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子沒了產出孟有房不急嗎?

未聞花名 > 未分類 > 沙子沒了產出孟有房不急嗎?

其實,他也很急,可現在他又沒有那麼急。

七家城的工程雖然已經敲定,可沒有過了『拆』字關,一切還都是未知數,所以這沙子現在出了問題到是一件好事。

如果這要是在改造的一半中出了問題,那才是大問題。

孟有房的心裡想的可不只是沙子這一塊兒,水泥,石灰,陣墨,等等,這一切的基礎材料都需要梳理,這才是他讓兩個人先回小木堡的原因。

有房不動產雖然只是一個小店,可有些項目也需要開始提前上馬才行!

。 「還處於昏迷狀態,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

時宜出來,就是要問清楚事情的原因。

時淵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地落水?這件事,一定跟她們母女逃不掉干係。

「媽,小淵怎麼會落水的?」

傅婉清說來假裝慚愧,「都怪我,我是看著天氣不錯,就帶著小淵和小箏一起去公園轉轉的。沒想到一個不留神,小淵就掉進公園的池塘里。」

「你也知道,池塘周邊的柵欄年久失修,興許是小淵倚著來,就掉下去了。我和小箏都不會游泳,只能拚命地呼叫保安過來,害得小淵在水裡泡了那麼久!」

說著,傅婉清自顧自地掉起眼淚來。

「只是意外?」

時宜半信半疑。

時淵從小就是怕水的,怎麼可能會靠近池塘邊?

「姐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難不成我們會害他!」

時箏站起身反駁,輕輕地安撫傅婉清的情緒。

「媽,您也別太過自責,還好弟弟命大,沒事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這樣的一幕,讓時宜不得不懷疑兩人做戲的成分。

她正在出神,接到爺爺打來的電話。

「小宜,小淵沒事吧?」

「爺爺,您,您都知道了……」

她還想故意隱瞞的,不料老爺子是聽說了這件事,立馬買了最早的機票趕回來。

「這麼大的事情你還想瞞著我!」時老爺子氣得咳嗽,「把電話給你媽!」

傅婉清一聽老爺子要跟她對話,默默地走到一邊,被訓得壓低了腦袋。

「也不知道你是怎麼當媽的,不知道小淵從小就怕水嗎?還敢帶著他去池塘邊玩,我看你是沒拿小淵當成自己親生的……」

傅婉清百口莫辯。

「我兩小時后抵達京都,你看著辦吧!」

席老爺子留下這麼一句就掛斷電話,讓傅婉清不知所措。

時宜拿回手機,就又回去病房守著時淵。

「媽,爺爺都跟你說什麼了?他怎麼會知道時淵出事?」

傅婉清憤恨地眯著眼睛,興許是沒料到時老爺子會這麼快知道。

「媽,我們什麼時候走?在這裡呆著很無聊的!」時箏不滿地抱怨起來。

傅婉清也一肚子的怨氣,「走什麼走,老爺子沒過來之前,你哪裡都不許去,就得在醫院裡給我守著!」

「有時宜在不就夠了,他還值當我們三個人在這裡?」

時箏被惡狠狠地瞪了眼,悻悻地坐在一旁低頭玩手機,不再言語。

病房內,時宜撫摸著時淵的額頭,還微微有點兒發燙。

她雙手緊握,放在胸前,像是在禱告。

時淵可千萬不能出事,前世她就沒能好好地護住,今生絕對不能再留有遺憾了。

興許是時宜的祈禱起了作用,一個小時后,時淵的手指動了下,隨後就緩緩地睜開眼睛。

可惜他戴著氧氣罩,時宜聽不清他在說什麼。

「你別動,我馬上就去叫醫生!」

醫生過來檢查,等病情稍微穩定些,就可以轉去普通病房了。

傅婉清激動地走進來,也不管時淵的手背上還插著針管,直接一手握住。

「謝天謝地,你總算沒什麼大事!」

時淵痛得不敢出聲,只能任由她拽著。

時宜注意到,好心地提醒,「媽,小淵手上還打著點滴呢,您別這樣抓他。」

傅婉清意識到自己的唐突,慌忙鬆開,「都是我太著急了,沒注意到。小淵,你有沒有想吃的,我現在就去給你買。」

時淵舔了舔乾澀的嘴唇,遲疑的目光留在時宜身上。

他疑慮了許久,沙啞著聲音說道:「我想吃海景家的炒蝦仁。」

「好好好,我這就去給你買!」

傅婉清拽著時箏離開,此刻病房內只剩下時宜和時淵兩人。

時宜頗感困惑,海景餐廳距離醫院很遠,而且沒有外送的服務。

最關鍵的是,她記得時淵是不愛吃蝦的,這次竟然主動提出來要傅婉清去買,到底想要做什麼?

等她們走遠后,時淵拽住她的手。

「姐,媽和箏姐姐想要對你不利,我親耳聽見的,姐,你可一定要想辦法阻止她們,不然整個時氏集團也要被毀!」

他情緒太激動,使勁地咳嗽起來。

時宜心疼地撫摸他的後背,「你別著急,慢慢說,反正海景餐廳很遠,她們估計一時半會兒回不來的。」

時淵吃驚地看著時宜,靦腆地笑著,「姐,你都猜到了。」

「我可是看著你長大的,你喜歡吃什麼難道我不知道?雖然海景家的炒蝦仁是一絕,但是你不愛吃蝦我也是知道的。」

時宜驕傲地揚起嘴角,「你給我說,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也不知道,今天媽媽喊我出去溜公園,箏姐姐拉著我到池塘邊拍照,拍著拍著,我就掉池塘里了……」

「你是怎麼掉進池塘的,難道不記得了嗎?」

時淵努力地回想,大腦卻一片空白。

他根本記不得自己是怎麼掉進池塘的,他當時精神恍惚,原本拉著時箏的手忽然鬆開了,之後就什麼都記不得了。

「我……我忘記了,我喝了好多水,想叫卻叫不出聲音來……」

時淵現在想起,還有些后怕的。

就是因為小時候父親要他強身健體,非要給他報了游泳班。

他身材瘦小,免不了受欺負,所以就被小孩子惡搞,直接給推進泳池了,從那以後就有了陰影。

「你不是最害怕靠近水嗎?怎麼還去池塘邊拍照!」

「箏姐姐拉我過去的,我也不好拒絕……」

時淵的性子有些柔弱,也是從小被時箏欺負慣了。

「姐,你別擔心,我現在好多了,咳咳咳……」

「你呀,就給我安心在這裡躺著,一會兒爺爺過來看你,免不了又挨罵!」

時淵哀怨地啊了一聲,眼神里充滿了絕望。

果不其然,老爺子過來,就一通嘮叨。

姐弟兩人相視一笑,但很享受老爺子的嘮叨聲。

「好啦,爺爺,您就別擔心了,這裡我來照顧就好,您趕飛機累壞了吧,要不回家休息休息?」

「你這是要趕我走,嫌我太吵了是不是!」 隨後,她指著問道:「哥,你在看什麼?」

顧容覺得沒什麼不能說的,他一心二用的一邊看文書,一邊回答說:「這些都是整個寧洲各地,城、縣遞上來的摺子。

父王的身體不能看這麼多摺子,而寧洲又是我們的管轄,下面的人報上來,又不能不處理,所以我就拿過來處理了。」

「那還挺多的。」池魚看著好幾摞摺子。

顧容挑眉道:「這是自然,咋們鎮北王府的封地寧洲,本是兩個洲合併為一洲的,所以看似只有一個洲,實則是兩個洲。

而且,咋們寧洲是所有藩王里,封地最大的,連晉王的兩個封地,都比不上咋們家的大,但事情就比較多了。」

隨後,顧容又不厭其煩的給池魚解釋。

寧洲雖然大,但土地貧瘠,糧食很難種活;而且因為是靠近邊境,又有很多進出國的經商商隊,所以人口挺魚龍混雜的;

甚至還有那些從盛京犯了錯的家族,被皇帝貶職、發配邊疆,要麼就是發配南方邊境,要麼就是寧洲北境這邊。

所以整個寧洲,就是個大雜燴,什麼人都有。

如果沒有鎮北軍,一邊守衛邊境,一邊震懾寧洲,那麼寧洲就有可能要多亂,就有多亂。

之後,話題越扯越遠,顧容卻突然開口:「你跟我嘮這麼久,扯得挺遠了還繼續扯,真不說有什麼事?」

「先別說,我來猜猜,是什麼事。」他擺手后,又撐著下巴作勢想了想,「你是來安慰我的吧?」

池魚頓時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那啥…哥,你怎麼知道?」

「從你進來那刻,動作看似很隨意,跟平時沒什麼區別,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哥我很敏感的。

我感覺到你很擔憂我,所以你是知道了『那件事』,特地來安慰我的。」顧容肯定的說到。

「嗯,我就是知道你太敏感了。聞人立夏那個瘋女人這麼說了你,你必定心裡很難受,所以我來了。」池魚說完。

又立馬保證似的說到:「哥,我會收拾她的!」

「別別別。」顧容連忙擺手道,「你哥我沒這麼嬌弱,而且她說的是事實,我就是個半身不遂的殘廢,哪個好人家的姑娘,願意嫁給一殘廢的。

更何況,人家只是個不懂事的小姑娘,你跟她計較做什麼。」

「不行!別說是她,任何人說你都不行,再說了,我答應了父王,要收拾她的。」

「啥!怎麼父王也跟你亂來。」顧容頓時不贊同得皺眉道。

「好啦好啦,你就別生氣啦,我們要是不出手,他長光王府還以為我們家是吃素的!」

之後,兩人一陣墨跡。

一個勸說,不要如此;另一個認定了,一定要報復出氣。

突然,外邊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還有盔甲因為大動作,而產生劇烈摩擦聲。

而池魚立馬預感到,恐怕是出事了。

果然,下一刻,房門被一陣急促的敲響。

顧容立馬向外喊到:「進!」

來人穿著盔甲,一身鎮北軍軍服的打扮,他一進來就「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隨後抱拳行禮稟報到:「稟世子,雲城發生暴/亂。起因是大雪壓塌了雲城平民們房屋,流民被凍了一夜。

而後屬下已經儘力安排房屋,但云城的那些富商,宅子一點事也沒有,卻沒一個願意接納民眾。」

池魚心中「咯噔」了一下,立馬就知道。

真正的亂世,來了!

隨後,顧容憤怒得一拍桌案。

「啪——」

「為富不仁,顧家老宅還空著的,將他們安排進去。」

池魚驚訝,顧家原來在雲城還有老宅。

而那將領搖頭卻說:「世子,顧家老宅恐怕容納不下這麼多人。雲城百姓,起碼有六層的房屋,都倒了。」

「什麼!」顧容震驚不已。

這數量實在太大,顧家老宅哪裡容納得下。

池魚見情況得她出馬了,她突然出聲道:「哥,這件事交給我。我那裡有一種帳篷,只要找一塊空地,就可以紮營,甚至安排得下所有民眾暫時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