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鳳坐在那裡沒有起身,只是沖李新年微微點點頭,目送他離開。

潘鳳坐在那裡沒有起身,只是沖李新年微微點點頭,目送他離開。

換上自己的衣服剛從屋子裡出來,如蘭迎面走過來,笑道:「看來你的病情況複雜啊,我奶奶從來沒有用這麼長的時間給人看過病。」

李新年有點尷尬地笑道:「閑著沒事,跟你奶奶聊天呢。」

如蘭陪著李新年往外走,一邊說道:「難得,我奶奶可從來不跟人聊家常。」

來到外面的院子里,李新年的眼睛四下搜索了一會兒,並沒有看見剛才那個美的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孩,不禁有點微微失望。

「哦,對了,你奶奶給了我一粒藥丸,這藥費……」李新年雖然覺得五萬塊錢一粒葯確實太貴了,可既然拿了,總不能不給錢吧。

沒想到如蘭淡淡一笑,說道:「你今後不會再服用這種葯了,這粒葯就算是贈送。」

李新年疑惑道:「你怎麼知道我今後不會再服用這種葯了?」

如蘭笑道:「我奶奶不是說了嗎?你是心病,這世上哪有醫治心病的葯呢?」

李新年懷疑如蘭可能一直在偷聽自己和潘鳳的對話,忍不住脹紅了臉,一時諾諾著說不出話。

如蘭瞥了李新年一眼,問道:「你妻子應該很漂亮吧?」

李新年楞了一下,反問道:「你怎麼知道?」

如蘭盯著李新年注視了一會兒,沒有回答李新年的問題,而是說道:「我奶奶畢竟年紀大了,對年輕人的事情也未必了解。

你應該是個事業成功的男人,並且儀錶堂堂,按道理你妻子不應該出軌,她應該擔心失去你才對啊。」

李新年嘟囔道:「有些事情並不是常理所能解釋的。」

如蘭盯著李新年說道:「我倒有個解釋。」

李新年訝異道:「哦,我倒要向你請教。」

如蘭遲疑了一會兒說道:「你女人出軌的原因無非這麼幾種,要麼是夫妻感情破裂,要麼是男人無能,要麼是女人天生眉骨、水性楊花。

要麼是利益驅動、各取所需,要麼是打發寂寞、隨便玩玩,要麼是婚外生情,你覺得你老婆是屬於那種啊。」

李新年楞在那裡,腦子裡採取排除法把如蘭說的幾種情況都過了一遍,最後選擇了利益驅動和婚外生情。

一想到利益驅動,忽然就想起了老婆的那篇論文以及剛剛升任的行長職位,頓時意識到自己也許不該把那個杜老師排除在外。

畢竟,杜秋谷是省行的行長,顧紅的頂頭上司,他完全有能力為顧紅謀私利,而顧紅又能拿什麼做為回報呢?

看來,也只有這兩種可能了,如果這個男人是王濤的話,肯定是婚外生情,如果是杜秋谷的話,自然是利益驅動了。

「你怎麼不說話?」如蘭見李新年站在那裡只顧愣神,不禁問道。

。客棧房間內。

姬瑤死纏爛打,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兩人的同意,願意暫且與她聯手。

為了展現誠意,姬瑤告知了一些消息。

「那是一座巨大的地宮,大概有近八千年的歷史,地宮的主人極有可能是八千年前某個朝代的貴族。根據大致推測,地宮的規模可能和金林城差不多大小,大大小小的石殿光是

《我,人間武聖》第一百四十七章趕至(求訂閱!) 這可是好事,反正已經瞞了六年了,也許還能再瞞上六十年,她一定要為自己搏一搏!

如果害怕的話,什麼都得不到。

相反,大膽試一試,也許她就是新的封太太!

「你來幹什麼?我要見封晏!」

她眯眸不善的說道。

「你覺得封晏現在想見你嗎?」

她淡漠的說道。

「還不是因為你這個女人從中阻攔。唐柒柒,你可真虛偽。當初那麼爽快的離婚,說什麼不再干涉,可實際上呢?你一有機會就勾引封晏,想盡辦法和他接觸!你把我硬生生逼到了沒有活路!」

「更是因為你,我和封景骨肉分離了四年之久!天底下怎麼會有你這麼噁心的女人!你給我滾出去,我這輩子都不想看到你!」

時清靈說的義憤填膺,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自己把她怎麼着了。

對不起她的人是自己一樣!

唐柒柒沒有反駁一句。

因為她覺得,和這個女人說話,簡直是髒了自己的嘴巴。

她上前,給護士使了眼色。

護士立刻上前按住了時清靈。

時清靈慌了,不斷掙扎。

可她一個人,怎麼敵得過對方兩個?

而且她還假戲真做,受了傷,現在身子正是虛弱的時候。

所以,很快被人鉗制住。

她看着唐柒柒逼近,憤恨的吼道:「你這個賤女人要對我做什麼……啊……」

一道清脆的巴掌聲,狠狠落下。

一巴掌結束,反手又是一巴掌。

她打的很重很重,抽的時清靈臉頰發腫,嘴角沁血。

起初時清靈還有力氣叫罵,可漸漸地沒了力氣,只剩下痛苦的呻吟。

打到最後,她的手都有些疼得麻木了。

她收了手,讓人撤了。

一時間,病房裏只有她們兩個。

唐柒柒抽出濕紙巾,擦拭每一根手指,像是碰到了病毒一般。

然後,將濕紙巾丟進了垃圾桶。

「你這個賤人,你竟然羞辱我……」

時清靈氣憤的撲過去,結果虛弱的摔倒在床邊,大口喘氣。

她居高臨下的看着她,心裏沒有一絲一毫的爽快,畢竟她受過的痛苦,不是這幾巴掌就能討回來的。

她的聲音極其冰冷,徐徐從朱唇中吐出。

「時清靈,六年前我主動讓了位,那是我做過最愚蠢的事情!因為我的愚蠢,害死了奶奶,害死了我的孩子!你要是死了,那這事只能不了了之。你就算活着,也應該夾起尾巴做人,但你竟然還敢回來!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要是敢進一步,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唐柒柒……你……咳咳……」

時清靈話都沒說完,就劇烈咳嗽起來。

「封晏不會見你,孩子更不會給你,甚至連一筆錢都不會讓你得到。你從哪來的,就給我滾哪去,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她出門,護士站在門口。

「不準任何人接觸她,就算她傷的半死,也給我用最好的葯,好好地醫。我要讓她毫髮無損的出院,不能落人口舌。」

「唐柒柒,你這個歹毒的女人,你這是要逼死我啊!社會輿論不會放過你們的,封晏的名聲會毀於一旦的……」

。 萬瑞祥的車開走之後,易有希拿著那張名片站在原地,她皺著眉想了想,隨後拿起了手機。

她打開百度搜索了一下萬瑞商城。

起初她以為萬瑞商城就是一個做商城的,但現在看來,她才知道,萬瑞祥以前就是市裡的南波萬。

那天在宴會上,雖說是吳流國際的主場,但是場上的人,心思各異,不難看出,這個老爺子有來頭,算是吸引了一半商人的目光,各色各樣的。

而另一半就在吳志偉身上了。

萬老爺子旗下的品牌類型也很多,很多都是市面上很火的,不過那都是前五年的歷史了,後來被後來居上了。

吳流國際…

怪不得,萬老爺子見到她還要cue一遍吳流國際呢,原來是因為吳志偉搶了他的第一啊。

隨後她低著頭還看到了關於萬瑞祥的相關文件。

黃文?黃紹謙?

出氣好奇,易有希點進去看了看。

原來黃文的兒子黃紹謙是萬瑞祥的乾兒子,然後去年在ktv跟人打架,使人被過失致死了。

上面的圖片被打了碼,所以看不太清黃紹謙的臉。

不過她對黃紹謙的臉,也不怎麼感興趣,不過後面的標題上寫的是,萬瑞商城的萬老爺子對乾兒子黃某的事不予理睬。

還揚言不再管關於黃紹謙的事。

呵,還真的跟他女兒出事的時候,如出一轍啊。

她冷哼一聲,正退出百度搜,吳志偉就打了電話過來。

電話那頭悶聲問她在哪兒,她說了句醫院門口,隨後跟吳志偉約了個地方,她就掛了電話。

也是奇了怪了,現在她還真的有被老闆抓包的感覺。

到了吳志偉說了那個高級會所之後,易有希每每看到這裡的裝潢,都發自內心的嘖嘖著,還真的是金錢的力量啊。

易有希過去的時候,吳志偉正坐在一邊的休息區,他看著對面的運動場上拿著球拍揮灑汗水的人。

「你找我?」

易有希一過去,就直接開口問道。

她低頭看了看他旁邊桌子上那瓶水,包裝的稀奇古怪的,不過看起來卻含金量十足。

他身後站在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這個男人他見過,一般他出門在外的時候,就會帶著他的行事助理。

但是坐在他旁邊,帶著一頂帽子,嚴嚴實實的低著頭,讓易有希有些看不清他的臉的男人她實在是看不出什麼來。

「你這幾天都沒去練習?」

易有希眨了眨眼睛,這被老闆的訓斥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老闆,我知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沒去。」

不用吳志偉說,她都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怕是都被吳志偉看著,她現在也覺得還好,沒什麼大不了的,要是下次花蛤找自己麻煩,她還愁沒人幫自己呢。

吳志偉挑了挑眉,這丫頭也不至於很笨。

他轉過頭,眯著一雙銳利的眸子,繼續看著前面,隨後他繼續說道:「下次訓練不要逃掉了,三個月的期限快到了,到時候該怎麼做,你這麼大人,應該明白的吧。」

易有希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腳尖,本來還想告訴他,自己開始動搖了,不想當什麼藝人了,一開始她就是為了接近他,想要報仇的。

現在她越發覺得吳志偉不是兇手了,那她不得抓緊時間去找那個真正的兇手了嗎?

但是這裡太多人了,她現在跟他談,怕是不行。

她默默的點了點頭,環視了一圈,最後將自己收到了那張名片拿了出來,她將名片遞給了吳志偉。

「別說我沒用,剛剛碰到了個大客戶,以後可能還得跟他合作呢,我可是幫你拉到了機會。」

吳志偉聽到她說這話,便抬起頭有些疑惑的看著她,最後才看到她手裡的名片。

他不由得冷笑一聲,拿過了她手裡的名片。

上面赫然寫著萬瑞祥三個字。

「你知道他是誰嗎?」

吳志偉盯著名片上面的名字,盯的極其認真,嘴裡的每個字都只是不經意的彈出。

易有希看了他一眼,他好像是在看不起自己似的,搜一下,不就全都知道了。

「我又不是不會用手機,搜一下就知道了。」

「那看來你就是不知道我是誰。」

他幽幽的抬起頭,看著前面的目光中隱隱綳著光,眼神淡漠卻藏著陰冷。

好在易有希看不到他的眼睛。

被他這麼一說,易有希有些茫然了,她當然知道吳流國際是怎麼樣的存在啊,不就是首富嗎,拽什麼拽。

然而等她想到首富這兩個字的時候,偏偏又想起了南波萬。

在吳志偉的吳流國際還沒起勢之前,首富和南波萬都是萬瑞商城吧。

怪不得怪不得!

看她似乎是明白了,吳志偉也沒準備再說什麼,只是讓她回去好好準備:「你回去吧,別天天不見影,有事請假就行了,我也不是什麼不通人情的老闆,因為合同你已經簽了,你一定還沒好好看看吧,去好好看看,以免以後,會稀里糊塗的跟人簽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