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白雲飛簽了一家三流甚至二流娛樂公司,他們都能信,但璀璨娛樂,這有點離譜吧。

說白雲飛簽了一家三流甚至二流娛樂公司,他們都能信,但璀璨娛樂,這有點離譜吧。

璀璨娛樂吃錯藥了嗎?班裏比白雲飛優秀的學生多得是啊!

老祁笑着擺了擺手,「剛才給我打電話的就是教務處的老師,璀璨娛樂是直接把電話打到教務處要的人,讓我通知一下雲飛,明天上午九點,去璀璨娛樂談簽約的事情。」

這一下,得到教務處的證實,同學們是真的相信了。

一時間,眾人看白雲飛的眼神徹底變了!

昨天酒吧唱歌,白雲飛確實是讓他們感到驚艷,但還不算太重視,畢竟他們可是京城電影學院的學生,什麼樣的天之驕子沒見過?

但今天,白雲飛居然能簽約璀璨娛樂,卻是讓他們重視了!

劉洋臉色難看,咬牙切齒,白雲飛這狗東西走了狗屎運吧!

憑什麼?他劉洋兢兢業業四年,每年都是全班成績前幾,在校期間參演了多部收視率不錯的影視劇,最後還有老師舉薦,才簽下了一流娛樂公司。

而白雲飛,這狗東西幹了什麼?大學四年能拿的出手的談資不就是談了一個系花女朋友嗎?還被甩了!

尼瑪他憑什麼能簽約一流公司?

劉洋心態炸裂,心裏酸的要死!

吳珊妮同樣臉色複雜,她想回頭看一眼,但最終還是沒有回頭。

白雲飛一臉懵逼:「卧槽。」

勞資走了大運了這是?

——————

PS:大佬們,求推薦!求收藏!。 清晨,天才剛剛亮,蘇悅就睜開眼睛,然後接著微弱的晨光,看向旁邊沉睡的齊彧。

齊彧不是她見過最英俊,可卻是最耐看的。

公認的最英俊的美男子是天涯海閣的少閣主,當初她也見過,不過看著著實沒有什麼感覺。

齊彧雖然沒法和天涯海閣的少閣主相比,不過每次看著齊彧的臉,心底總會出現莫名的情愫。

掙扎著坐起,盡量不驚動齊彧。

想像平時一般,先齊彧起床,再把衣服整理好。

可才剛剛掀開單薄的被子,她的手就被抓住了。

蘇悅疑惑抬起頭,然後看見了晨光中,齊彧那清亮的眼睛。

還不等蘇悅說什麼,齊彧一把將蘇悅攬到懷中,然後翻身壓在蘇悅身上。

「娘子,看來我還是不夠努力啊!你還能起得來,那麼我們繼續吧!」齊彧微笑道。

蘇悅一愣,然後臉頰羞紅起來,不敢去看齊彧,咬著下嘴唇,嗔怒道:「你還來?不怕死啊!?」

「為你死我心甘情願啊!更何況是死在你身上!」齊彧笑道。

說著齊彧伸手抬起蘇悅的下巴,然後低頭吻了下去。

蘇悅無奈看著齊彧,眼睛漸漸地迷離,任憑齊彧解開自己的肚兜。

一件件貼身衣物從帳簾中拋出,屋外的老樹上,兩隻松鼠,依偎著從夢中醒來。

……

齊彧和蘇悅錯過了時辰,去請安時,已經是日上三竿了。

齊彧的精神氣色不是很好,眼睛隱有血絲,而且還時不時的扭扭腰身。

昨晚和清晨,他已經將這一個星期的賬連本帶息一起拿回來了。

相對的,他虛了!

蘇承影看著他的目光有些不善,大清早的這小子也能這麼混蛋。

上一次分別,齊彧說的話,不由自主的又浮現在腦海中。

這小子是鐵了心要給自己塞外孫啊!

徐淑琴是過來人,自然明白,拉著蘇悅就走了,大廳就只剩下齊彧和蘇承影。

「岳父,你如此看著我作甚?」齊彧被蘇承影看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開口。

蘇承影冷哼一聲,然後說道:「等一下吃完早飯,你和我去一趟廂房,今早上天剛剛亮,你林叔來找我了,要見你!」

「找您?要見我不是應該來找我嗎?」齊彧疑惑問道。

蘇承影臉色再次變得難看起來,現在他很想一巴掌把這頭豬給拍死。

「今早他去找你了,可不合適,所以轉告我,讓你起床后再去!」蘇承影淡漠道。

齊彧想了想,有些無語,今早晨啊,他正忙著給老齊家傳宗接代呢!

「好吧!我等一下就去!」齊彧無奈道。

說著齊彧打了一個哈欠,揉了揉眼睛。

昨晚是真的累壞了!

早飯是徐淑琴做的,不過現在應該算是午飯了,因為現在已經快午時了。

按照二十四小時計算,現在已經快十一點了。

徐淑琴做的飯菜,是真的不錯,齊彧吃得很開心。

只不過在粥裡面,齊彧找到了幾根像是頭髮一樣細的根須,如果沒猜錯,是人蔘!

對此齊彧只能說,果然是過來人!厲害!

然後默默地將全部的粥都喝完,齊彧才心滿意足的放下碗筷。

「吃飽了嗎?吃飽了走吧!」蘇承影淡漠道。

如果不是今天事情太多,肯定好好『練練』齊彧。

齊彧和蘇承影走了,蘇悅和自己的母親在收拾碗筷。

「悅兒,教你的記住了嗎?」徐淑琴突然問道。

蘇悅臉頰一紅,低下頭,輕聲道:「記住了!」

徐淑琴點點頭,說道:「那就好,這樣下去,可不行的!」

蘇悅還是繼續低著頭,不說什麼。

「最近修鍊的怎麼樣了?有什麼問題嗎?」徐淑琴問道。

提到這個,蘇悅臉色倒是緩和了很多,說道:「沒什麼大問題,這段時間我的境界提升得很快,已經快觸摸到合道了。」

徐淑琴眉毛一挑,詫異問道:「你突破宗師才不過一年吧?怎麼會這麼快?」

蘇悅搖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特別是最近一個月,最是明顯。」

「最近一個月,有發生什麼特別的嗎?」徐淑琴問道。

蘇悅沉吟回想一會,然後說道:「受了一次傷,然後就是相公突然練武了。」

「你沒學合歡宗的東西吧?」徐淑琴斜眼道,語氣莫名。

合歡宗血神教一樣,是魔修的巨擘大佬。

不過合歡宗,多是女子,專修陰陽采-補之術。

采-補最明顯的好處,就是境界提升快。

蘇悅自然是知道徐淑琴提到合歡宗的意思,臉頰羞紅,嗔怒道:「娘,你說什麼呢?我怎麼會傷害相公呢!」

徐淑琴這才點點頭,說道:「沒有就好,還有,告訴你一件事情,歐陽若雪出關了,已經成為宗師了。」

「而且她已經北上,來大雲朝了,你自己小心一點。」

聽到歐陽若雪這個名字,蘇悅皺了皺眉。

歐陽若雪,紫氣閣閣主之女,兩人年齡差不多。

血神教和紫霄宮同處於東南沿海,一直都有摩擦,她們兩個代表各自的宗派,經常打架。

不過自己突破宗師后,歐陽若雪就閉關了。

這一閉就是一年,直到現在聽起這個名字。

以自己現在的境界實力,可以輕鬆的碾壓歐陽若雪。

可她若來了,自己一定會被認出來,齊彧也可能會暴露。

到時候,齊彧就不得不和自己回血神教,不能再待在大雲朝。

「娘,你幫我注意一下她的動向,有消息就用紅燕通知我!」蘇悅道。

徐淑琴點點頭,然後將碗筷,放在旁邊丫鬟端著的托盤上。

「對了,你外公想見你和雲兒,抽空回去一趟!」徐淑琴說道。

蘇悅想了想,點點頭,說道:「等相公處理好大雲朝的事情,我就回去!」

徐淑琴看著蘇悅,平淡問道:「你想瞞齊彧到什麼時候呢?終究是要面對的。」

蘇悅聞言,低下頭,說道:「至少,不是現在!」

「你怕齊彧知道你的身份就會休了你嗎?」徐淑琴問道。

蘇悅低頭不語,因為她的確不確定。

特別是在昨天聽了齊彧的關於君子遠庖廚的那番言論后。

尊重生命,愛護生命,可她……卻是奪走了許多的生命。

雖然齊彧平常表現的很賤很沒有下限,可蘇悅知道,齊彧有自己的底線。

齊彧骨子裡,還是一個樂於助人的好人!————

漢城,JN區。

DeerL咖啡館。

鄭俊浩匆忙推開門,帶着一身風雪,稍帶狼狽小步跑了進來。

明明昨晚電視台播送的天氣預報里還說今天會是個大晴天,但等他走到半路的時候,天空就已經開始飄起了鵝毛般的雪花。

有心回家取雨傘,但他最終還是冒着雪

《我真是來交換的》106.「去接她」 王蜜兒的屍體可以說是慘不忍睹,身上臉上都有傷,懸崖下除了荊棘叢生的灌木,就是石頭,那麼高的山巔下去,摔成肉泥都有可能。

法醫是的在王氏娘家來了人後才做的屍檢,確定是摔死的沒錯,但是,她到底是自己跳下去的,還是失足踩空,亦或者被人推了下去?這個法醫可檢查不出來。

那天,王蜜兒和葉賀年見面,王蜜兒身邊的嬤嬤吉安和貼身丫鬟蓮子都跟著的,只是,王蜜兒不讓吉安和蓮子跟她一起上去。

最近的倆當事人在山下,只聽到葉賀年喊王蜜兒的名字,接著就聽到側峰谷底有人驚叫,「死人了、死人了……」

再後來,吉安和蓮子看見葉賀年提著袍角跑下台階,神情嚴肅的嚇人,問她倆是不是王氏身邊的人。

吉安是認得葉賀年的,即使,他容顏已經毀了一半兒,她還是認得出來,但,當時,急著找王氏,只說,是。

葉賀年腳下沒停,說:「你們家主子出事了,趕緊下山。」

從事發到被趙南貞下令帶回龍城,葉賀年始終沒有逃避,沒有逃脫的意思,他心正不怕影子斜。

得空,葉賀年告訴趙南貞,王蜜兒臨死前說的那個黑匣子里的信,趙南貞是翻過母親房間的,倒是見過一個黑匣子,可沒發現裡面有什麼信。聽了葉賀年的話,他再次打開那個黑匣子,裡面的金銀首飾都還在,最底下其實是兩個夾層,上次,他沒注意發現,這次,用刀尖輕輕一翹,那層薄薄的板子就起來了,下面確實有封信。

王氏給趙南貞的信里,把所有罪行都認了,她已經替兒子寫好了翻案的文章。因她和葉夫人(賀婕)之間多年的私人恩怨,也說出了她高超的臨摹技能以及她最早師從的老師名號,這些都有跡可查。是她善妒造成的惡果,她死有餘辜。

同時,信里,王氏也說了,自己會以死謝罪,說明她就是自殺。

信的最後一頁是,「我用死給葉家翻案,給那一萬人平反,但,你必須和葉卿楊一刀兩斷,好好娶個媳婦,過日子吧!照顧好芝芝!」

這封信只有趙南貞看過。

王氏下葬的前一天,葉卿楊到的龍城,也是在那一天,龍城和全國各大權威報紙刊登了「葉家軍案子翻案了,平反了」的消息。

葉卿楊看了報紙內容,再去看葉賀年,發現,他抿著唇,把報紙緊緊揉在了一起,老人家氣的整個身子都在打顫。

趙南貞到底還是沒有公布葉家案和他母親有關,而是把所有罪責推給了閆恆一個人,大篇幅的描述是,閆恆是葉家的私生子,為了替母報仇才卧薪嘗膽,做下了這驚天慘案。

對閆恆的結論是,殺無赦。

原本兩家的談判結果不是這樣的,但是,這次,趙南貞改變注意后,都沒跟葉賀年通氣就直接登報了。

這隻能說明,他還是對母親自殺表示懷疑,他依然覺著王蜜兒的死和葉賀年有關,所以,他就這麼把案子結了。

不得不說,趙南貞這個做法,可以說比之前商量的內容更能讓人信服,文章的每個字,每一句話都是經過精心推敲的,可以說,讓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也經得起推敲,每一句話都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