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非坐上駕駛位,探出頭道:「不用安排那麼多車跟著,該幹嘛幹嘛去」

未聞花名 > 未分類 > 洪非坐上駕駛位,探出頭道:「不用安排那麼多車跟著,該幹嘛幹嘛去」

少頃,一輛車駛出城堡奔向機場。

登機之後,洪非回頭,塞繆爾立刻道:「算我的。」

「你很有錢嗎?」洪非冷冷的說道。

塞繆爾愣了愣,「有……有一點。」

「那你付吧。」

「好的。」

整個航程中,洪非沒再和塞繆爾說過任何一句話。

這反而讓聰明的大頭感覺有些麻爪。

他沒有跟洪非提及過關於自己被心靈之力鞭撻的事情,但他仍然嚴重懷疑那個人就是洪非。

不過興許是他驟然變得太過聰明,一時間不免想得太多。

雖然洪非的嫌疑最大,但為何一直以來從沒有表現過像是擁有心靈力量的樣子,難不成單純的只是為了藏拙?

這有點兒說不通。

如果不是洪非,那就意味著洪非身邊存在第二個掌握了心靈之力的人,並且洪非還被瞞在鼓裡。

這樣他就更不能問了,否則豈不是主動給他示警?

綜合考量之後,塞繆爾選擇對此事絕口不提。

只是洪非突然間對他表現得極其冷淡,這讓他不免心中惴惴。

洪非在想什麼?

大頭目很聰明,智商極高,心靈感應可以說是大腦突飛猛長后的附贈品,真正讓他躋身超級反派行列的,還是他無與倫比的學習與理解能力。

所以相比戰鬥,他更適合做一個專業的科研人員或者統籌者。

不過從他變異以來一直被洪非栓在身邊,沒有太多機會去汲取更多知識。

洪非一開始的打算是讓大頭目繼承漫畫中的老本行,在科學研究工作之餘兼職發展一個情報組織。

然而在取得了「心靈感應」能力之後,他頓時又發現自己在看到塞繆爾的大腦袋后總感覺有些索然無味。

有智商,但不聽話。就在身邊也是禍害。

如果塞繆爾可以感應到洪非的想法,那他就該知道,洪非正在想的,是要不要直接弄死他。

飛機抵達中東,塞繆爾留在機場,洪非孤身一人前往提前租好的倉庫,激活技能卡,坦克快速具現。

回到機場,洪非發出郵件提醒狗大戶收貨,飛機再次啟程前往歐洲。

下一站,倫敦。

等狗大戶交錢以後,隔上一個星期再給牛牛送貨。

畢竟人家開價一億,讓他們多研究幾天也是應該的。

唔,不知道這麼做,能量會不會唰唰的往上漲?

四十億估摸著快到了,賣坦克的直接目的也從掙錢轉變到了掙能量,當然能順便撈幾筆也是不錯的。

塞繆爾在側後方看著洪非突然揚起的嘴角,心頭莫名一震。

他又在想什麼奇怪的計劃了嗎?笑得也太讓人害怕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最後,某人說的補償,就是變着花樣把她折騰了一通。

蘇琴覓:「……」

婚後的日子,安逸舒適。

因為沒什麼要忙的,家裏的活顏楚尋也分擔了一些,蘇琴覓則主要是洗衣、做飯,偶爾打理打理菜園子。

看得空間囤了不少藥材,蘇琴覓琢磨着什麼時候找個機會去一趟縣城,把這些藥材賣了,換點銀子。

「你們注意到了沒有?這兩天,蘇家的那個朱嬸,老在咱們家附近來回徘徊。」在門口那裏玩,顏楓忽然留意到了這個事,就壓低聲音問了問顏翎他們。

顏翎撓著頭,想了想,之前確實有看到朱嬸在附近出沒,而且出沒了幾次,但並不怎麼注意,直到此刻哥哥提及,他才注意到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

顏亦如也表示自己有見朱嬸出現過。

「只是剛好路過而已吧?」顏泓猜測。

顏楓一臉思索,道:「開始我也是這麼覺得,但是,在她反覆出現幾次之後,而且看她神情,我總覺得有什麼事。」

「那是有什麼事呢?」顏亦如睜大著一雙充滿好奇的眼眸。

顏翎、顏泓也是一副很想知道的樣子。

顏楓道:「我也不知道呢,只是看她那個樣子,不像是剛好路過。」

「要不要跟爹娘說說?」顏翎問。

顏楓想了一下,搖頭說:「先不說吧,咱們往後多加留意,看看是什麼情況。」

就這樣又過了一日。

第二天。

果然,朱翠翠又出現了。

在顏家附近來回徘徊,但又沒有靠近,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這次,崽崽們都特別留意了。

顏楓心裏猜測,覺得朱翠翠肯定是有什麼事。

他有點想去問的,但人家是大人,他是孩子,還是擔心會有什麼意外,於是與顏翎幾個商量了一番,就決定還是回去跟爹娘說一說。

聽說朱翠翠這幾天反覆在他們家附近徘徊,蘇琴覓皺了皺眉。

顏楚尋讓崽崽們自己去玩,然後道:「多半是蘇家想讓她來做點什麼事,她估計還在猶豫之中,所以才會這樣。」

蘇琴覓也這麼覺得,站起身,道:「我去找她問問。」

顏楚尋道:「還是我去吧。」

也站起了身。

蘇琴覓道:「這事,我出面比較好。你去的話,說不定會把她嚇到。」

顏楚尋想了想,覺得也是,「那你去吧,不過,要小心點。」

蘇琴覓道:「我知道呢!」

便出去了。

朱翠翠看到她從家裏出來,就立刻找地方藏了起來。

蘇琴覓看見她藏了起來,就假裝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朝她那邊走去,並從她藏身的地方經過。

好像,她並不是來找她的,只是剛好走向這邊而已。

見她走了,朱翠翠才鬆了口氣。

對她來說,蘇家交給她的這個任務,實在太難了,她根本做不到,哪怕與丈夫來回演練了好多次。

但是,這幾天,因為沒有完成任務,家裏每天就只給她一碗粥喝,而且還只能睡地面上。

她現在都覺得有點感冒了,肚子也一直空空如也。

每天一碗粥,就是保她不死而已。

可肚餓真是很難受。

她很想哭,也確實哭過。但,每次哭,都會被婆婆、丈夫破口大罵,有時候煩了甚至會動手打她。

盯着顏家的門許久,她到底還是沒有勇氣。

於是,打算回去。

剛剛從藏身的地方出來,轉身,忽然看到一道人影,差點撞上,她「啊」了一聲,嚇了一跳!

「嫂子,你在這裏做什麼?」蘇琴覓開口。

朱翠翠心跳如擂鼓,一臉緊張,見是蘇琴覓,不由低下頭,「沒、沒什麼……」

就從她身邊走過。

一副很倉惶的樣子。

蘇琴覓卻是跟了過來,看着她,「嫂子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雖說她已經不認與蘇家的關係,但是,出於禮貌,她還是叫朱翠翠為嫂子。

「我,我沒事。」朱翠翠走得更快了,逃也似的。

見她這個樣子,慌慌張張的,蘇琴覓也就不跟了,停下來,站在那裏看她離去,心間微微感慨。

雖然沒有問出什麼,但見這個情形,她就明白,肯定是蘇劉氏或者蘇閑指使她過來的。

看樣子,她多半是沒有完成蘇家交代的事情。

這麼回去,估計又是要挨罵了。

雖然很同情朱翠翠,但是,她也沒法幫什麼忙。

這是蘇家的事情,她現在就一個外人。

搖了下頭,她便回去了。

「怎麼樣了?」顏楚尋問。

蘇琴覓道:「沒問到什麼,但是,看得出來,她來這裏,是有什麼目的,而且是迫於蘇家的壓力。」

顏楚尋道:「這個蘇家可真是煩人。」

沒完沒了了。

還總不長記性。

蘇琴覓斜了他一眼,「後悔娶了我沒?要不是我,你與蘇家估計一輩子都不會有這樣的交集。」

仔細想想,確實如此。

要不是她,顏楚尋與蘇家之間肯定不會有這麼多的破事。

顏楚尋一把將她拉入懷裏,吧唧一口親了她,眼裏都是愛惜,「怎麼會後悔?娶你,是我至今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