大叫。

「泰山,趕緊把那個傻小個踢下去。」

姜柔側頭看了一眼,果然,又是這個人。

姜柔默默地離他遠了點,她實在是擔心自己沒有忍住罵他。

姜柔看著台上,泰山這一腳蘊含了力量,帶起了一陣風,但是,他卻並沒有直接提到千予的身上。

而是在距離他還有不到一米的距離停下了。

但那一腳的威力卻讓所有人都看見了,因為帶起的那陣風把千予的頭髮都吹起來了。

其他人都在可惜,覺得泰山為什麼要慢慢來啊,直接就把人給解決了不好嗎。

但也有一部分知道泰山這麼做的原因,覺得這樣才有意思嘛。

姜柔也看出了泰山的意思,他這是想要一點點的折磨千予呢。

因為對手太弱了,所以決定沒有成就感,想要一點點的折磨他。

姜柔很想讓千予直接認輸,但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果然,場上的戰鬥就跟姜柔想的那樣,泰山一點點的在折磨千予,一直把千予打到根本就沒有辦法站起來為止。

但就是這樣,裁判還是沒有暫停,因為千予竟然還在掙扎著要站起來。

本來因為千予跟泰山的實力太過懸殊,所以很多人其實對這場比賽沒有什麼期待的,但是現在,顯然他們看的很開心。

而且,千予明明那麼弱,但一直不放棄的樣子也讓他們覺得很有趣。

聽著身邊的那些人說的話,姜柔第一次覺得很無力。

她知道,這裡的人對於人命是不在乎的,可她不是,看到這樣的一幕,她還是覺得很不舒服。

本來姜賢勸慕言去科舉,是覺得他有才能,不去考科舉有些可惜了。

但現在,姜柔覺的,如果以後慕言能夠成為一個大臣的話,就可以給上位者進言了。

能夠改變這樣的話現狀,至少,想這樣的事情就應該完全的禁掉。

別看他們門口有人守著,但姜柔相信,他們背後也有人護著的,不然不可能會這麼猖狂。

這一刻,姜柔做出了一個決定。

她不打算繼續待在這裡了,她站起身來,準備等這場比賽結束后就離開。

至少,也要看看千予怎麼樣才走。

場上的局勢也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比如泰山竟然被千予給傷到了。

泰山好像生氣了,他更加發狠的朝著千予攻擊著。

千予一邊躲一邊往其他地方看。

顯然是在找什麼東西,很快,千予就找到了,那是一個黑色的鐵片。

姜柔看的很清楚,她眉頭一皺,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勁。

等看到千予拿著那塊鐵片朝著泰山揮過去,然後泰山好像是因為躲避不及時所以沒有躲開。

場上的局面一下就變了,泰山倒下了,千予卻還站著的。

而且泰山這一倒,就再也沒有起來了。

看到這裡,姜柔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她並沒有怪千予,這種事,應該是賭場的人一早就交代好了的吧。不然,泰山也不會倒下就不起來,千予被打了那麼多次卻每次都起來了。

。 「咱們的人接觸那幾個人了么?」千帆聽到順子的話立刻問道:「有沒有把人控制住?」

「咱們的人有幾個為了控制他們接觸到了,」順子憂慮地說道:「城南本就是貧民區,所以有老鼠很正常,剛開始是有個人被老鼠咬了,他沒有在意,結果很快便病發了,緊接著第二個人似乎是吃了老鼠咬過的東西,所以……」

「這些都不重要,現在咱們最要緊的就是必須立刻控制這場鼠疫,」千帆擺擺手,對著順子說道:「吩咐神機營,夜裡全體出動,將石灰水澆到所有老鼠可能出沒的地方去。」

「咱們的人怎麼辦?」順子憂心神機營那幾個兄弟,無奈地說道:「那幾個兄弟不肯出來,說既然被傳染了,那就在裡面好好看著這些人,免得出去傳染別人。」

「去找雲先生,然後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千帆皺著眉頭,想了想又說道:「去派人叫世子回來,我有事尋他!」

「明白!」順子聽完千帆的吩咐,立刻轉身離開,而姜不知也出現在千帆身後,平靜地說道:「門主,屬下已經派人把人扔到雲子升的門口了。」

「你現在讓江一閣所有兄弟立刻去監視雲子升和洛朗瑜,不管他們跟誰接觸過,做過什麼都要一五一十的傳出消息來,」千帆擺擺手說道:「現在咱們沒空管那些人的事,先把鼠疫對付過去再說。」

「門主你是懷疑這場鼠疫是有人故意為之?」姜不知聽到千帆的話微微一愣,隨後惱怒地說道:「這些人怎麼可以如此喪盡天良,竟然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拿無辜百姓的生命如此兒戲?」

「成王敗寇,不管是七皇子還是洛朗瑜,要坐上那個位置都要萬千屍骨堆積,只不過看誰的本事更大而已,」千帆嘆口氣,似有感懷地嘆口氣說道:「只希望七皇子能不負所望,能夠真正為百姓做些事情。」

千帆安排完那些事,又吩咐世子府上下這幾日閉門謝客,所有人都不許私自出門,隨後又讓翠煙熬了些強身健體的藥物給眾人服下。

隨後又吩咐王宇這段時間每日帶人將府上的角落都用石灰撒過,特別是老鼠容易出沒的地方,千帆剛吩咐完這些事,納蘭珉皓便已經趕了回來。

要說洛朗釋說的也不錯,納蘭珉皓真是典型的妻奴,孩子出生后他也就看了幾次,隨後所有的時間都陪在千帆身邊,唯恐她胡思亂想,以至於洛朗釋都懷疑納蘭珉皓是不是不適合當父親。

「帆兒,你找我有什麼事?」納蘭珉皓收到千帆的口信,下了朝便趕回來世子府。

「我聽說今日洛朗瑜也上朝了?」千帆的消息向來靈通,納蘭珉皓早就見怪不怪了,所以他也只是點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京城發現了鼠疫,神機營的幾個弟兄都被傳染了,」千帆挽著納蘭珉皓的胳膊說道:「不過現在還沒有擴散開,我已經讓神機營去應對了,不過這件事和洛朗瑜肯定有關係,所以想問問你的看法。」

「洛朗瑜成為皇子這麼久,定然需要一些成績來證明自己的本事,」納蘭珉皓聽到千帆的話,贊同地點點頭,拉著她走進書房才說道:「江北的事小七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所以估計也快回來了。」

「提起這件事,我一直都沒來得及問你,你的傷究竟是怎麼來的?」千帆的目光落在納蘭珉皓的右臂上,彷彿隔著衣服都能看到他的傷。

她之前也曾給他換過葯,雖然那個時候整個手臂的傷看上去已經沒有那麼嚴重了,但是依舊可以看出初開始的模樣,所以千帆曾經暗中發誓一定要為納蘭珉皓報這個仇。

「我去了江北之後,就在小七失蹤的地方找他,找了幾天都沒有消息。」納蘭珉皓想了想,開始講述自己去江北后的事。

「世子爺,咱們找了幾日都沒有找到七皇子,難不成七皇子已經遭了毒手?」寒霜看著滿面寒霜的納蘭珉皓,不禁皺起眉頭說道:「暗部的人全都散出去了,但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寒霜,如果你劫走了人,是立刻跑掉還是先找個地方藏起來?」納蘭珉皓來到江北之後,便住在暗部早就購置的一處小院里,他看著院中的池塘緩緩地說道:「咱們貌似找了每一個地方,但是有一個地方是沒有找的。」

「世子,如果是我,我肯定帶著人立刻跑掉,誰還會在這裡呆著?等著被抓到嗎?」寒霜不解地看著納蘭珉皓,奇怪地問道:「世子爺說的地方是哪裡?」

「卿玉山的土匪窩。」納蘭珉皓起身,彷彿想到了什麼一般,眼睛轉了轉才說道:「咱們一直認為劫走小七的是叛軍,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也許那些叛軍會和那些山匪合作,所以小七很有可能在卿玉山的土匪那裡!」

納蘭珉皓想到這點,便趁夜色帶著寒霜和暗部的精英潛入了卿玉山的土匪窩,巧合的是當夜那個卿玉山的大當家當夜搶了一個女人,所有的山匪都喝得一塌糊塗。

納蘭珉皓和寒霜把整個山寨都翻了個底朝天,卻沒有發現洛朗空的蹤跡,就在納蘭珉皓以為自己想錯的時候,卻突然想起那個山匪頭目的卧房沒有搜。

寒霜點了迷魂香,隨後他們才摸了進去,卻發現那個山匪竟然沒有事,而那個女人竟然也沒有昏迷,納蘭珉皓立刻明白自己中計了。

不過納蘭珉皓仗著自己武藝高強,硬是將那兩個人引出了山寨,而寒霜果然在那間房子的暗室里發現了洛朗空,納蘭珉皓施展開輕功自然甩掉了那兩個人。

洛朗空也是遭到了埋伏,所以才會失手被擒,在他們二人的聯手下,很快便將叛軍打得落花流水,就在千帆生產的前夜,納蘭珉皓只覺得坐立不安,所以便將收尾的工作交給了洛朗空,自己帶著人急急忙忙地往京城趕回。

沒想到路上卻被那兩個人襲擊,納蘭珉皓帶著人和他們纏鬥在一起,那個女人趁寒霜不備一劍刺向他,納蘭珉皓便替寒霜擋了一劍,結果那個男人竟然砍在了那把劍上,所以才會留下那麼深的傷痕,想必一開始是打算廢了他一條胳膊的。

「那兩個人的身份查清楚了么?」千帆知道納蘭珉皓雖然說的很簡單,但當時的情景絕非那麼輕鬆,以納蘭珉皓和寒霜的身手,被逼到這個份上,自然是遇到了高手。

「是元尊身邊的高手,男的叫劉熙,女的叫若兒善,」納蘭珉皓笑著拍拍千帆的手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你放心吧,我已經讓明部去追那兩個人了,無論如何都要把他們的命留下!」

「你的意思就是說不用我幫你報仇唄!」千帆笑著靠在納蘭珉皓的肩膀上,慢慢地說道:「單純把他們的命留下太便宜他們了,你那麼好看的胳膊留下那麼難看的疤痕,想想我都想把他們碎屍萬段。」

「大男人有個疤痕不很正常嘛!」納蘭珉皓笑著說道:「好了,你就別操心這些了,咱們說回來鼠疫的事,你打算怎麼辦?」

「雲先生那裡想必可以治好的,」千帆坐直身子,想了想說道:「只是現在還不確定,等到雲先生那邊有了準確的消息再動手也不遲,不過洛朗空還要多久回來?」

「大概也就十幾日的路程吧,怎麼你的計劃還得等到小七回來才能辦么?」納蘭珉皓笑著揉了揉千帆的頭髮說道:「還是說你打算把破除鼠疫的功勞搶過來,放在小七身上去?」

「還是你最了解我!」千帆聽到納蘭珉皓的話不禁笑道:「洛朗瑜想要在京城立威,那也得看我同意不同意,還有雲子升,我越來越不明白他在想什麼了,竟然對我下毒手!」

「雲子升是想帶你離開這裡,」納蘭珉皓聽到千帆的話,頓了頓認真地說道:「他不是想害你,他是想把你帶離我身邊,因為他認為我配不上你。」

「配不上我?」千帆瞪大眼睛看著納蘭珉皓,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不可思議地說道:「納蘭珉皓,這是雲子升的想法,還是你編出啦騙我的?」

「是真的!」納蘭珉皓拉著千帆的手說道:「很多人都以為我是不學無術的紈絝世子,而你那麼聰明,那麼漂亮,那麼可愛,那麼……」

「納蘭珉皓,你確定你不是在討好我?」千帆抽出手推了納蘭珉皓的腦袋一下,笑著說道:「雲子升的心思我可沒空猜,我只知道他要害我,我就肯定會睚眥必報,反正我的殺神之名在外,也不怕多幾條人命。」

「世子,世子妃,雲先生到了!」這個時候,寒霜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小帆兒,我發現自從認識了你,我就成日里要對付那些高難度的病症,你可真會難為我這個老頭子!」雲先生嘟嘟囔囔地推門進來,看到納蘭珉皓也在,立刻訴苦道:「納蘭小子,你師父我都快成了你家小帆兒的御醫了!鼠疫啊!鼠疫啊!那是鬧著玩的嗎?」

「雲老頭,小帆兒可是相信你才把拯救百姓於水火這樣高尚的事交給你,你就不要推辭了!」納蘭珉皓笑著拍了拍雲先生的肩膀,開心地說道。

「雲先生,這次鼠疫很嚴重嗎?」千帆卻從雲先生的話中聽出了另一層意思,不禁皺起眉頭問道:「我聽聞雲先生之前也曾對付過鼠疫,這一次是有什麼不同嗎?」

。 二百七十七、戰友兄弟

這不是陷阱,確類似於陷阱。有著陷阱的深度,卻遠遠超過了陷阱的寬度和長度。好在裡面沒有竹籤、地雷之類的危險物,否則,兩個人下去,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輕鬆了。

李森從深坑的底層中爬起來,在黑暗中輕聲喊,「張忠,張忠。」

張忠在黑暗中摸著幾乎被摔暈了的腦袋,心裡暗忖著,「這是什麼鬼地方,怎麼突然有這麼深的坑。」正在他不知所措之時,聽見了李森的喊聲,於是急忙答道,「我在這。」

聽見張忠迴音,李森向他靠了過來,伸著兩隻手,盲人一樣地摸向前。

張忠和李森一樣,也扎著兩隻手朝聲音摸。

兩隻手遇到一起后,張忠問,「李連長,這是哪?」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