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三天又是天色微亮,便開啟了攻擊。

這一次高盧雞國的攻勢比先前更加猛烈了。

哈里此時也感受到了壓力,他必須要在今日解決戰鬥。

巴黎城內的城市已經有許多的損毀,無數的炮彈正在不停的落到城市裡的建築物上。

可就是如此的慘烈下,貞德王子依舊選擇死戰到底。

扛著敵人的炮彈,他指揮軍隊不停的回擊。

「兄弟們撐住,若能撐下今天的攻擊,我在巴黎城給你們每個人都買下地產。」

為了提振士兵們的士氣,貞德王子甚至說出了給每個人都買一處房產的獎勵。

有許多士兵並不是巴黎人聽到可以在巴黎城擁有一套房產,心中原本已經快要被摧毀的士氣,再次提振了起來。

巴黎城內的一處房產,哪怕他們不要拿去賣,得到的資產也足夠一家人富裕的過一生。

擁有巴黎城內的一處房產,成為新一代的巴黎人,是多少高盧雞人的夢想啊,為了這個夢想也得堅持打下去。

於是原本已經崩潰了的防線再次振作了起來,居然將有些已經攻入城市的大不列顛人再次趕了出去。

在拉鋸戰當中,雙方又再次損失了不少人。

「貞德殿下,我們只剩下一個營的兵力了。」大概過了五六個小時之後,旁邊的副官跑了過來。

「副官們除了我之外已經全部陣亡,殿下請撤退吧,我為你殿後。」

貞德王子沒想到他只剩下了一千多人的兵力,萬餘人在五六個小時之內,犧牲了十分之九。

當然看大不列顛那邊,他們損失的人更多。

只不過他們的人數因為太多的原因,暫時看不出來而已。

哈里對貞德王子恨得牙痒痒。

「這該死的貞德,居然頑固反抗到這種地步,我這邊已經犧牲了六七萬人,還沒有打下巴黎城。」

「哈里王子,您放心,他們已經只剩下一千多人的兵力,在需要十分鐘時間,我們定然可以攻下巴黎城,到時候您就可以入主巴黎城了。」

一旁的副官見哈里生氣,他趕緊解釋道,生怕哈里將他拿來撒氣,把攻不下城市的原因歸咎到他身上。

「命令士兵抓緊時間攻擊,我可不想腹背受敵。」維京之際,哈里必須要攻下巴黎城藉助巴黎城與沙魯對峙。

而整個高盧雞國的工業都在巴黎城周遭地區。

高盧雞國若失去巴黎城,則難以對物資進行補給。

到時候沙魯大軍的補給便成為一個大問題,槍支沒了彈藥,火炮沒了炮彈,那就是一堆鐵疙瘩而已。

這也是哈里為什麼要第一時間攻入巴黎城的原因。

「是!」副官得令,他立馬沖回軍隊裡面率領大軍加速攻城步伐。

「攻下巴黎城,我讓你們在城內狂歡三天,所有的財富五成都分給你們。」

哈利乾脆慷他人之慨,它允許士兵們在巴黎城內胡作非為三天,還拿出了巴黎城五成的財富,說要分給士兵。

在這樣的刺激之下,大不列顛人士兵全都紅了眼睛。 看到這一幕。

中年男子,冥國老,神龍王神情極其凝重,皆是不可置信。

眼前的一切讓他們感到一絲危險。

中年男子這一刻陷入無盡的茫然中,他知道眼前空間,根本不是幻境,而是真正存在的。

難道這裡是……..

念及此。

中年男子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

無法相信,楚帝怎麼能操縱一方修羅戰場為己用?

要真是如此,那他們凶多吉少。

「冥國老,神龍王,看來我們要一起聯手,破了楚帝這方空間,不然我們全部要葬身於此。」

語落。

中年男子一躍飛出,朝著楚帝暴掠過去。

此時。

十二金尊感受到背後傳來的恐怖殺意,回身看去,一個個瞳孔放大,因為此時持巨斧的狂人,已經出現在他們背後。

低啞的怒吼聲從他們口中發出,隨時都會向他們發起致命的襲殺。

吼吼!

吼吼!

怒吼震天,巨人們雙腳踏地,瘋狂奔殺而來,十二金尊身影變幻,快速向一旁暴掠出去。

這時。

籠罩在楚帝頭頂的十二星辰金光陣消散。

沒有了金光陣的束縛,楚帝昂首向十二金尊看去,發現中年男子,冥國老,神龍王踏空暴掠而來,他嘴角上揚泛起一抹冰冷的笑意。

「來的正好,玄帝修羅空間內,就是爾等葬身之地。」

冰冷聲落下。

楚帝腳尖輕點在地面上,身影倏然騰起,消失在原地。

「爾等好好享受朕為你們準備的盛宴,朕恕不奉陪了!」

雄渾聲激蕩在空間之內,中年男子三人環顧四周搜索楚帝的身影,發現已經感受不到他的氣息。

而就在此時。

空間開始瘋狂顫抖起來,腳下奔涌的焰火開始躁動,接著,一道道手持火矛的戰傀從赤焰中走出。

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鬼泣聲,看向中年男子一眾時,他們眸子里迸射出,濃烈的垂涎之意。

看著不斷逼近的戰傀,眾人開始慌了。

並不是他們畏懼眼前戰傀,主要是赤焰之中,戰傀源源不斷的出現,現在他們沒有辦法走出這道空間。

面對數以萬計的戰傀,最終怕是會力竭而亡。

然而。

對於冥國老等人的處境,楚帝絲毫不關心,因為他心裡非常清楚,在玄帝修羅場內,他們會被戰傀撕扯成殘渣。

不死戰傀,生生不息。

有他們掙扎的,但最終還是難逃一死。

楚帝要讓他們慢慢享受最後的時光,從一點點開始絕望,直到最後死亡。

此時。

他的身影出現在無名城下,背後玄帝印懸浮著,無量的熾烈氣息奔涌,彷彿要焚天煮海一般。

「小子,沒想到你居然有玄帝傳承,不錯,很不錯。」三樓聲音傳來。

楚帝聽他接連道出兩個不錯,突然有一股不祥的預感,「怎麼,朕大難不死,前輩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

三樓沉聲道:「不開心,吾很不開心,就想現在出去,將你斬殺!」

楚帝狐疑,不解道:「為何,如此著急?」

三樓怒道:「因為你擁有玄帝傳承。」

聽這意思,三樓和玄帝有仇?

曾經在玄帝印內,接受玄帝傳承時,玄帝曾經告訴過他,一定要小心古神族。

難道三樓是古神族?

念及此。

楚帝沉聲問道:「前輩,你是古神族?」

三樓沉默一瞬,緩緩開口道:「是也不是,給你說這些幹什麼,反正遲早都是要死的人。」

楚帝:「………」

接著,楚帝淡然一笑,沉聲道:「前輩,不管你是不是古神族,現在你最好對朕客氣點,不然擁有玄帝傳承,朕會慢慢折磨你。」

「另外告訴你,金屬性道靈很快就屬於朕,你想出煉獄塔的願望,怕是要遙遙無期了。」

三樓怒道:「你是在威脅吾?」

楚帝搖了搖頭,笑道:「就是在威脅你,你又能如何?」

語落。

他直接不再搭理三樓,踏步向前,朝著三國大軍走去。

沒有了三大強者坐鎮,三國強兵形同虛設,在影子血衛,白虎,赤月的斬殺下,已然落入下風。

但他們絲毫沒有退意,依舊在苦苦掙扎著。

楚帝踏步前行,突然背後一道道氣息傳來,轉身看去。

白起,帝辛,項羽,李元霸,李靖,李存孝諸將暴掠前行,擁簇在楚帝身旁。

「可否一戰?」楚帝沉聲道。

「戰!」

「戰!」

諸將齊聲高呼,聲震四野。

楚帝大喜。

點了點頭,鏗鏘道:「一戰,蕩平所有來犯之敵。」

語落。

楚帝身先士卒,掌中戰戟負於身影一側,瘋狂席捲向前殺去。

殺!

殺!

眾將殺氣萬丈,無窮的凶威暴涌,充斥在天地之間。

仿若,囚龍出淵,猛虎下山。

轉瞬。

諸將緊隨楚帝殺入三國大軍之中,無盡的殺戮開啟。

就在楚帝率領諸將血染碧空時,一陣隆隆巨響在荒野上響起。

轉身向下方看去。

楚帝視線停留在大軍首列人影上,低聲自語道:「岳飛來了!」

原本岳飛負責鎮守在龍唐之地,他突然出現在無名城,讓楚帝覺得有些意外。

不過。

既然岳家軍,背嵬軍來了。

那眼前這場大戰,必能扭轉乾坤。

殺殺殺!

岳飛縱聲暴喝,身影一躍飛出,踏空向楚帝身邊靠近。

其後,高寵,楊再興,陸文龍,高長恭,狄青,張憲,余化龍,岳雲,牛皋諸將,如影隨形。

岳家軍赤袍遮天,仿若火雲一般,向三國大軍籠罩過去。

少時。

岳飛出現在楚帝身旁,躬身一揖,「末將岳飛,拜見吾皇。」

楚帝點了點頭,正色道:「大敵當前,岳將軍不必拘禮,隨朕一起殺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