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冶伽的話,霄王當然是乖乖停下腳步,隨後皺皺濃眉,稍稍從興奮中冷靜下來:「你是在為雲葵和蛟北的死,所恨我嗎?」

聽到冶伽的話,霄王當然是乖乖停下腳步,隨後皺皺濃眉,稍稍從興奮中冷靜下來:「你是在為雲葵和蛟北的死,所恨我嗎?」

「不止如此,還有我辛古數十萬將士,他們因為你的背叛,血流成河!」冶伽雙手緊握,想起當時的慘狀,想起雲葵和蛟北在她面前變為焦屍,她的眼中泛起了淚光,轉眼間便落了下來。

見冶伽哭了,霄王稍稍沉了口氣,努力的想要安慰她:「事情已經發生,我不能為自己辯護什麼。但是……如果我沒有那麼做,我如何能救你,將你復活呢?我連我的母妃都置之不顧,我將給我母妃的機會,給你了!「

冶伽愣了一愣,隨後低聲道:「你之所以背叛我們,是昱帝有法子將霄妃復活?」

「沒錯!他也遵循了承諾,但是他不知道,我復活的並不是我的母妃,而是你!」霄王痴痴的望著冶伽,曾經他無數次夢見,冶伽在他的征夜王宮中,在那花間帶笑。

「不可能……不可能……怎麼可能?憑著一副屍骨,怎麼可能復活?你的母妃一絲靈魄都沒有,是絕不可能復活的。」冶伽著實不敢相信這件事。

霄王沉了口氣,解釋道:「本來我也不相信,但是現在我相信了。僅憑一副屍身,也能將人復活。不過代價是,施術者的生命。」

「誰?是誰?」

「我也不知,是昱帝帶來的一個老者,相信他醫術了得。他將你復活,也心甘情願的逝去。」

冶伽的腦子裡一團亂,雖說她知道了霄王背叛的原因,但她仍舊不願原諒他。就為了復活一個死去多年的人,而背叛她與傾皇,不能原諒。

「傾皇在哪裡?」

「等你換身衣裳,吃點東西再跟你說行嗎?你放心,你的傾皇好著呢!」

見霄王堅決的模樣,冶伽心裡知道,若不按照他說的做,他是什麼也不會告訴她的。因此她稍稍點頭:「那就趕緊吧!」

「好好好!來人,來人!幫她沐浴更衣,再做些好菜來。」

「是!」

半個時辰后,宮人侍女幫冶伽整理好,也服侍她吃了飯,霄王才再次現身。

如今見她身著征夜王宮的宮服,心中真是得到了巨大的滿足。他一直夢寐以求的,不就是如今這個畫面嗎?他一直沒有霄后,只有一些妃子而已,就是因為他心中早已選定好了人,一直在等待著機會。

她此時坐在桌前,一身青色宮服,上面綉著精緻的花朵,頭髮雖然依然是姑娘家的髮髻,插著兩根白玉簪,但仍舊賞心悅目。

「霄王!」兩名侍女見霄王走進來,立刻行禮。

霄王沖她們擺擺手,眸子依然目不轉睛的盯著冶伽:「都下去!」

冶伽從凳子上站起來:「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告訴我,傾皇在哪裡?」

見冶伽如此急切的想知道傾皇的所在,霄王自然全數告知:「你的傾皇已經佔領了伏淵墟府,並且正在清掃伏淵那些臣子士兵。據說是要辛古人完全統治那片土地。」

「昱帝死了?」

「昱帝殺了你,傾皇怎麼可能讓他如此簡簡單單的就去死?」

「傾皇……傾皇……我得馬上去找他!現在立刻出發!」冶伽蹭的一下站起來,俯下眼對霄王道。

霄王也跟著站了起來:「你現在身體還很弱,絕不能去!更何況,傾皇你還不相信嗎?你好好的待在這裡,養好了再說。」

。 林小芭與徐長風一起回到客棧時,靖王已經先回來了。

「我說你怎麼回事?在大街上那般摟摟抱抱,是還想被人抓了話柄來詬病嗎?」

靖王回來的時候自然也看到了徐長風和林小芭在主街路邊抱在一起的畫面,但是因為他那時貼著人皮面具,不好上前提醒他們,便是只能先回客棧等著,這會兒他們回來了,他自然少不了要責怪徐長風一番。

「阿靖,不關長風的事,是我先抱他的!」

林小芭忙是為徐長風解圍起來。

「丫頭,你怎麼了?!

這是哭過了?!

他欺負你了?!」

林小芭走到靖王跟前,靖王抬頭看見了她微紅的眼睛,便是更加拉高了音量!

「沒有!沒有!

只是想到了再過不久便能見到我的娘親和哥哥,就控制不住地激動了一些。」

林小芭忙是撒謊地揭過此事。

「丫頭,你放心,聯姻的事我今日都已經安排妥了,再過兩天就能了結此事,屆時我們就出發直奔江麗國,說不定還能趕上與他們一起過年!」

靖王言笑晏晏地拉住林小芭的手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

林小芭聞言便是興奮起來。

「這兩日,你們暫且就別離開客棧了,免得再捲入什麼事端,等聯姻的事落定了再出門。」

靖王又是這般囑咐了一句。

「好,我知道了!

不過,阿靖,你到底打算怎麼了結大漠公主聯姻之事啊?」

林小芭故作好奇地坐在桌邊,雙手捧著下巴,用着一副準備聽故事一般的神情,眨巴著大眼睛地看着靖王。

「丫頭,這些事情你不必操心,乖乖等著此事落定,準備好出發去江麗國便好!」

靖王又是保持神秘地微微笑着,摸了摸林小芭的腦袋。

「好吧!」

林小芭聞言便知,靖王一定還是要從齊驍佔下手,因為只有涉及齊驍占的行動,靖王才會既交代她不要亂跑,又不肯告訴她,他的計劃。

但靖王不肯說,林小芭也不可能硬掰開了他的嘴來讓他說,她只能是故作掃興地應了一聲,等著今晚齊驍占尋來了,她再提醒齊驍佔一番。

待用過了晚膳,靖王沐浴,林小芭在徐長風的屋裏等著齊驍占,徐長風則是幫她守門。

但是這會兒時間還不晚,所以一直等到靖王沐浴完了齊驍占也沒來,林小芭就乾脆也叫了熱水來沐浴。

林小芭在沐浴期間,窗子就被人推開了,來人正是齊驍占。

「齊驍占!你早不來晚不來,怎麼就卡在這種時候來!你先別進來!讓我先起來了再說!」

林小芭一見窗外的人是齊驍占,微微嚇了一跳的心才緩和下來,遂壓低了聲音地抱怨兩句,深怕被隔壁等著與她就寢的靖王聽見。

「你哪裏還有我沒見過的!」

齊驍占卻是壞笑一下地翻窗進了屋來,話落就轉身把窗關好。

「那怎麼能一樣!」

林小芭小聲地嬌嗔道。

「啰嗦!那我背過身去總行了吧?」

齊驍占雙手抱胸地轉過身去,不再看着林小芭那邊。

林小芭遲疑兩秒,知道齊驍占肯定不會再出去等著了,只好趕緊起來,一出浴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滅燈,然後才跑去衣架邊匆匆擦乾身上的水。

好在屋裏放了兩個火盆,才不至於被凍著。

當林小芭才穿好一件單薄的褻衣時,齊驍占卻是不知何時來到了她的身後,一把抱起了她!

「齊驍占!」

林小芭又是嚇了一跳地小聲凶到。

「穿什麼穿!

我不是說了今晚要來教訓你么!」

齊驍占說着就抱着林小芭往榻邊而去了!

。「你是誰?」金龍族長嚇了一跳,他不知道這個靈修是從哪裏冒出來的,這裏是獸族聖地,怎麼會出現一個靈修。

「別浪費時間,快把受傷的龍,都拖過來,先送你們走!」林涵若鬆開金龍族長的胳膊,大力的拍了一下許敬之。

許敬之看到那個黑斗篷的女人,已經瑟瑟發抖了,沒想到這麼快,他們又遇上了。

「啊?」許敬之被林涵若拍的,打了一個激靈,才反應過來,林涵若剛才說了什麼,「我們又要在她眼皮子底下……」

「快點,隨便開個空間,把……

《閑王追妻太招搖》第119章多養一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離開墓地前哈迪又看了一眼西格爾的墓碑,心裡說道,西格爾,你未完成的事業和理想,我會幫你完成。

回莊園的車上。

比爾和哈迪坐在一起,兩人聊著洛杉磯的事情。

自從滅掉北岸幫后,現在『洛城幫』一家獨大,比爾帶人整頓行業,現在已經基本完成。

「老大,你安排的那個維克多,已經和墨西哥幫聯繫上了,北岸幫毒品生意斷了,現在洛杉磯毒品奇缺,價格也出現了暴漲,維克多找到墨西哥人,墨西哥人聽說他手裡有大批毒品,高興的不得了。」

「前幾天維克多賣給墨西哥人50公斤可可粉,墨西哥人現在對他深信不疑,維克多還在吊著他們胃口,說下次可以賣給他們250公斤,墨西哥人現在正在籌錢。」

「等這次交易完成,估計可以吸干墨西哥人的所有現金,然後就讓安保公司和警察破獲案件,墨西哥人估計短時間內無法恢復過來。」比爾笑著道。

哈迪滿意的點點頭。

他需要墨西哥人做反面典型,但又不能讓他們做大,威脅到洛城幫的地位,所以以後沒事就會折騰他一下。

「比爾,洛城幫現在雖然佔據洛杉磯,可你一定要注意,其他黑手黨家族有可能會打洛杉磯的主意,這次咱們和舊金山的塞爾頓家族起了衝突,沒準他們會報復,還有愛爾蘭人雷蒙德,也要關注他的報復。」

「我會注意的老大。」比爾道。

哈迪想了想道:

「比爾,下半年我會讓蘭斯特大力發展安保公司在舊金山的業務,你可以先派一批得力手下,摸一摸舊金山的情況。」

比爾頓時眼睛放光。

「老大,你打算把洛城幫發展到舊金山去?!」

「我不希望有人在西海岸,成為咱們的威脅,咱們已經與塞爾頓家族結仇,我怕其他家族會利用這一點,所以咱們要提前謀划。」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咱們不能等事情上門才倉促應付,你說對吧。」

比爾眨眨眼睛。

「老大,上一句話你說的啥意思。」

哈迪有些無奈。

和比爾說這些文縐縐的大道理,他是真聽不懂。

「你照著做就行了。」哈迪道。

「明白了老大。」比爾笑著應道。

比爾帶人回了洛杉磯,不過哈迪讓他把羅西留了下來,羅西是洛城幫四大軍團長之一,當初就是他幹掉的海米韋斯。

羅西也是海軍陸戰隊出身,哈迪的心腹之一,當初他自己選擇加入黑幫。

他手下有五十多人,哈迪留下他,讓他負責火烈鳥的安全事務,今後還要負責拉斯維加斯的黑道勢力。

……

這段時間,

柯里昂家族賭場被搶,現在已經關門停業。

巴西尼等四大家族的賭場也遭到搶劫,甚至炸彈爆炸,賭場成了半廢墟狀態。

連續不斷的衝突,讓拉斯維加斯人心惶惶。

這段時間,

拉斯維加斯的報紙和電台里,還在不停散播消息,不看好拉斯維加斯的未來,弄得那些購買土地的人都非常擔心。

掛牌往外賣地的人越來越多,價格出現了下跌,有些人的售價已經跌破當初購買土地的價格。

忍痛割肉。

哈迪覺得時機差不多了,讓安迪派人和那些土地所有者談,以更低的價格購買,願意賣就賣。

就這樣,

短短半個月時間,房地產公司就秘密收購了6000多英畝土地,幾乎佔了未來拉斯維加斯大道兩側,最好土地的一大半。

不過他也花了不少錢。

拉斯維加斯這裡有富國銀行分部,現在富國銀行和哈迪是合作夥伴關係,地產公司每買一塊地,就拿地找富國銀行做抵押貸款,就這樣不停滾,最後地產公司只花了100多萬美元,就收購了這些土地。

而這一百多萬,是從四大家族賭場里搶來的。

有人說『實力就是金錢,金錢就是力量,兩者相輔相成。』哈迪覺得這句話太對了。

……

一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