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一身寶藍色蕾絲小禮服的溫家二小姐溫姮,也花枝招展的走了過來,親昵的挽住了溫景鴻的臂彎,笑着道:「爹地,姐姐這麼能幹,你打算給她點什麼獎勵?」

未聞花名 > 未分類 > 穿着一身寶藍色蕾絲小禮服的溫家二小姐溫姮,也花枝招展的走了過來,親昵的挽住了溫景鴻的臂彎,笑着道:「爹地,姐姐這麼能幹,你打算給她點什麼獎勵?」

溫妤聽了,暗暗橫了這個妹妹一眼。

不過,她暫時倒也猜不透,溫姮到底誰哪根筋不對,要幫她爭取這個,難道是被人給下降頭了?

溫景鴻倒是樂得說些開心的事兒,便笑着道:「一輛法拉利怎麼樣?頂配的!」

溫妤很配合的笑了:「謝謝爹地!」

她什麼獎勵都不需要,她的目標是一整個溫氏,還有拉斐莊園。

而且,溫妤想要的東西,從來都是自己爭取,而不需要誰獎勵她。

「爹地」,溫姮伸手晃了晃父親溫景鴻的臂彎,道:「您別光獎勵姐姐啊,跟戴夫集團的合作,Tom也出了很大的力氣。Tom跟姐姐是一體的,您不能把他給落下。不然的話,姐姐一定會不高興的,是不是啊姐姐?」

一邊說,一邊還衝着溫妤擠擠眼,不斷地暗示眾人:溫大小姐跟Tom是一對,Tom是溫家未來的大姑爺!

這樣的話,等下余卿卿閃亮登場,那就有好戲可以看了。

溫大小姐平素最最痛恨小三,要是她自己也介入別人的婚姻,當了小三,那她可就是揚起一個大巴掌,最後打在自己臉頰上了呢。

溫妤挺喜歡這個Tom的,溫姮能夠看得出來。

溫妤忍不住又抬頭看了溫姮一眼。

雖然不能確定她心裏到底打的什麼主意,但可以肯定的是:溫姮肯定包藏禍心!

溫家的這位草包二小姐,也想不出身噩夢太複雜的計謀來,所以,溫妤覺得,無論她說什麼,都反著來就對了。

她嘴巴動了動,正要反駁的時候,一旁的傅君年,已經淡漠開口了:「我跟溫小姐,只是簡單的工作關係。溫氏付我薪水,我為溫氏出謀劃策。等價交換而已,溫董不必答謝!」

一句話,把自己跟溫妤的關係,撇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溫氏姐妹不和已久,傅君年又不是傻子,當然會在這個時候,把自己給摘出來,免得淪為她們姐妹相爭的炮灰。

溫妤對他的答案,感到滿意。

雖然她對這個男人感興趣,但尚且停留層面。

若是為了這個男人,而落入溫姮的陷阱里,那就得不償失了。

這麼多年,溫妤交往過的男友雖然不少,但迄今為止,還沒有在哪個男友身上吃過虧,更沒有讓哪位藍顏,成為她的禍水。

每時每刻,溫妤的腦子都清醒得可怕,哪怕是面對男之際。

在傅君年說完那番話,溫妤也很快看到酒會的入口出,余卿卿已經來了……

。 1990年7月12日。

這一周內最為震撼人心的四件事輪流佔據各個傳媒的所有版面。

第一件事,三和財團主導的朱莉安娜東京項目二期招商會將在7月15日正式召開,這一次會針對所有投資者開放,由於投資熱潮洶湧,日商岩井決定將1500億的融資總額擴展到2000億,與此同時,一期招商會結束后,這個項目也正式開始動工。

在港區芝浦的人能看到許多塔吊林立,挖掘機出沒,日夜不停地進行建設建造工程。

第二件事,東產大阪中央區支行再度爆發還貸風波,聚集起來的貸款客戶們哭訴支行的離譜行徑,之前死死逼迫他們簽訂還貸企劃協議,現在又莫名放開了貸款限制,這不是耍人玩么?

樹大招風,北原蒼介也搞不懂到底是誰不停在背後針對自己。總是有那些不想還錢,還妄圖藉助輿論壓力逼迫北原蒼介再借錢給他們投入新項目的人跑來鬧事,不厭其煩地遊行,哭訴,找媒體曝光。

最後被鬧得煩了,北原蒼介特意讓營業部開放一個會議室來讓那些外面鬧事的人進來坐,喝茶聊天吃點心,然後又在大門口張貼了醒目的紅紙公告。

表明這一次的貸款限制放開政策來自總行董事會審批,由伊藤萬三郎常務帶領的調查組負責主導,他只是按命令行事而已。

另外,支行也明確指出,只有確實將資金投入到朱莉安娜東京項目的貸款才會被順利審批,以此名義假借貸款的人通通不給過審!

想要用東產的錢去買房,想都別想!

另外這一部分的專項貸款業務被北原蒼介提到了總行會社審查部,由伊藤萬三郎親自過目,變相是在為他製造業績。

伊藤萬三郎已經接納了尾上縫的600億貸款申請,自然不在意這些新的申請,越多越好,日後都是他用來晉陞的履歷啊。

一周時間,支行便多了近10億貸款,而且額度還在不斷上調,讓四個融資課看到了完成年底指標的希望。

第三件事也和銀行以及這些投資者相關。

以三菱財團為首的六大財團開始悄然拋售手裏捏著的不動產,六大都市的不動產交易市場一周內多了近千套房產掛牌銷售,而東京港區的房子最熱,掛出來的當天就被清空。

房價一掃頹勢,逐步回升,好像又有機會重返昔日榮耀了!

那些試圖炒房最後賺一波的投機者見到支行這裏沒有門路,便跑去了其他銀行,雖然政府的土地總量限制政策還擺在那裏,但是大藏省和日銀也開始對新一輪的房貸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許多銀行開始鋌而走險,繼續做起這些誘人的買賣。

不過被驚嚇了兩次的投資者許多不敢再貿然進場,持觀望態度,準備讓子彈飛一會兒看看。

擁有更多信息量的中產階級反而成了這一次購房熱潮的主力軍,他們掏出家底先搶港區房產,然後部分金融從業者開始打起小主意,從行內套現用來投資。

北原蒼介因為上一次的偽造存款事件,特意讓小林杏子徹查了支行內部職員的職權情況,小林杏子吃了一次暗虧后也變得聰明了起來,做事能力更強,在她分為三輪的清掃計劃下,一些稍微露出苗頭的職員很快便被抓住,然後被北原蒼介私下約談喝茶。

兩人的雷厲風行作風讓支行內部職員意識到從支行拿錢是無望的,心思還有些活躍的部分人悄然跑去聯繫其他分支機構,或者乾脆跑去其他銀行借貸。

這種事情,北原蒼介就管不住了,也懶得管,他們找死,自己也不能攔著,只要不在自己的任期里發生金融醜聞就好。

他估計,後來大範圍的金融風暴和醜聞大概就是這個時候埋下的種子,後續很多錢都不見了,如今也有了解釋。

這麼海量的錢被財團和政府投入到海灣戰爭,最後血本無歸,想想就讓人心疼。

你說你讓米國人賺錢,為啥不給自己呢?

最後一件事和北原蒼介關係密切。

今天零點,是《魔女宅急便》的首映,在他的奮力運作下,全國各大電影院都給這部動畫電影排了檔期,可惜同期還有幾部叫好的電影熱賣中,他能排到的時間挺差,還都是在工作日工作時間。

一部動畫電影能有多少銷售?電影院自然更看好那些熱賣電影,這也無可厚非。

他預約了友和商廈大阪金象電影院的下午場,順便讓櫻井冴子、藤原紀香還有小林杏子都放個假,這些日子她們忙裏忙外也是夠辛苦。

尤其是藤原紀香,調任課長代理后,她日夜忙碌,一邊還要兼顧部分北原物流的業務,一邊還要和櫻井冴子一起處理那些女職員的人力資源會社計劃,恨不得長出三頭六臂來,平時找他閑聊的時間都少了。

北野蘭作為電影主導人之一,自己跑去看了凌晨場,現在估計還在家裏呼呼大睡,她和北原蒼介看過宮崎駿給的試片,都是頗有信心。

凌晨首映第一場人不算多,才坐了一半,她還有些忐忑。

處理完所有事務,北原蒼介打了個眼色給櫻井冴子,漂亮的女助理會意,和他一起悄然下了樓,樓下,換上短袖t恤和襯衣的藤原紀香、小林杏子早就等候多時。

四人快速出了支行,坐在會議室里一邊喝茶,一邊抗議北原蒼介沒人性還貸企劃的幾人驟然看到跑出去的北原蒼介,憤怒的中年禿頂男人罵罵咧咧衝出去,這些銀行的傢伙果然嘴裏沒有一句真話!

不是說行長外出辦公了么?!

可惜他沒能追上北原蒼介,還吃了gt-r32的濃鬱黑色尾氣!

gt-r32的轟鳴聲響徹街道,這輛車比虎頭奔聲勢更浩大,一上路就引來無數人側目。

落地價就要580萬円,轟鳴的引擎聲撕裂著空氣,讓北原蒼介稍微找回了一些後世開頂級豪車的感覺。

三女被這輛新車給嚇到了,眼中滿是自豪和喜悅,和北原蒼介一起出門,從不會少關注度。

無論是顏值還是壕氣,他都是最頂尖的!

來到友和商廈,戴着一頂小氈帽的宮崎駿等候多時,見到北原蒼介帶着三個各有風情的美女,他愣了下,旋即轉身和他們一起走了進去。

北原蒼介一一給他介紹了三女,幾人打過招呼后,宮崎駿湊近北原蒼介低聲問道:「北原行長,您覺得票房……會成功嗎?」

他心裏忐忑不安,這一部動畫電影主要創意一部分來自他,一部分來自北原蒼介,而整體製作完全是由他主導,北原蒼介大方的撥了一大筆錢給他。

如果票房失利,不僅是對他自身自信心的一次打擊,也讓他感覺對北原蒼介無法交代。

宮崎駿能感受到北原蒼介對這部電影給予的厚望,他是希冀《魔女宅急便》能給北原物流帶來極佳的廣告效果。

北原蒼介笑着回答:「我覺得沒有太大問題。」

越是對自己作品信心十足的人,越是付出過巨大努力的人,就越是擔心努力和所作所為打水漂,沒能驗證出自己的道路,萬一證實了一直走的路是錯的,會格外打擊人。

這樣的痛苦北原蒼介也嘗到過,他很能理解宮崎駿的心情,不過他倒是無所謂,就算真的不如原版失敗了,宮崎駿的實力擺在那裏,總能給他帶來效益。

五人進入放映廳,來到位置上坐好。

出乎意料的是,偌大的放映廳幾乎座無虛席,偶爾還能聽到有人在小聲談論著電影劇情與人設。

提到最多便是小魔女和她的雪原狼北原,北原手辦前陣子風靡一時,取得了不錯的宣傳效果,看起來能在首映當天的排次坐滿,總票房應該不會差。

看到人坐滿了,宮崎駿也是稍微放心了點,他其實還在東京看了凌晨首映,整個放映廳才坐了不到一半人,讓他格外揪心。

電影開場后,第一次看這部電影的三女很快就被劇情和精緻的動畫效果所吸引,劇情內容精彩,製作優良,從頭到尾很快就結束了,讓人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最後放映結束,放映廳里的觀眾還等到彩蛋播放完才起身離開。

彩蛋內容和下一部電影《歲月的童話》有關,算是提前預熱,北原蒼介打算想辦法繼續通過宮崎駿的電影為北原投資做宣傳。

高質量文化對民眾的滲入比爛大街的廣告要強太多,以此將北原投資的文化與宮崎駿電影綁定,未來甚至可以走出國家。

電影結束后,眾人長吁一口氣,在影院裏至少沒有聽到任何差評,宮崎駿辭別回了東京。

北原蒼介則帶着三女找了家餐廳吃飯。

他們一行人走到哪裏都頗為惹眼,受不了各種亂七八糟的視線,吃完飯,三女便回了支行繼續忙碌。

北原蒼介則是在友和商廈隨意轉悠,四處閑逛,看看現在大阪繁華區的情況如何。

隨手買了奶茶,他咬着吸管,聽到奶茶店店員都在討論房市回熱問題,不由會心一笑。

當和一個行業毫不相干的人都在瘋狂討論這個行業時,說明這個行業本身充斥着泡沫和危機。

……

次日清晨,北原蒼介從床上起來,就聽到小林杏子蹭蹭蹭的拖鞋聲,她只簡單圍了個圍裙,扭動着腰肢將早餐捧到房間里,餐盤上還放着一張大阪日報。

她知道北原蒼介有早上看報的習慣,特意貼心準備好了,見到他起身,溫柔笑道:「早安,蒼介~早餐吃這些可以么?不喜歡的話,我再去做點別的?」

「不,這些就好,謝謝你,杏子醬。」北原蒼介叼起麵包打開報紙。

「這是我應該做的呢~」小林杏子脫掉圍裙,光溜溜鑽回了被子,湊頭來和他一起躺着看報。

巨大的版面整篇幅都在報道《魔女宅急便》的首日票房!

上映當日,非雙休日,全國總票房突破了2億円!!!

小魔女琪琪和她的雪原狼北原這下是徹底火遍了全日本!

這個票房也嚇了北原蒼介一跳。

他預估上映當天能有三千萬円到五千萬円就不錯了,這部動畫電影那時總共的27億票房也是靠細水長流起來的。

2億!

高出他心裏預期快十倍了!

7017k 對於這幾個月以來,遠東的翻雲覆雨,衛易是全都看在眼裏了。

不得不說,這位如今讓大離打破祖制封王的樂北亭,確實厲害。

從始至終,將軍府和經略使府方面,都是站在大離那邊。而且,衛易通過學宮裏的學子會,一些活動所展現出來的蛛絲馬跡推斷,這次遠東鬧事的背後,應該只能查到那些本土勢力頭上,而查不到樂北亭頭上。

好一招一石三鳥的計策啊!

既逐走了那位遠東界主,徹底獨霸遠東。又能得到咸安城方面的承認,對其更加倚重,甚至直接封王。同時,接下來還能借咸安城方面的力量,狠狠打擊一下遠東的本土勢力,加強他對遠東的掌控。

這種手腕,實在是令人佩服。

果不其然,正如衛易所想的那樣。在樂北亭封王之後,將軍府和經略使府開始迅速行動起來,派出大量的戰部,鎮壓各地的鬧事。而且,如今大離在遠東已經撤走了界主。就算那些遠東本土勢力想要繼續鬧事,也沒了理由。所以,在接下來短短半個月時間內,遠東便開始迅速平靜下來。

遠東這場亂局收場之後,學宮這邊,再次恢復了平靜。學子們照常修行學習,絲毫看不出不久之前,他們才剛剛主導了一場席捲整個遠東的大變革。

至於楊際,在學宮內則是很少摻和這些事情,更多的精力,還是用來苦修。在衛易的教導下,楊際並未追求快速提升境界,反倒是將基礎打的很牢固。學宮的那些基礎課程,也學的十分用心,頗有長進。

在此期間,衛易一邊在死亡世界苦修,一邊也在悄悄打探有關天玄宗的事情。不得不說,婆娑學宮作為遠東最高學府,還是很有影響力的,對於遠在雲莽的天玄宗,竟然也知道不少事情。衛易在打探過之後,發現天玄宗目前倒是非常安穩,也就不再過多擔心了。

如此,幾個月之後,臨近年關。

這一日,衛易在死亡世界當中,再次吞噬一頭白骨生物的靈火之後,自身終於開始進階!

綠色白骨生物!

按照衛易的估計,綠色白骨生物,應該相當於是化靈中期巔峰,或者初入化靈後期的修者了。雖然還是沒有靈力,但力量之大,骨體之強,已經達到了一個十分駭人的地步。衛易甚至懷疑,他如今身上的骨頭,用來煉製靈階上品的法寶,都綽綽有餘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恐怕就是那已經徹底變得翠綠的靈火了。在兩江和雲莽那邊,頭上綠油油的,是一句罵人的話。可是如今,他是真的頭上綠油油的了。而且,估計不久的將來,他全身都會變得翠綠。

哦,這是綠到姥姥家了。

在骨體境界提升之後,就像之前幾次一樣,衛易繼續朝下遊走去。到了下游區域之後,白骨生物再次統統提升為綠色白骨生物,而且變得更加稀疏。那條漆黑的河流,則變得更加寬闊。所有的這一切,除了白骨生物的力量更強之外,和之前沒有任何不同。

不過,在抵達這片區域,大概過了十幾天以後,這一日,衛易卻終於發現了不同。

「死!」

一尊通體碧綠的白骨生物,將手裏的白骨長矛,施展的極其駭人,便是一般化靈後期,只怕都不是他的對手。不過,這並不是最讓衛易感到震驚的。真正讓衛易驚訝的,是這頭白骨生物,竟然有了一絲靈智!

雖然極其低弱,恐怕只是和修真界那些最普通的一階二階妖獸相同。但對於衛易來說,這卻是他在無定河世界重生以來,第一次遇到的有靈性的白骨生物!其他白骨生物,全都是只能憑藉某種本能,根本談不上什麼靈智,戰鬥也只是憑藉本能機械的戰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