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肉熟了,她伸手去拿,卻被盆子燙了一下,一個水泡很快鼓起,阿夏用手指掐破,短短几秒,傷口恢復如初。

她越來越不像一個人了,唯有回憶,才能讓她感覺到自己還是個人。「兔…

Read More
入口處有檢票的人員,沐塵掏出銅牌之後就放行了,順便給他一張紙,上面寫着他接下來要乘坐哪艘飛行船。

只不過,當沐塵正在找他要乘坐的飛行船時,一道聲音喊住了他。 「咦…

Read More
「在想什麼?」

他性感動聽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溫熱的呼吸噴洒在耳旁時,喬思語心頭一…

Read More
火光衝天。

兩方之間的戰鬥在平原上一觸即發。 魔屍堡為此戰直接派出了一整支由…

Read More
瀵ф┇鑸燂細銆屽摝銆傞偅鍙堝浣曪紵銆?

瓒欓潠蹇犵瑧浜嗙瑧锛氥€屾娆℃粎榄斾箣鑸夛紝瀵т緵濂変篃鍑哄姏…

Read More
想來想去,只好讓寥緒來干這事了。

寥緒這會兒正在隔壁包廂與他的弟兄們大眼瞪小眼。 軍旅中人,少有這…

Read More